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夏日昏沉 7

cp灿兴 勋兴

表亲设定



 

 

张艺兴一边走,一边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分手的时候吴世勋点点头就答应了,可是刚刚,他第一次看见吴世勋露出那样脆弱的神情,十分钟前他提说复合都没有那样。

他收敛起眉眼里所有的锐气,剑眉几乎要低垂成八字眉,只是为了让他收下一袋粽子糖,就他巴掌大那么一小袋。

吴世勋经常跟家人一起旅游,总记得给他带点什么,可能是很小的玩意儿,有一次给了他一枚外币,说是上面的花好看,夸张的时候硬要送他一套骨瓷餐具,这哪儿敢托运是吴世勋一路抱回来的。

张艺兴说我带不回家,吴世勋琢磨一下,说我们搬出来一起住吧,那就拿得回家了。

这都不是很遥远的回忆,可是人心易变,张艺兴当时可能也有心动,但是他不记得了,他现在更多担心的是这袋糖拿回去朴灿烈看见了要发疯。

天色幽暗,小区草丛里藏着会叫的小虫,也藏着吃小虫的蜘蛛,饭后在楼底下跑来跑去的小朋友都回家了,目光所及只剩两三个不知道是散步还是单纯下班晚的年轻人。张艺兴路过一个垃圾桶,看看手里的糖,他差点就能拒绝了,他本来就要拒绝了,可是……

张艺兴拆开包装,站在原地开始吃糖。

很甜,张艺兴咔嚓把硬糖咬碎,想起小时候到楼下玩,有时候会偷偷买包干脆面,那会儿魔法士都还没有,吃小浣熊,收集水浒卡,也是吃完才敢回家,买曼妥思的话,就要找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人一半,要不然短时间内一管干下去太腻,就像是现在,张艺兴觉得嘴里甜到发腻,他吃完了一袋粽子糖。

张艺兴把包装袋扔到垃圾桶里,长长呼一口气,走到电梯里才发现就刚站着一会儿,被蚊子咬了好几口,张艺兴自暴自弃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想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甜啦。

 

 

回家的时候看见爸爸正在斜倚在沙发上表演闭着眼睛看电视,张艺兴就没打招呼,先去洗手间洗个手。

“啊!”

张艺兴吓一大跳,一抬头,看见镜子里出现一只尖叫鸡的身影,张艺兴还来不及说什么,抓着它的手又收紧,尖叫鸡发出新的一声惨叫。

“啊!”

“别玩了。”

张艺兴有些无奈,朝门外努努嘴说我爸睡觉呢。

朴灿烈把黄色的塑胶鸡玩具扔到洗手台上,从背后靠近张艺兴,低头亲了一下他的耳朵。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不想你。”

张艺兴用胯顶开朴灿烈,甩甩手上的水,转身去够擦手毛巾。

“不可爱吗?”

朴灿烈像是拿了拿了高分试卷回家求表扬没得到相应注意的小孩,正在拼命高举试卷,那样举起尖叫鸡又往张艺兴身前送。

张艺兴看见那个鸡头下意识就往后躲,心下腾起一阵烦躁,但他知道这不怪朴灿烈,朴灿烈不知道他讨厌尖尖嘴,而且这只是一个玩具,嘴也不尖。

朴灿烈捕捉到了张艺兴抗拒的肢体语言和明显皱起的眉头,有些惊讶,就算不喜欢,也不至于这么讨厌吧,他手臂垂下来。

“不可爱就关起来。”

朴灿烈一弯腰,打开洗衣机把尖叫鸡丢了进去。

“?”

张艺兴把尖叫鸡拿出来,朴灿烈要去抢,尖叫鸡在争夺下凄厉呐喊:“啊!啊!!!”

张爸爸一激灵从沙发上坐起来,大声问:“什么在叫?”

“玩具!”张艺兴回答,一边示范式地用力掐了两下无辜的尖叫鸡,尖叫鸡随之尖叫。

“大半夜的,别玩这个,怪吓人的。”张爸爸走到洗手间门口,按两下门把手,“你俩在厕所玩个玩具还要锁门。”

朴灿烈赶紧松开手,开了门,说是我坏习惯,顺手就给带上了。

张爸爸狐疑地看一眼朴灿烈,朴灿烈就笑,张爸爸没说什么,走到张艺兴跟前,拿走他手里的尖叫鸡,说吵死了,没收,早上还你们。

 

 

“对不起。”朴灿烈站在卧室门口,站得远远的,就开始道歉。

张艺兴心一下子就软了,他朝朴灿烈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说:“你没做错什么,不用道歉。”

朴灿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他白天在街上乱晃的时候看见小孩子捏着一只鸡觉得好玩,就买了一只,想逗张艺兴笑,怎么搞成这样了。

张艺兴叹口气,主动走近,牵起他的手,带他到床边坐下,说:“我有点怕尖嘴,鸟类都不大行,玩具没事,就是你突然拿我眼前,我吓一跳。”

“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

算上前年,不算异地,两人一起相处的日子也就一个多月,真是“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现下张艺兴的心中回荡着这首歌,朴灿烈的心中则是Heize的《太不懂你》:“我真的不知道,在为你挑选礼物时,不知道你并不想要这个。” 

“你还讨厌什么?”

张艺兴想了想,说:“生鱼不行,生虾也不行。”

朴灿烈记下,尖的,生的。

“你呢?”

