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勋兴】情头

cp灿兴 勋兴
超短篇
虽然是灿勋兴但是全文都是以灿嘟对话形式进行,所以我就不打tag了,大家可以当睡前读物随便看看。晚安。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朴灿烈等了一会儿,他爬起来,左右看看,捡起床头柜上的《食事》朝坐在桌前的都暻秀砸过去。他多使了一分力气,书越过都暻秀翘着的二郎腿和举着手机的手臂回旋着飞到桌上去。
都暻秀慢悠悠地转过来,依然低着头玩手机,把一只脚翘到床上,朴灿烈估摸着这是听着呢的意思。
“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朴灿烈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你说你的别管我。”
“哦。”朴灿烈想了一下,又躺回刚刚的姿势,看见了灯罩上的花纹,想起来了。“我今天看朋友圈,发现我前男友和他前男友换上情侣头像了。幼稚。”最后两字咬得重,叫人分不清是指责还是嫉妒。
都暻秀抬头,暗自琢磨了两秒,确定是朴灿烈自己没说清究竟是朴灿烈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前男友复合了,还是他的两个前男友在一块了。
“你直接说人名吧。”
“你不认识的。”
“那有点历史了吧。”
“有点。”
都暻秀看看躺他床上的朴灿烈,又低头看看手机,在考虑要不要关心一下室友的心理健康,还是专注自己就好了。他来回看两圈,尚在犹豫。
“其实前一阵,我就有点想他,你记得吗,就是上次,咱俩去看那个什么,超人总动员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了……”
这时候都暻秀已经下定决心关注自己了,他想他又不是心理医生。
“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朴灿烈爬起来,又想从床头柜上找点什么能丢的。
“我听我听着呢。”都暻秀用脚踢开朴灿烈的手,两人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打了两个来回默契停战。
“其实他是我最喜欢的之一。”朴灿烈休战之后又躺了回去。
“哪一个啊?”
朴灿烈有个恶趣味,他分手会去买只玩偶,就像是连环杀头留纪念物一样,每只玩偶都代表着一个前任,当然也不是每一个被害者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专属纪念物,所以朴灿烈床上的玩偶不算太多。都暻秀的哪一个问的就是这个,朴灿烈都说了他不认识,但是他想既然是“最喜欢之一”,那肯定是有玩偶的前任。
“独角兽?”
“诶?你怎么知道!”
“蒙的。”其实是前不久一次他扫地的时候在床底下扫到独角兽,不是说被扔到床下,是因为被抱出来玩,才会掉床下,要不然玩偶平时都是被朴灿烈塞到木质镂空床头的空隙中卡着。都暻秀想不干不净睡了没病就又把独角兽给扔回朴灿烈床上。解释起来字数太多,他选择闭嘴。
“你知道为什么是独角兽吗。”
“我怎么知道。”不认识。
“我跟他还有他前男友……”
“你等一下,我缕一下。你跟独角兽,还有独角兽的前男友,你跟独角兽的前男友有关系吗?”
“就,我说名字吧。”
“别,我更乱。”
“那就独角兽和风神。”
都暻秀表情扭曲了一下,对这童话般的代号很是嫌弃。
“我们仨是大学同学,我认识他俩的时候,他俩已经在交往了,后来风神转学了,去了美国,他爸妈对他的本科一直不满意来着。没多久他俩就分手了,后来我跟独角兽交往。”朴灿烈突然顿一下,是陷入回忆的人特有的卡壳的旧磁带式混乱叙述风格,“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他,见他的第一眼就喜欢。”
“我刚看见他俩的头像,我就在想,”朴灿烈转过来,把手掌垫到脸颊下,看着都暻秀,“他俩这是真爱吧,当初也是因为距离分开的。”
都暻秀突然觉得朴灿烈很小只,即使他视觉上呈现的仿佛是一只公狮侧卧在床上,但是内心却像猫咪在玩弄的毛线那般纤细。
“你知道为什么是独角兽吗。”朴灿烈又问了这个问题。
“你直接说吧。”
“你猜一下。”
就这点特讨厌,猜个屁啊,说他纤细就真把自己当少女啦。
“那你等我查一下。”都暻秀打开搜索引擎,心里想的是快点拦住我啊,快点公布答案啊,可是朴灿烈却一反常态静静等着都暻秀的回答。
都暻秀打开百科,挑了几个词念了一下:“高贵,高傲,纯洁。”
“嗯。”朴灿烈点点头,说:“是他,不过不光是为这个。”
“你直接说吧。”都暻秀累了,脑海中因为“纯洁”出现了名句:xx是我见过最单纯的女孩儿。
“独角兽有角。”朴灿烈还是躺着,五指伸直并拢,做出一个尖角状,往额头上比划,“这样。”
“我知道独角兽什么样。”
“独角兽拥有治愈的能力,但是他也会攻击别人,会用他漂亮的尖角捅你心窝子。咻咻!”虽然朴灿烈那样更像是小鸡啄米。
“你被捅心窝子了?”
朴灿烈愣一下,然后把手放下,缩回胸前,他说:“也没有。”过一会儿又说:“可能有一点儿。”
“其实不重要了,也过去足够久了,就是我今天突然看见,我就在想这个事情。像是,你找东西的时候,突然找到你小时候放宝贝的铁皮饼干盒,打开,里面有很多七零八碎的东西,在某个时候是最重要的宝贝,即使现在不再是最重要的宝贝了,但是看到还是会引起一些情绪和思考。不一样的是,找到宝贝盒子应该全是好的情绪吧,我找到的却是噩梦盒子,也不是说没好的,就是,就是……他不是故意的,他肯定不是故意的,是我凑上去,被扎到是我活该。”
“听不懂。”
朴灿烈在回忆里起起伏伏,但是不用经过过多思考他就可以高度总结那段恋情,因为他真的在这上面想过很多,他说:“简单来说就是我爱他他不爱我。我以前怪他,现在觉得可能不能怪他。”
这是都暻秀第一次听朴灿烈说起这么一段恋情。朴灿烈不聊前任,以前都暻秀觉得他是洒脱,现在他想前任对朴灿烈来说分两类,一类是太在乎,因为太在乎不能说,另一类是不在乎,因为不在乎不必说。
“想独角兽和风神,就像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公主王子,我是他们冒险路上遇到的一个什么配角,我的喜怒哀乐不重要的,因为那并不是我的故事。”
“一切的起因,是你看到了一组情侣头像?”
“你觉得是我想太多?”
“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不了解他们,不好评价。”
“他俩在一起挺好的。”



完。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