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勋兴】好吃不过饺子

cp灿兴 勋兴
短篇



气死。

朴灿烈憋着一股子闷火,狠狠踩灭脚边的烟蒂。泄了愤狠狠完又给捡起来扔垃圾桶里。

“怎么了?”在旁边抽烟的司机睨一眼朴灿烈,又往后一瞥,看见吴世勋正站在张艺兴身后给他顺气,联系前后,秉持着大胆猜测小心求证态度,吐一口烟问:“头晕的内个,你对象啊。”

朴灿烈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作回答,手掌聚拢在嘴边又给自己点上一只烟。

“昨天不还好好的,看雪山的时候不还……”司机把“搂搂抱抱”咽肚子里,“合影来着,今天怎么了,不说话了,不舒服也不去旁边护着,昨晚吵架啦?”

“吵架了。”

司机前后瞅瞅,看张艺兴那张苍白的小脸,又看朴灿烈气煞的黑脸,很诚恳地给朴灿烈提建议:“有什么大不了的,哄哄呗,出来玩还是要开开心心的。”

“也得他给我机会。”

朴灿烈气不过,看张艺兴难受他也难受,张艺兴不给他碰又不跟他讲话,他真是有劲儿没地儿使。

因为张艺兴实在不舒服,想着让他下车看能不能干脆吐出来好受点,才中途休息的,他们在去青海湖的半道上。

这路边还有几辆车停着,三五个乘客出来伸展手脚,看张艺兴弯腰在那儿蹲着也大概知道是这么回事儿,上来一个就挺热情,问小伙子是怎么了。

吴世勋看张艺兴不方便,便帮他回答了:“头晕,胃也不太舒服。”张艺兴抬头都觉得有点难受,逆着阳光也看不大清,只感觉到陌生人的热情伴着高海拔的阳光扑面而来,他摆摆手,说没事儿估计是吃多了。

“嗨,就高原反应呗,我这儿有阿斯匹林,等我给你拿两片。”

中年人莫名的好意有点吓着张艺兴,蹲在原地反应不过来,还盯着路边的杂草丛想着待会儿人家真拿过两片药过来要怎么拒绝。

倒是都暻秀果断,叫吴世勋先带张艺兴上车,他朝朴灿烈吼一嗓子走啦,又一路小跑到刚热情赠药的中年人车前说他们要走了。那位正在趴在车门口从旅行包里扒拉药盒呢,倒是真掏出了半板锡封药片,硬是塞给了都暻秀。

都暻秀推辞不过,道了谢,拿了药回来,上车,正好赶上吴世勋跟司机说明前后情况。

司机接过都暻秀手里的药看,说估计人家是真好心,不过最好也别吃了,这高原反应过一阵自己会好。

“我觉得我就是零食吃多了。”张艺兴坐在车后座上,一左一右被吴世勋和都暻秀夹着,一路确实没少吃零食,从沙琪玛吃到好丽友派,景点卖的玉米酸奶也一个不放过。

司机听了一乐,说:“倒也奇怪,人家反应都是食欲不好,你这食欲这么好的也是少见。”

这司机是朴灿烈找来的,这次旅行也是他组织的,他一朋友上个暑假来青海玩,说好玩,他就记着了,这个假期,就跟张艺兴说了,说一起去看看青海湖,张艺兴也答应的痛快。

怪他嘴大爱炫耀,聚会时提了一嘴,吴世勋说他也正想去呢,要不一起了吧,朴灿烈嘴上说着到时看看吧,心里想着我和艺兴二人世界你小子心里有没有点数啥热闹都瞎凑。

张艺兴原本埋头剥小龙虾呢,闻声一抬头,说好啊,人多热闹。然后旁边同剥小龙虾的都暻秀也抬头了,说人多热闹的话再加上我一个吧。

这时候朴灿烈才赶忙制止,原本搭张艺兴椅背上的那只手伸到麻辣小龙虾的领域上空,作出制止手势,怕桌边哪个没眼色的又要抬头报名了,“不能再加了啊,我们一车人正好。”

青海也大,景点不算近的,他们几个倒是都拿了驾照,不过开车也累,雇个熟悉路线的老司机不错,沿路还能讲讲风土人情。

这会子司机就着路过的几个金顶建筑讲着:“藏民啊,有钱,那些牛啊,一头都不便宜,他们一养几十上百头,还有羊啊。上次才听说呢,谁倒霉路上撞了一头小牛,都没撞死,也赔了千八万的。藏民有钱,又不怎么会花,全都捐给寺庙了啊,所以这儿的寺庙都很漂亮呢。”

“牛。”吴世勋看着窗外说。

其实牛啊羊啊的,一路上看了不少了,但是张艺兴还是觉得新奇,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车上无聊,他嘴上说着哪儿呢哪儿呢,就朝吴世勋的方向趴过去。
“那儿,山坡上。”吴世勋给张艺兴指。

“哎。”张艺兴发出一声叹息,带着一丝羡慕的滋味咂吧着嘴:“倒也不错,每天就放放牛放放羊晒晒太阳。”

“是不错,单纯快乐。以前啊,藏民跟我们关系都还不错的,他们老实、心实,后来不知道哪个骗子,杀鸡取卵,拿假币去骗人家,给被骗怕了,现在生意没以前好做了。”司机话锋一转弯又说到包地种草药上去。

