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张老师 4

cp灿兴



 

 

朴灿烈挂了电话反应了两秒,下意识抬头喊了一声:“艺兴。”然后他意识到张艺兴去洗手间了,桌上的书本也来不及收拾,他拿上背包就冲去了洗手间。

张艺兴正在洗手,被破门而入的朴灿烈吓一跳,问他:“你干嘛?”

朴灿烈搂着张艺兴在他脸上亲一下,说:“你帅气的男朋友赶着去拯救世界,明天见。”

“啊?”张艺兴看着朴灿烈迅速闪出他的视线,一头雾水。

这边朴灿烈焦急地等着电梯,手机屏幕亮起,是都暻秀,朴灿烈赶紧接起来。

“你死定了,你妈到了,你不用来了,直接去买棺材吧,卧槽,我该怎么办,你妈好像看到我了,正往这儿走呢,我要怎么怎么说啊,卧槽被你害死了,我怎么说,我说你扶着屁股拖着病体去买痔疮膏了行吗,你吭声啊,槽!你妈进店了!挂了。”

朴灿烈倒是想说话了,都暻秀一开口跟机关枪似的,嘟嘟嘟嘟嘟骂个不停。他看着屏幕暗下去的手机,突然觉得反正都是死,牡丹花下死,死在美人怀里比较好吧。

他很想转身回去找张艺兴。

怎么办,这种时候该怎么办?

 

 

都暻秀用身子挡着,偷偷给朴灿烈发完信息,一抬头,在咖啡机的金属把手上看见自己扭曲的面目表情,他心里狂骂朴灿烈,一边扬起标准营业笑容,端着托盘走到朴妈妈身边。

“阿姨,喝点花茶吧。”都暻秀把茶杯放下,拿着托盘立在桌边,仿佛在等顾客吩咐的乖巧侍应生,他也确实是。

“诶谢谢,”虽然话是对都暻秀说的,朴妈妈一眼没看都暻秀,两只手指点点桌面,往外张望着,“灿烈怎么还没回来?”

“可能,是迷路了吧。”

“这电话也不接的。”朴妈妈又把手机从包包里拿出来看一眼,铃声调到最大,把手机放桌上。

“没看见吧。”

“那他从洗手间出来你也不叫他,提醒他看一下手机就叫他去丢垃圾?”

“啊,当时店里有客人,我一忙给忘了。”

“忙?”朴妈妈毫不掩饰怀疑地扫视了一下此刻只有一位顾客和一名店员也就是朴妈妈和都暻秀的空店。

“呵呵呵呵他们刚走,刚走,也是赶巧。唉您看,我这儿生意一般就是因为我这店在巷子里,这儿不好找啊,房子差不多,每个路口也都挺像的,灿烈迷路正常。”

朴妈妈也不知道信没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皱着眉头心气不顺。

“诶?那儿不就有一个垃圾桶?”

朴妈妈四下寻摸,在街道上给她发现了一个垃圾桶。

都暻秀忍住“您儿子瞎啊”的吐槽,好声好气地编造:“那垃圾挺大包的,扔那儿不合适,我就叫他直接拎去垃圾站,想着也不远,没考虑到他对这片儿不熟,都是我的错。”

朴妈妈看着都暻秀,虽然嘴上没说是,只是说:“我儿子没别的,就是特善良,乐于助人。”但是那个眼神就是,“对,都是你的错。”

都暻秀在旁边陪笑,说:“是是是。”心里盘算着满清十大酷刑,事后一定要让朴灿烈付出血的代价。

“你坐啊,站着干嘛,让阿姨怪不好意思的。”朴妈妈仿佛才发现都暻秀一直站着一样,指指她对面的座位。

都暻秀深吸一口气,刑满释放,摆摆手说:“不用了,阿姨我那儿还有几个杯子没洗,您有什么事再喊我。”一边鞠躬微笑一边小碎步倒退。

都暻秀站到柜台后,打开水龙头,回头看一眼,正好跟朴阿姨对视,他扬起假笑,洗了两个杯子,再回头,看朴妈妈正盯着外面,就赶紧掏出手机,点开信息。

“我妈坐的位置看得到街道吗?”

“废话,你妈坐在vip席等着看你c位出道呢。”

“ok”

“我真的快不行了你到底在干嘛你”

“暻秀!”

