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夏日昏沉 9

cp灿兴 勋兴

表亲设定

最终章,灿兴be,嘟视角。



 

 

都暻秀知道实情对于张艺兴来说,就像是多了一个秘密同谋,无尽的黑色隧道中并非本意出现的同伴,虽然他甚至不大愿意去牵张艺兴的手。

比起说是无法接受道德层面的背离,都暻秀更多是无法接受原本身边的模范情侣中的一方逃脱人设。他跟张艺兴本来说不上是顶熟的,用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就是,像是木星眼睁睁看着朋友冥王星从行星变成矮行星,冥王星做错什么了吗,也没有,它在自己的轨道上自转公转如故,天文学家改变定义罢了。

没有人说谈恋爱就必须永远在一起,都暻秀告诉自己,结婚了那还能离婚呢。

在知道朴灿烈就是张艺兴那个神秘初恋前男友之后,都暻秀甚至都不敢问,什么都不敢问,问什么都怕一个不小心,就要一脚踏空,踩碎吴世勋美好的梦境。

吴世勋那边都暻秀什么都没说,就当作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想吴世勋要是知道了该多伤心啊,他八成还想着张艺兴就是闹闹,哄哄就好。说实话在撞破之前,都暻秀也总没什么张艺兴和吴世勋分手的实感,但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也就是接受了。

当然最近伤心的绝不止失恋的吴世勋一个人,朴灿烈走了,张艺兴无处诉说哀思,对着都暻秀这个唯一的缝隙疯狂倾倒。

“我的夏天结束了。”

“没有了。”

“他拖到最后一刻才收拾行李,还被姑妈骂了。但是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他怕我看到他收拾东西伤心,所以他一直把箱子藏在阳台。我们一起假装夏天不会结束,我们从来没有聊过分别。”

像是这样的信息,都暻秀一开始还会回复,说两句,发个什么安慰的表情包,后面就打个句号,表示“朕已阅”,反正张艺兴也不在乎他说什么,反正什么话都安慰不到他。

“在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他对我说,他想念冬天,因为冬天我会钻到他怀里。他是不是想要抱抱我,只是想要抱抱我吧。可是他好热,我说了你好热啊,我就睡了。”

“我有点后悔,他是不是很伤心。”

“他这个人很容易伤心。”

“他现在已经开始伤心了吧,估计伤心好久好久了,因为我已经开始伤心了,他肯定要比我提早伤心很多,真的已经伤心了好久好久了吧。”

“我不敢跟他说我很想他,因为这句话毫无意义。”

“我就跟他说,我今天看小品,好好笑哦。”

“我今天吃了龙眼,很甜。”

“啊,你不知道的吧,就是带着哈密瓜去找你的那天,我们差点买了龙眼,算是一个梗吧。你要吃龙眼吗,我带着龙眼去找你玩好不好。”

都暻秀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十分钟,不长也不短,张艺兴可能已经开始做别的事情了,那个想要来找他的念头大概率稍纵即逝了,但是都暻秀还是回复了好。

“在路上了哦。”张艺兴秒回。

都暻秀有些惊讶,问:“万一我不在家呢。”

“台风天你还能想去哪。”

这倒也是,都暻秀想想,还是怕这把张艺兴惯坏了,怕他以后来找他的时候找不到人,会伤心叠伤心,“万一今天我就是出去了呢?”

“那我就在你楼下吃龙眼,吐一地的核,扔一地的皮,然后在旁边留言:901的都暻秀对该犯罪现场负全责。”

“……”都暻秀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气,补充:“路上小心。”

不一会儿窗外传来雨声,都暻秀问张艺兴带伞了吗,张艺兴说带了。

“不是说带伞了?”都暻秀一开门,就看到一个湿漉漉的张艺兴,头发湿成一缕一缕地贴在他脸上,这人还笑眯眯地说:“风太大了,没法撑,我看了,我的伞质量还算好的,没吹坏,还能用。”他转下手腕,装水果的袋子后面就是仿佛凋零花朵的雨伞,“走我前面那个,伞直接就给刮坏了,咔嚓就变形了。”

都暻秀接过伞和水果,换了浴巾过来,没好气地说:“朴灿烈没打个电话来慰问一下啊。”

“他怎么知道我们这里刮台风。”张艺兴接过浴巾,举过头顶,擦头发,用理直气壮的语气回答。

“不看新闻?”

“不看。”

“你跟他说龙眼甜不如说这边刮台风。”

“不要,说龙眼好,说龙眼他会给我发亲亲的表情包。”

张艺兴的皮肤白得过分,挂着水珠显得柔软又干净,嘴唇带着饱满的血色,此刻笑得弯弯的,微微仰着脸,有点小得意,眼睛也笑得眯起来。都暻秀想,有些人生下来上帝就多给了他们很多礼物,他们往后再拥有什么也不会嫌多。

电视上播着讲述矮行星的纪录片,张艺兴聚精会神地看着,已经洗过澡,身上换上了干衣服。

“讲冰巨星的时候,他们也说,冰巨星跟人类息息相关,怎么矮行星也息息相关,大家都息息相关吗?”