“太辣不行,你不理我也不行。”

“我怎么会不理你。”

朴灿烈心想你不是没做过,但是他嘴上说:“亲我一下吧,我感觉心里空空的。”他抓着张艺兴的一只手贴近自己的左胸口。

张艺兴嘟起嘴贴了一下朴灿烈同样撅得很高的嘴唇。

“再一下。”

张艺兴又亲一下。

“再一下。”

张艺兴这次发出“mua~”的夸张声响。

“再一百下。”

“你真是……”

朴灿烈借着张艺兴的笑意撬开他的唇舌,把宝宝亲亲变成了成年人的吻。

“好甜,偷吃糖了吗?”朴灿烈感慨完再次吻上去,错过了张艺兴倏时睁开的双眼,但也就一瞬间,张艺兴很快又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无论是谁,都要拒绝了,张艺兴看着手机里金钟仁发给他约着一起出去玩的信息,想他们是不是觉得他傻,每次换一个人他就不知道他们撺掇着他和吴世勋复合的小心思了。

上次就是,都暻秀那样的人,都把他丢下了,给接不给送,他去个洗手间出来,就只剩下别墅主人和吴世勋了,别墅主人笑着说那就麻烦世勋送一下艺兴啦,张艺兴都快要说出俊勉我能在你这儿住一晚吗这样无意义的话了。

而且朴灿烈也会不高兴,下次抓只活鸡或者逮只鸽子回来怎么办。

张艺兴点点手指拒绝掉金钟仁的邀约,朴灿烈在旁边说:“你别光玩手机,想吃什么水果自己挑。”朴灿烈拽一个塑料袋下来塞张艺兴手里。

张艺兴把手机收口袋去,四下看看,走向芒果。

“上次买了切了就没熟,别买芒果了。”

“那我挑熟一点的。”

“你不会挑。”朴灿烈摆手。

张艺兴抬头,瞪朴灿烈。

“你瞪人真可爱。”朴灿烈低头在圆嘟嘟的嘴唇上小啄一口。

“你干嘛。”

张艺兴推开笑嘻嘻没个正型的朴灿烈,小心地四处看看。朴灿烈偷香得逞,插个口袋站在一旁满脸春风得意,现在说是饭点都过了,正常人吃饱午饭窝在家里准备睡午觉呢,超市几乎没人,所以朴灿烈才敢这么放肆。

“唉没事,到时候人家工作人员检查监控倒是你鬼鬼祟祟的。”朴灿烈想叫张艺兴放宽心,妈妈们远在老家,他爸在单位上班,朴灿烈视线扫过花花绿绿的货架,突然眯起眼睛,“那个,是不是有点像上次看到的栗子头。”

张艺兴心脏骤然一紧,缓缓地看过去,一边想栗子头是谁,一边想不管是谁都不要是,最好就是单纯的栗子头。

 

 

都暻秀,代号栗子头,正蹲在胡萝卜后面,手里还攥着一根。

都暻秀确实不住这附近,他暧昧对象住这附近,他也是第一次来,人家说要给他做顿饭,结果烧糊了两个锅,在家里刷锅呢,都暻秀想着去超市买点东西露一手,远远看见张艺兴和他表弟还没来得及挥舞胡萝卜打招呼,就差点吓掉眼镜,看见张艺兴看过来下意识就蹲下了。

都暻秀保持蹲姿有点懵,所以说,为什么是他躲。

 

 

张艺兴搅拌冰淇淋,m豆的糖衣融化在冰淇淋里,形成彩色的纹路,不由得想起上次,上次他吃这家,是跟朴灿烈一起,朴灿烈吃他吃不完的,他都能联想到间接接吻,他没跟任何人说过自己的小心思,说了要叫人笑话。

这话最多只能说给朴灿烈听,也偷偷地,小小地想象过,他跟朴灿烈再次来这家,和他说你还记得上次来吗,你吃我的冰淇凌,我想吃你。是不是有点过分恶心了,但是朴灿烈会接受的,会说早知道你这么早惦记我,我就……

但是这些话可能都没机会说了,张艺兴想,有什么东西坏掉了。

他叫朴灿烈先走了,现在在他面前坐着的是都暻秀。

都暻秀面前也放了一杯冰淇淋,不过还一口没动过,他凭着惯性对店员报出了自己的固定搭配,忽略了自己的毫无胃口。

张艺兴一口一口挖着吃冰淇淋,倒不是他比较有胃口,不过是他觉得不吃就要说话,就要招供,那还是一直不停地吃好了。

“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张艺兴一噎,他以为都暻秀会问真假表弟之类的问题,他正在头脑风暴要怎么回答每一个可能出现的问题,完全没想到都暻秀会说这个。

“太快了?”张艺兴咽下冰淇淋,凉意一路下滑。

都暻秀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终于拿起了冰淇淋,挖了一大勺,然后被冰得皱起了眉头。

“你自己小心一点吧,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要让世勋知道了,我这边会帮你保密,不过……”都暻秀好像被冰得很不舒服,确实,他空腹吃冰,不舒服是应该的,“……算了,你的事情。我还有事,先走了。”

都暻秀拿起超市塑料袋起身。

“暻秀。”张艺兴下意识叫住了都暻秀。

“嗯?”

都暻秀回头,看着张艺兴,张艺兴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要说什么呢,说你看错了,可是没有,说我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呢,张艺兴什么都说不出。

“不吃了吗?”张艺兴指指桌上的冰淇淋。

“太甜了。”



待续。

评论(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