这么算下来倒也划算,他们包车三天,司机从早上去宾馆接他们负责到晚上给他们送回去,一路又是开车又是聊天,除了要他们三个成年人挤车后座有点憋屈,其他几乎完美了。

司机也不算纯正本地人,只是早年来的在青海一待数年也能算上半个本地人了。

今天的景点简单,就是青海湖和茶卡盐湖,本来有点蔫巴的张艺兴,嘴上说着我累了待会儿就不跟你们下车了,看到青海湖的一个边,也开始兴奋了。

车先停在了种满油菜花的青海湖边,天水一色蔚蓝铺满,站在花田前随便都跟油画似的,就是专门停下来给他们拍照的。

朴灿烈主动走到张艺兴身边,张艺兴正看着金灿灿的油菜花歌性大发,一时没想出唱什么应景,正在缓冲中。朴灿烈看着他袖口里晃荡着的手指尖,酝酿半天还是没敢伸手去够,扯了一下张艺兴的帽子。

“合照。”

张艺兴捂着领口不满地回头,看是朴灿烈,想也就是朴灿烈对他这么粗暴了。

张艺兴没说话,但向朴灿烈走近了一步,朴灿烈便知道这是同意了。他招手想叫吴世勋或者都暻秀过来帮忙拍照,抬头看都暻秀近喊了一声都暻秀又没听见,这边张艺兴就已经抬脚想走了,朴灿烈忙攥住张艺兴的肩膀,说我们自拍。

张艺兴扭了一下肩膀,奈何朴灿烈的爪子跟鹰钩似的牢牢钳住了他。

“笑一个嘛。”

张艺兴就盯着镜头面无表情装聋。

朴灿烈心说你逼我的,他快速扭头在张艺兴脸颊上啵了一下,手机记录下张艺兴亦惊亦嗔的面部表情,也记录下了一个动作快到模糊的偷香贼朴灿烈。

“糊了,重拍。”

张艺兴哪里理他,快步走到了吴世勋跟前。

晚上司机出主意,问他们要不要住蒙古包,朴灿烈以前去蒙古玩的时候住过,也就那样,兴趣不大,但是张艺兴没有,兴奋,强烈要求要住蒙古包。

司机估计有自己相熟的蒙古包群,两天培养下来的一些信任加上合理的价格,让他们四人迅速敲定了晚上就住蒙古包。

司机给他们找了两个小的,一个里面一张大床,正好住俩人,倒不是没大的蒙古包,也不是没双床,他惦记着有对闹别扭的小情侣,所以格外用心地找的两个小的蒙古包。

结果张艺兴晚饭喝了点当地的青稞酒,那么一点,醉了,死活不跟朴灿烈住一个蒙古包,这就有点弄巧成拙了。

都暻秀也喝不少,吴世勋不爱喝白的倒是没怎么碰,朴灿烈知道自己不能喝就小抿了一口尝个味道,也想着待会儿照顾张艺兴。

现在,朴灿烈馋着喝了酒之后昏昏欲睡的都老师回了蒙古包,眼睁睁看着吴世勋带走了他的宝宝贝贝兴兴儿。最后一眼还是兴兴儿娇娇软软地趴在吴世勋肩膀上跟他说话,看着心真他妈痛。

海拔高了气温下降,晚上湖边格外冷,床上贴心地配了电热毯,开了张艺兴嚷嚷热,吴世勋就给关了,想着毯子也够厚。

半夜,张艺兴钻吴世勋怀里了。

吴世勋直了二十几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可以有点弯。

男孩子的骨架是比女孩子大点,但是喷到身上的气息是一样温热的,滑过他腰间的手也是一样柔软的,黑暗中吴世勋感觉到张艺兴在他身上瞎蹭,在他脸上瞎亲。

理智警告他推开喝醉了不清醒的张艺兴,不然会犯错,但是理智在半夜里没有地位,被冲动一脚踹到了床下。同时吴世勋也好奇,让他自懂事起就醉心研究苍老师波老师的竹马一路弯成蚊香的究竟是什么魔力。

吴世勋略一低头帮助张艺兴完成了艰巨的寻找嘴唇工作,他想接吻的话倒是男女男男差别不大。吴世勋亲了一会儿自己好兄弟的对象,想估计自己也是有点醉,不然怎么不觉得愧疚呢,还有点小刺激。

那胸总是有差的,吴世勋抱着探究的精神,把手伸到张艺兴衣服里,揉了一下,虽然不大,但也不是没有。他使劲碾了一下确实比女孩子迷你的尖尖,听张艺兴在他耳边一哼,心里才一哆嗦,有点睡嫂子的实感,但是下一秒就变成了哎呀还挺好听,就又揉了一下。

那下面呢?吴世勋的手在张艺兴的腰上徘徊一会儿,想着真细,一丝赘肉没有,一边试探着往下伸。

屁股也软,大腿真结实,吴世勋一翻身跪到了张艺兴两腿之间,麻利地就要脱嫂子的裤子了,心里想着古人诚不欺我,好玩不过嫂子。

“灿烈,你不要生我气。”

嫂子突然整句出声让吴世勋的动作定住了。

“我就是有点害怕。”

吴世勋也感觉到一点害怕,悄悄把褪下来的那一点裤腰往上提。

“你一下子说要见你父母,我太紧张了,我怕他们不喜欢我。”

吴世勋心里一沉,想他俩原来是为了这破事儿吵架,这算什么,花式撒狗粮吗。

“你应该多给我点时间准备的,灿烈,我害怕,你抱抱我吧。”

吴世勋拉好张艺兴的衣服,确定他仪容整齐后,灯也没敢打一个,摸黑跑去了朴灿烈和都暻秀的蒙古包,把睡的香甜的朴灿烈挖起来,拿手电晃着朴灿烈,恶狠狠地说:“你老婆喝醉一直叫你的名字要不要人睡觉了,滚,我要跟暻秀睡。”



完。

评论(13)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