“那就是了吧。”

都暻秀端了盆龙眼过来。龙眼被都暻秀一颗颗从黄棕色的枝上剪下,又洗净了。

“你好精致啊。”张艺兴感慨。

都暻秀莫名脸红,解释:“荔枝上火不是说泡了盐水就好一点,我就想着龙眼也一样,都是上火的水果,都要剥皮,也都有核……”

“荔枝也要洗?”张艺兴惊讶地张大了嘴,觉得自己活得太糙了。

“吃吧。”都暻秀被张艺兴看得有些窘迫,往张艺兴面前推推龙眼。

张艺兴捡起一颗龙眼,又想起朴灿烈,喃喃道:“当时我在给你挑芒果,然后,他就递了一颗龙眼过来……”

都暻秀也递了一颗过去,说:“那。”

“他那是剥好的。”

都暻秀剥掉一半的皮,又递过去,说:“这个程度而已,谁都做得到。”

张艺兴懂得他的意思,是都暻秀别扭的安慰方式而已,想要告诉他,这份思念情绪只是费洛蒙魔力加成,不值得过多沉溺。

“我好想他,你说他有在想我吗。”

张艺兴往沙发上一躺,用手臂遮住脸。

都暻秀看看他,吃掉手上的龙眼。

 

 

雨一直下不见小,都暻秀说你今晚要不就住我这儿,别出去了,风那么大,明天台风过去再回去。张艺兴听着风从窗缝中呼啸而过留下的嗥呼,给家人打了电话。

半夜,都暻秀被窗户晃动的动静吵醒,他拉开窗帘,虽然外面黑糊糊一片,但是手掌贴到玻璃上,可以感受风强大的力量。都暻秀重新拉上窗帘,把枕头放到床尾,想着耳朵离声源远一点睡,一闭眼,突然想起睡在客厅的张艺兴。客厅的沙发就挨着阳台,估计更吵。

都暻秀想着,就下床了,一开灯,看到坐在门口的张艺兴,正因为突然亮起的光线抬手遮眼睛。

“你在这儿干嘛?”

都暻秀把张艺兴从地上拉起来,张艺兴跟没骨头似的靠在门框上。

“我醒了,就有点害怕。”张艺兴口齿不清地说着。都暻秀想他刚才估计是坐地上睡着了,被他开灯亮醒的。

“你跟我一起睡吧。”都暻秀想起什么又补充,“你不打呼噜吧?”

“有一点点点点。”

都暻秀想想,说:“那你睡离我远点。”

也没法离多远,一开始没提一起睡,也是因为都暻秀这床是单人床,两个成年男人一起睡有些挤。都暻秀听着耳边的呼吸声,觉得有些吵,比窗外的风声要吵,他想他以后结婚可怎么办,跟老婆分床睡吗,提出来会不会显得略微冷血。

很快,都暻秀从张艺兴逐渐放缓的呼吸节奏中感受到张艺兴已经睡着,他翻个身,睡不着,开始七想八想,想到身后的人,这个程度的台风,朴灿烈还没反应吗,需要发个信息提醒他一下吗,这事儿归他操心吗……

怀着对世界深沉的忧虑,都暻秀也渐渐睡着了。

 

 

早上醒来,都暻秀小心翼翼地下床,先收拾了一下阳台上的一片狼藉,他养的几盆花被从窗台上刮下来,他想昨晚张艺兴可能是被这个吵醒的,估计吓坏了。又站在阳台上观望了一下别家的狼藉,都暻秀去厨房煎鸡蛋做早饭,折腾这一通,都暻秀去卧室的时候,张艺兴居然还没醒。

“艺兴。”都暻秀拍拍张艺兴。

张艺兴渐渐睁开眼睛,“暻秀?”

“嗯,起床了,九点多了。”

“世勋没事吧?”

“嗯?”

“他怎么样了?”张艺兴突然睁大眼睛,手指攥紧被子。

都暻秀反应过来,安抚到:“你做噩梦了,世勋不在这里,你在我家,昨天刮台风,你来找我,记得吗?”

张艺兴好像平静一点了,都暻秀起身,说早饭已经做好了。

“你给世勋打个电话,我还是有些担心。”

都暻秀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床上的张艺兴,想要看清他的表情,他张张嘴,问:“我要怎么说呢,说我梦见他了吗。”

都暻秀想,或许是他在做梦,朴灿烈是他的一场梦。



完。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