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张老师 3

cp灿兴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因为张艺兴明显长得比银角大王好看多了,肯定不是坏人,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去做坏人,就觉得没什么不好答应的了。

“灿烈。”张艺兴看着手机上面的新消息,来自朴妈妈,说这周的课上完就不用麻烦他了,balabala,他锁起手机,放到口袋里,打断灿烈关于山背后风力发电站的疯狂发言。

“嗯?”朴灿烈转头,前帘被海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

“太慢了。”

“嗯?”

让我们把时间小小地快进到半小时之后,场景从海边栈道换到张艺兴独居的公寓。

“等等等等等下!”

张艺兴无辜地抬眼看着朴灿烈,面带不解,脱朴灿烈裤子的动作却没有停。他一进门就把朴灿烈亲懵了,顺势把他压在了沙发上。

“啊,”张艺兴恍然大悟,低头在朴灿烈的嘴唇上啄一下,“沙发上不舒服是吗,可是我有一点洁癖,穿到外面的衣服不能碰床,脱完再过去。”

“不是。” 朴灿烈抓住张艺兴的手腕,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声音打颤。

“我跟你说我喜欢同性,跟自己的学生交往,你在那之后,一直约我,所以是在耍我吗。”张艺兴手指在朴灿烈的脖子上徘徊,与最亲昵的爱抚一般无二,但是朴灿烈不怀疑,他说个是,下一秒张艺兴就要掐死他。

“不是。”也确实不是,不过朴灿烈首先需要找回自己的思维,正常的那种思维。

现在他想把张艺兴从他身上拿下去,放到一个安全位置,隔着一个安全距离,现在他俩只隔着两层薄薄的夏日衣物,他可以感觉到张艺兴柔软温热的肚皮在他身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简直要疯了。他一手扒拉着沙发靠背找着力点,一只手撑在身侧想要坐直起来,一点都不敢动身上的祖宗。

“就这么说话。”祖宗察觉到他的意图并发话了,不让他坐起来。

朴灿烈几乎要哭出来了,两只手刚碰到张艺兴又触电般地拿开,从来没有这么多余地摆在身体两侧。

“太快了。” 

“不快,我说了算。”张艺兴笑,捏捏朴灿烈的脸蛋。

“不是。”朴灿烈一扭头,落下的吻降落在他脸颊上,他心里一慌,赶紧转回来,果然看到了张艺兴的黑脸。

“我也是有自尊心的,你再说一个不我就要生气了。”

“bu……我现在没法思考。”

“这就对了。”

朴灿烈一咬牙,手扶着张艺兴的手臂,却仿佛打滑,一路往上跑直到蹭到他的袖子停住,张艺兴歪头看一眼,跨坐朴灿烈腿上,直起身子就要脱上衣。

“我就问一个问题,”朴灿烈按住张艺兴的手背,“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张艺兴眨眨眼睛,说:“你真可爱。”他脱掉上衣,拉着朴灿烈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感受我的心跳,被你拒绝得要爆炸了。”

朴灿烈只觉得自己的掌心贴着烙铁,烫到发疼,疼到发麻。

张艺兴趴回朴灿烈身上,贴在他耳边说:“你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有些东西是失去之后才知道珍贵,而有些东西是得到之后才发现自己渴求得要发疯了。尽管视线被软弱的眼泪模糊了,脑中的混沌却归于平静,朴灿烈翻个身把张艺兴压在身下,怕被发现自己没出息地哭了,他把头埋进张艺兴的颈窝。

“叫我的名字。”

张艺兴怎么会没有发现朴灿烈压抑的哭腔,他像是抚摸幼马的鬃毛一般温柔抚摸着朴灿烈的后颈,低声重复着他的名字。

“灿烈……”仿佛一声声叹息。

亚当为万物命名,它们便听从他的呼唤,朴灿烈陷入相同的魔法困境,不过是他自己膝行至张艺兴的身边,亲吻他紧握权杖的指尖,祈求他的呼唤。

 