“诶!阿姨!”都暻秀赶紧回头,手机字打一半就慌乱点了发送。

朴妈妈指指墙壁,“你们这是真的画上去的还是墙纸啊。”

“画的。”

“哎哟,很贵吧。”仿佛会被墙绘的价格烫到一般,朴妈妈倏地收回了手指。

“我画的,免费,小时候学过一点,就随便涂了涂。”

“这可不是随便,画得真好呢。”朴妈妈对着都暻秀竖起大拇哥。

“啊没有没有。”都暻秀又朝朴妈妈鞠躬,心想您就算夸我我也不会对您儿子手软的,绝对要用他的鲜血为我的夕阳添色。都暻秀转过身来,又打字:“大哥你到哪儿了?啊?啊?啊?”

“再给我几分钟。”

“几分钟?”

“十?”

“我给你妈找本杂志看吧。”

“不行,你要保证我妈看着街道。”

“卧槽你事儿真多。”

都暻秀回头看一眼朴妈妈,想这一点倒是比较好满足,朴妈妈大部分时间走盯着街道,估计要不是外面热就要坐外面去了。

都暻秀又在柜台后磨蹭了一会儿,擦擦手,拿了白瓷底座和茶壶,腼腆地笑笑,放朴妈妈跟前,从口袋里拿出蜡烛和打火机,点上,给茶壶加热。

都暻秀搜刮着脑浆想着要尬聊啥呢,朴灿烈终于舍得出现了,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姑娘,俩人有说有笑地就走了过来。

都暻秀这个方向正面对着朴灿烈,这会子朴妈妈正喝茶呢,她背对着朴灿烈,显然是不知道她儿子就在店外朝她徐徐走来。都暻秀不知道朴灿烈葫芦里卖什么药,第一反应就是千万不能让朴妈妈看见。

“阿姨,”都暻秀想着反正先开口,“我小时候可喜欢画画了,也画得好。”

“哦,确实不错。”

“你觉得我这个程度,参加艺考怎么样?”

“啊,我也不懂呢,这个要问专业的吧,我这瞎说別耽误了你,不过你画的确实好,阿姨没有跟你客套。”

“是,是……”都暻秀就看朴灿烈越走越近,他一边揪心着要给朴灿烈打个暗号什么的,一边又紧张自己不能在朴妈妈面前露出马脚,毕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很快就失去表情控制。

朴妈妈也敏感,全凭着直觉回头,随着店门上挂着的铃铛叮咚响起,她看见朴灿烈正给一个姑娘撑着门,两人说笑着就进店了。

“灿烈!”都暻秀急急地喊了一嗓子。

朴灿烈抬眼,仿佛才注意到他妈跟都暻秀坐在不远处,低头跟女生说:“你先走,我晚点联系你。”

那姑娘好像想回头,看是什么让朴灿烈突然变脸,但是朴灿烈拉住她的手臂,把她往门外一推,说:“快走。”

等到朴灿烈和朴妈妈都走后,都暻秀洗着茶杯呢,回忆这整个事儿,那跟朴灿烈走一起的姑娘,都暻秀也认识,是他们班的,什么时候跟朴灿烈好上了吗?都暻秀总感觉不太对,按照朴灿烈事前的信息来说,他是故意想让他妈看见的,都暻秀刚一紧张脑子没转过来,还想着帮他掩饰。

他关上水龙头,觉得不大对,朴灿烈这么安排,是想要掩盖一些比早恋严重的东西。都暻秀顾不上手湿,往围裙上蹭蹭,拿出手机,给朴灿烈发信息。

“大哥你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吧?”

确实说不上违法乱纪。

朴灿烈没隔几天就又跑来他店里了,都暻秀问起来,他摆摆手,说没什么,下次带来给你看。他问那你妈没意见啊,朴灿烈说意见大着呢,不过没关系,都在可控范围内。

再隔天,果真带了过来,那个比早恋严重的东西。

都暻秀呆愣愣地看着朴灿烈牵起张艺兴的手,放嘴边亲一下,说对,就是你想的那种男朋友。

张艺兴面善,白净又温和,甚至看上去有些懵,眼角眉梢总是带笑,话不多,一进门除了自我介绍之后就安静了,要么看着朴灿烈要么看着都暻秀,但是行为诡异。

朴灿烈说先去下洗手间,把张艺兴撩给都暻秀一个人,张艺兴显然也没拿他当外人,一开口就问能四下看看吗?

