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夏日昏沉 5

cp灿兴 一丁点勋兴

表亲设定






朴灿烈进屋的时候张艺兴正头朝尾地躺在床上看手机,听见来人的动静,坐起来靠在床头。

“怎么了?”

“这么躺有点吹。”张艺兴说的是空调。

朴灿烈抬头看看也没什么办法,拎起被子,张艺兴看他一眼,说热,朴灿烈心想真难伺候。

朴灿烈也靠在床头,点开视频看。

“看什么。”张艺兴凑过来。

“海贼王。”

“还没完结吗?我怎么感觉我小学就有了。”

“漫画97年开始连载,动画99年首播,你小学是哪年哪年,差不多吧。”

“啊……”

张艺兴把脑袋靠在朴灿烈肩膀上,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做了一万遍一样自然,其实是这两年来的第一次,朴灿烈小心翼翼地往下蹭,调整到张艺兴舒服的高度,是要再往下吗?还是可以了?

“这么好看吗?”张艺兴贴在朴灿烈肩膀上摇摇头。

“嗯。”朴灿烈想,那这个就是合适的高度了吧?

在这个姿势下,张艺兴整个人都倾斜了过来,缩成一团,被空调吹得冰冷的肌肤与朴灿烈略高的体温相遇,张艺兴还笑:“你好像就是热一点,估计基础体温要比正常人高,到38度才能算是低烧。”

朴灿烈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抿抿唇,专心看动画片。

没一会儿,张艺兴的手又不老实了,一开始是放自己腿上,后来改托着朴灿烈的胳膊状似帮他分担举手机的辛苦,朴灿烈说不用,他也就哦一声,手也不收回去,不一会儿,从胳膊肘遛达到朴灿烈手臂内侧。要是乖乖待着就算了,朴灿烈天生没有痒痒肉,张艺兴却是格外不老实,一会儿就开始捏朴灿烈手臂内侧的软肉,手指头冰冰的,在他身上挠来挠去。

朴灿烈点了暂停,侧头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看突然暂停,特无辜地抬头看了回去,问:“怎么了?”

真的,要不是张艺兴的手还在朴灿烈的袖子里兜着呢,朴灿烈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突然犯病暂停了。

“你干嘛呢。”

“看动画片啊。”

张艺兴眨巴着眼睛,要多无辜茫然清纯就多无辜茫然清纯。

“你的手呢。”

“哦,这个啊。”张艺兴低头,“暖呵。”他还敢笑,眯着眼睛,手指头也不怕人赃并获地抱着朴灿烈的胳膊。

“刚也是,在外面看电视的时候,你手就伸过来,那会儿也是暖呵吗?”

“不是,刚是凉,刚我热。”

朴灿烈心想我这个身体还挺智能的,天气热他的皮肤就冷,冷了他就暖,居家必备。

“你,”朴灿烈想问你故意的吧,又想这明显是成心的,“摸我一下十块钱。”

“那你记着吧,先欠着,到时候一起还。”张艺兴完全不把这幼稚的威胁放心上,琢磨着摸个十个亿的。“你有点便宜啊,而且怎么算一下,我如果这样贴着你一直摸,只要不离开就还算一下吧。”

十块朴灿烈随口喊的,现在想想是有点便宜。

“那就按秒算吧。”

“你怎么可以随便变卦。”

“为什么不可以。”

“那你碰我,一秒二十,我碰你一下你还得贴我十块。”

两个人对视,被朴灿烈的大眼睛瞪着,张艺兴也努力睁大眼睛,然后两人都笑了。

“幼稚。”张艺兴总结,躺回朴灿烈的肩膀上,说:“继续看吧。”

“你别动我了。”

“我动一下怎么了。”

朴灿烈一侧头就是张艺兴的脑袋,这会儿要接吻都不用分分钟,半秒的事情,但是就只这半秒,他还是迟疑了,一手托着张艺兴的脑袋,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接着用嘴唇压着他的锁骨磨,另一只手扶着张艺兴屈起的膝头,沿着大腿直接滑到短裤里,碰到内裤没停也没敢往里伸,罩着他的屁股蛋捏了一下。

“我动一下怎么了?”朴灿烈重复张艺兴的话。

“不,不一样。”张艺兴推开朴灿烈。

“你先招我的。”

张艺兴把朴灿烈的手从裤子里拿出来,身体往后蹭,躲什么似的,粉色从皮肤里透出来,从被亲吻的脖子开始蔓延开来。

“变成粉色的了。”朴灿烈用一只手指点住张艺兴的下巴,“真漂亮。”

“胡说八道。”张艺兴侧头躲开。

“哥哥。”

朴灿烈很少叫张艺兴哥,所以张艺兴一时没反应过来,甚至不知道要应一声,只是看着朴灿烈,粉色此时已经蔓延到了眼眶,显得他眼神格外柔软湿润,此时带着一丝茫然望着朴灿烈。朴灿烈脑子里突然出现“以柔克刚”这四个字,他想自己被张艺兴吃得死死的,这个人太懂得什么时候摆出什么姿态,也许是懂得,也许是天生。

“不想被草就不要乱撩,不道德。”朴灿烈凭借最后一丝理智盖住张艺兴的眼睛,当张艺兴的呼吸吹到他的手心时又差点防线全失,“也不许这么看着我,看谁都不行。”

 

 

“情况有点复杂……”

吴世勋出去玩也玩得不痛快,下午整个脑子都惦记着边伯贤的“世纪大局”,挨到了回酒店,抖腿抖到八点四十几分才收到边伯贤姗姗来迟的情报,这小子还得看球赛中场休息了才舍得跟他说句话,吴世勋没耐心,怕话没说到重点下半场开始了边伯贤又把他撂到一边,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什么情况复杂?”