 

“刚刚我妈跟我说,要给我换家教。”

尽管只是下午,张艺兴拉上了隔光的窗帘,室内一片漆黑,他开着空调窝在被子里,看着手机信息。

“你什么反应。”他回复。

“我没什么反应,我有一瞬瞬间生气气,然后一想好像更好,要不我妈看出什么端倪打死我。”朴灿烈又问:“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张艺兴呼吸一滞,但也只有一瞬瞬间。

“比你早一点。”早一周。

“你怎么不跟我说。”

“说了怎么办,你要谋权篡位吗?”

“……也是哦”“哇我真的一点看不出来”“你这么喜欢我”“你当时知道了是不是特伤心”“还是没有”“必须伤心!”

张艺兴根本来不及回复,信息一条条跳到他眼前。

“你不许去教别人了!我是你最后一个学生!”

然后是朴灿烈最喜欢的狗狗搓手表情包。

张艺兴心想我也这么觉得,家教就像是他命里的劫数、禁区,迈进去总要出点什么事儿,他回复:“好的。”

“我想看看你。”

张艺兴想想,又回复一个好的,爬起来拉开窗帘,靠在床头,拒绝了朴灿烈的视频邀请,先点开相机看了一下自己现在什么样,然后迅速关上,一头扎回被子反思自己怎么就手快答应了。

手机在床上嗡嗡作响,是朴灿烈又发送了新的邀请,张艺兴不用看就知道,他露出一只眼睛,把刚扔一边的手机摸过来,再次拒绝掉。

“视频什么啊。”他果断反悔了。“到时候被发现。”

“不会。我现在躲在屋里假装为换家教生气呢,而且我平常也会跟我朋友视频,我妈不会觉得奇怪的。”

张艺兴抱着被子呜呜叫,拒绝接受自己不上镜的现实。

手机自己嗡嗡一会儿也停止了动静,张艺兴耳朵竖起来,比草原上最机警的兔兔还敏感,抱着被子爬过去拿起手机,发现朴灿烈居然就这么放弃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机上静止的对话框,锁上又打开,锁上又打开。

算了。

张艺兴把手机一扔,拉上窗帘,钻回被窝里。

手机又开始嗡嗡。

张艺兴躲在被窝里,心想,晚了,老子不陪你玩儿了。

手机又没动静了。

张艺兴咬着被子心想这人烦死了。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张艺兴脑袋探出被窝像是瞬间钻出洞的兔子,耳朵竖得高高的,做了一件很不像他会做的事情——确认是不是幻听。

“叮咚~”

张艺兴光着脚就跑到门口,门一开把朴灿烈拉进来。朴灿烈张嘴一个“surprise”才发出一个音节,接下来的声音和想说的话都被张艺兴的一个拥抱融化,他抬起双臂紧紧环住张艺兴,侧头亲一下他的头发,心里软绵绵却又沉甸甸的,他说:“你在我楼上住那么久,我们早干嘛去了。”

张艺兴想起点别的什么,抬头看着朴灿烈。

“你刚说你经常跟朋友视频,谁啊。”

“就朋友啊。”

张艺兴明显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不吭声,静静盯着朴灿烈。

“就暻秀啊……”朴灿烈想你也不认识,不过说一半笑了,“你在吃醋吗?”

张艺兴眨眨眼睛,决定把这个话题略过去,“那你突然跑出来没关系吗?”

“我说我去找暻秀玩。”

“怎么又是这个暻秀。”张艺兴跺脚。

朴灿烈心里美出了花儿,只想仰天长笑,他一手抱着张艺兴,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指纹两次失败,朴灿烈输入密码。

“0112,什么意思,你生日吗?”