都暻秀就眼见张艺兴扫视全店,又走到柜台里面去,弯腰,抬头,储物间也看,二楼也上去了,那模样比起参观更像是在寻宝。

“艺兴呢?”朴灿烈从洗手间出来了,四周望望,问都暻秀。

“上楼了。”

说着呢,张艺兴从楼梯上下来了。

“怎么了?”朴灿烈抬头问。

“没有,我就随便看看,”张艺兴走近,笑着看向都暻秀,“这店真不错。”

“谢谢。”

张艺兴看下手机,又转向朴灿烈,说:“我待会儿还有事,得回趟学校,最多待一个小时。”

都暻秀看他俩相处那么自然,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算是朴灿烈最好的朋友了,虽然他从来不掺和他谈恋爱,但是这小子,性向都变了这么大的事儿都没说有点过分了吧。

等到张艺兴开始给朴灿烈辅导学习的时候,都暻秀才缓过来一点劲儿,原来这个就是朴灿烈之前念叨的让人浮想联翩的迷人家教,原来这对儿成了啊。所以上次那个姑娘,是为了让朴妈妈自行解释朴灿烈藏不住的恋爱气息而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啊。

都暻秀拒绝了张艺兴也帮他看下学习的好意,主要是朴灿烈一直坐在张艺兴旁边给他递眼色,手指一直在脖子上划愣,意思是答应就把你卡擦掉。都暻秀心说我还没卡擦你呢,但是嘴上还是道谢说了不用。

张艺兴怕他说话吵着都暻秀的学习,便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自己看着,三个人倒是和谐地一起学习了起来,直到朴灿烈的手机铃声响起。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朴灿烈跟张艺兴在一起的时间手机从不静音。

“我妈。”朴灿烈露出一丝不耐,拿起手机,先按了一下锁屏键,铃声停止,可是画面依然在闪烁,他没接,就是看着,抱着能拖一时是一时的心态。

张艺兴问:“你挂过你妈电话吗?”

“啊?”朴灿烈摇摇头,“最多不接,也主要是因为没听见。”

张艺兴的手覆上朴灿烈的手机,挂掉了朴妈妈的来电。

“你是好孩子,但也是大人了,可以挂电话的。”

都暻秀对这个操作瞪大眼睛以示震惊。

“主要是我妈肯定立马又打过来,”朴灿烈没都暻秀那么大反应,说:“她那边一听就知道我不是真的在通话了。”

“嗯,待会儿要再是打过来你就接,放扬声器,我给你关键词,你就按照你平常说话的方式说,但是尽可能靠着我的方向。如果我给的方向你觉得奇怪就摆手,比起听我的更重要的是你要自然。就保持你刚刚的情绪,因为妈妈追的太紧而有些不耐烦。”张艺兴语速很快,沉默两秒又马上补充:“如果你妈妈没问你就不用主动提挂电话的事儿,问了就说不小心按到的。”

“那得有不……”都暻秀想说那得有多不小心才能连按两下锁屏键,但是朴灿烈手机又响起,张艺兴替朴灿烈接起了电话,朝都暻秀作出噤声的手势。

“你在干嘛?”一上来连“喂”都省了,朴妈妈直接发问。

张艺兴指指朴灿烈的课本,一边在草稿纸上写字。

“学习。”

张艺兴把纸竖起来,上面写着“秀”和“店”。

“跟暻秀一起吗?”

“嗯。”

“还是在他店里?”

张艺兴写了新的字,是“长大”,看得都暻秀很懵,但是朴灿烈却一下子懂了。

“妈,我芳龄十八,身高一米八,也不是小孩了,您放过我吧。”

“还芳龄十八,准高三了,还整天想着谈朋友,现在什么最重要你知道不知道,学习最重要,你爸跟我,那是操碎了心……”

“我没谈,就是正好遇见人家了,说了两句。”

“那怎么见了我就跑?”