“那个人是不错啦,就体态特征来说,你说的对,高,比你还高,也帅,眼睛贼大,比暻秀还大,性格也不错,挺开朗的,很好相处。哎我说吴世勋你还是有点危机感,别玩了,赶紧回来吧。”

吴世勋把聒噪的电视一关,往床上一躺,胸口闷。

“不过,我没说完,艺兴说那是他表弟,但是,你知道,这种,表的,不同姓,同姓都不好说,也不能让他俩现场滴血认亲你说是不是。”

“表弟?”吴世勋睁眼,看着天花板,莫名觉得有点扯。

“但是艺兴不是会撒这种无聊的谎的人,你听他提过有个表弟吗?”

吴世勋努力回想,说:“我记得一次我说起我有个亲哥,他说真羡慕啊,他说他是独生子,从小家里就他自己。”

“那你觉得他说谎了是吗?”

吴世勋掐着自己的眉头,说:“我不知道。”如果是撒谎也,太低级了。

“哎不过既然他说是表弟了,我们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是好的。”边伯贤感受到对面的低气压了,开始发挥自己的好口才,满舌生花,“往坏了想,最坏,不是表弟,那他为什么要那么说,不就是因为还在意你吗,要不直接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我的新对象,这不就好了,反正你也不在,不怕打起来。那你看我们往好了想,那就非常简单了,就是个表弟,多帅的伴郎啊,不过你也不差帅气伴郎就是了。”

边伯贤觉得自己说得无懈可击,其实他觉得张艺兴不会说谎,那就是个表弟,但是直觉总有些莫名不安,他想自己是不是话多了,想多了,基眼看人基了,直接说表弟不就完了,万事大吉,何必叨唠这一通。他耳朵贴着话筒,调小电视音量,要不是手机屏幕显示通话中,对面安静得他都怀疑吴世勋给他挂了。

“你觉得,艺兴看起来伤心吗?”

“伤心?”

“嗯。”

“为什么要伤心啊。”

“我很伤心,他都不伤心的吗?”

边伯贤突然想起来,时间悄悄摸摸往前跑,其实这俩人分手还没一个月呢,搜刮脑细胞遣词造句:“我们一堆人出来玩,开开心心的,你不能叫他一直挂个脸吧,这不合适。”

“嗯。”吴世勋也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他就是,就是,有些伤心罢了。

“我觉得你不用想太多,艺兴不是那种人,当初喜欢你,他不是也痛快承认了,哪里有一点扭捏。而且你想,就算艺兴不让那人,哦,那人叫朴灿烈,不让朴灿烈说,朴灿烈自己憋得住啊,他没这个必要你说是不是。”边伯贤说得口干舌燥。

“那你还要我有危机感,叫我赶紧回去。”

“是我是我,哥想你了,没什么好玩的就回来吧。”

吴世勋看着天花板,上面正在放映他和张艺兴分手的场景。

“伯贤,谢谢你。”

“客气。”

 

 

朴灿烈去冰箱里拿冰淇淋,拿了个可爱多,想着看张艺兴干嘛呢,结果发现张艺兴躺沙发上睡着了,他把冰淇淋先放茶几上,去屋里抱了被子出来,给张艺兴盖上。朴灿烈把被子抖得很高,从腿开始一寸寸落到张艺兴身上,盖到肩膀时才发现张艺兴不知道什么时候睁了眼,正看着他。

“吵醒你了?抱歉,我就想给你盖个被子。”

朴灿烈蹲下,用手指戳戳张艺兴的脸颊,忍住了在那里盖下一个午安吻的冲动。

“你乖不乖。”

“嗯?”朴灿烈被问得一愣,随后想明白张艺兴大概是睡糊涂了,还不清醒,便柔了眉眼,轻轻哄他:“我乖啊,灿烈最乖乖了。”

“真的?”

“嗯嗯。”

“可是你不是我的乖乖。”张艺兴闭上眼睛。

朴灿烈被这一出搞得一怔,在让他好好睡和搞清楚状况之间选择了摇醒张艺兴。

“我是啊。”

“你不是。”

朴灿烈心头有一把火,得烧点什么解气,可是张艺兴就那么跟水晶人儿似的躺他面前,明显是不可燃物。

“我是我是我是。”

“是什么?”

“是你的,是艺兴的乖乖。”

张艺兴笑了,说:“好吧。”

朴灿烈看张艺兴再次闭上眼睛,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张艺兴,你给我睁眼。”

张艺兴也听出朴灿烈语气的改变,打定主意装睡。

“我说什么,你都当耳边风是吧。”朴灿烈可真气啊,“你怎么整天招我,你怎么,怎么这么坏呢。”

“你说我坏。”张艺兴眼皮揭开一条小缝,安静地看着朴灿烈。

“对。”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这个坏蛋呢。”

 

 

待续。

评论(1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