朴灿烈心想糟糕,怎么都凑到一起去了,他组织语言:“不是。这个呢,是暻秀生日。”果不其然张艺兴瞪大了眼睛,朴灿烈赶紧说:“但是!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想,我要是用我自己的,我手机丢了不就一下子被破解了。”

张艺兴并不领情,推开朴灿烈,说:“你跟0112过去吧。给我把门带上。”

朴灿烈从后面抱住张艺兴,像是烧开了水,又找不到关火的按钮,有点着急,但是心里开心,沸腾得直冒泡泡,他说:“你不知道我现在多高兴。”

“让你去跟0112过高兴死了吧。”

“不是,”朴灿烈蹭蹭张艺兴,“我之前老觉得你离我有点远,感觉你可以随时毫无负担地把我丢下。你知道,就像是,你牵着我进了游乐园,给我买了棉花糖和冰淇淋,把我抱上了旋转木马,然后朝我笑着挥手。我没说我不开心啊,我很开心,坐在你为我挑选的彩虹小马上,我也朝你笑,但是每一圈,每一次背过身去看不到你的时候,我都害怕,怕转回来发现你不在那里了。”

张艺兴没有说话,朴灿烈心中的沸水瞬间冷却,摇晃着被悬挂到头顶之上。

“艺兴……”朴灿烈想,我这么没有安全感他生气了吗?要怎么办?

“我的生日是十月七号。”张艺兴开口,“给你两分钟改密码,还有,你把手机拿出来是故意惹我生气的吗?”

“不是。”朴灿烈如释重担,改完密码之后调出跟都暻秀的聊天记录,“想给你看这个。”

屏幕里是灿嘟二人的对话:“我说去找你了,给我打掩护啊。”“注意避孕。”

张艺兴心想用这个就想调戏我吗,回身踮起脚尖咬朴灿烈的耳朵:“你这么不努力我怎么怀孕。”

 

 

“安培定则和左手定则各抄十遍。”

“一起抄不就又混了。”

“二十遍。”

朴灿烈闭嘴了,他妈是给他又找了一个家教不错,但是张艺兴翻了朴灿烈的习题册,皱着眉头说怎么还是乱七八糟的,这样不够。于是朴灿烈就同时拥有了两个家教,一周补习四次,一次两个小时,他觉得自己开学考试物理不考满分都说不过去,只换来张艺兴的冷笑,说你先及格了再说。

“谁能相信我在男朋友家里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学习。”

朴灿烈小声吐槽一句,就赶紧把头别开,因为他知道张艺兴一定是在瞪他。张艺兴这人该做什么事的时候就是做什么事,插科打诨第一次眼神警告,第二次拿尺子抽他,第三次还不知道,朴灿烈没敢试,觉得可能会危及性命。而要是敢在他讲课的时候动手动脚,朴灿烈试了,接下来三天所有在一起的时间都在学习,学完物理学数学,学完数学补英语。

“到点了到点了。”朴灿烈看到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超过五,便知道魔法解除,现在他旁边的是兴兴不是张老师了,手臂一捞圈着他的可爱兴兴说:“亲一下。”

张艺兴很严格地给亲了一下之后就推开了他,问你力学怎么样。

朴灿烈摸摸脑袋,斟酌了一下用词,但是其实也没什么好斟酌的,他说:“更烂。”

张艺兴看上去快要晕倒了,扶着桌子站起来,说我去下洗手间。

朴灿烈脸皮厚,觉得没什么,他对着张艺兴的背影喊:“但是我力学可能有天赋,同样是蒙,力学的正确率就比较高。”

张艺兴都懒得回头理他,朴灿烈嘿嘿一笑拿起手机,就看到五六个来自他妈的未接来电和二十几个都暻秀的未接来电,还有99+都暻秀的信息,他心里一沉,赶紧给都暻秀拨过去。

“卧槽朴灿烈你是死了吗!你赶紧的!你快过来!你妈要来店里抓你了!卧槽你妈打过来吓死我了!我跟你妈说你在拉屎!结果你他妈!你就不能看下手机啊!你拉了一个小时了!你妈怕你被屎噎死要来店里捞你了!”



待续。

评论(2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