张艺兴举起纸,上面写着“说再见但是等你妈挂电话”。

“妈,我不跟你说了。”

“诶你等一下。”

“干嘛啊。”朴灿烈是真的觉得不耐烦,要不是张艺兴叫他等着,他觉得自己可以挂了,说了再见了。

“你说你跟暻秀在一块是吧,让他跟我说两句。”

“你跟他说什么啊。”朴灿烈看见张艺兴在纸上写下:“保证”,又说:“妈,你是不相信我吗?”

“那你能让我相信吗?”

“我现在要真在暻秀旁边怎么办呢?”

对面沉默了,朴灿烈看向张艺兴,张艺兴点点头,于是这下俩人同时扭头看着一直把自己当作正在看《谈判专家》的观众都暻秀。

都暻秀用手指指着自己,口型说:“我?”确认了是他的戏份到了之后,他清清嗓子,说:“阿姨您好,我是都暻秀。”一边迫切地盯着张艺兴指望着他也给自己指明一下方向。

张艺兴感受到了那份迫切,在纸上写:“自由发挥”。

“暻秀啊,灿烈是不是又谈恋爱了,你跟阿姨说实话。”

朴灿烈两手往天上一扔,翻个白眼,张艺兴则是拿着笔,盯着摆在桌面上的手机没有表情。

“啊,我不知道。”

“灿烈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朴妈妈这个问题出现之突然把大家都问得一愣。

张艺兴笑了,不过嘴角下撇。

“好像,是在,天气冷的时候?十一月?”朴灿烈手指头赶紧比划二和七,都暻秀点点头,说:“十二月七号。”

朴灿烈无语,正拿纸往上面写1127呢,电话那边说:“是十一月二十七号。行吧,你俩好好学习,阿姨有点事先挂了。”

“您不跟灿……”电话已经挂断。

朴灿烈笑,从桌面上拿起手机掂两下,说:“我妈以为我这弄了个你的录音是吗,还问你我的生日,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呢。”他看向张艺兴,“这回我妈肯定要长记性了。”

张艺兴把他写了字的稿纸叠好,夹在他的书中,只是笑笑没说话。

看出他在收拾东西,朴灿烈又问:“你这就要走了?不是说一个小时吗?”

“是最多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但是今天你妈肯定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打过来最多也是问你要不要回家吃饭之类的,你就算不接也没大问题,稍后回个信息就好。”

张艺兴跟都暻秀也打了招呼,走了。

都暻秀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问朴灿烈:“他平常也这样吗?”

朴灿烈的眼神还追着张艺兴的背影,没反应过来,偏回来看着都暻秀,发出代表疑惑的单音:“嗯?”

“算计人心。”

朴灿烈笑了,看起来毫不在乎,他手掌在桌面上拨弄两下,想要找张艺兴刚用的稿纸,然后想起被他带走了,说:“他就是写了几个字,就是一通电话,而已,这算什么。”

“刚你去洗手间的时候,他把我家店都看了一遍。”

“啊,那他真的很谨慎,我跟他说了,上次我妈来的事情,他估计是在考虑各种可能性吧,我们进店之前,他也很留心这附近的路口。”

“不累啊?”

“不啊,我觉得还挺好玩的。”

都暻秀不觉得哪里好玩了。

“我不喜欢他。”

“你才第一次见他。”朴灿烈漫不经心的愉悦神情开裂,露出一丝惊讶。

“他不教你好。”

朴灿烈知道自己这是被关心着,所以对于都暻秀的直言不逊也不恼,为什么同样是流露出对他的关爱,他对妈妈生气了却觉得暻秀可爱。他当时忙着想这个,没空想为什么爱他的人一个两个都不喜欢张艺兴。

“哪里?”朴灿烈真诚发问。

都暻秀抠动手指,仿佛指尖攥着哥丹结,他努力又抓不到头绪。

“因为他教我挂电话?这没什么吧,我妈也挂我电话啊。”

都暻秀茫然地抬头,他也不知道了,只是感觉很不对而已,他换了一种思路,问:“你hold得住他吗?现在他算计你妈,以后他要是想算计你呢?”

“算计,算计。有一百个词形容聪明,你偏挑了这个。”朴灿烈叹口气,“要不你说我怎么办呢,暻秀,分手吗,那确实一下子解决掉所有问题了。”

 


待续。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