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all兴】我能去你家玩儿吗?

cp灿兴 勋兴

1  2  3  4  5  6  7




“朴灿烈!你看!”

吴世勋风风火火的冲进屋,手里拿个滑板。朴灿烈正坐在矮几前摘菜,一边看电视里世界杯重播,巴西对比利时,他闻声略一抬眼,就皱起了眉头。

“吴世勋,鞋。”

吴世勋低头,才发现自己自己一兴奋进门没换鞋,他把滑板搁地上转身去鞋柜那儿换了拖鞋。

“你声音小点,还有你走路也小点声,兴兴在睡觉。”

“哦。”

吴世勋蔫了一秒钟,踩着拖鞋往朴灿烈身边蹭,突然想起自己带来的滑板,又赶紧回头,险些自己把自己绊倒。

“你看你看!我们可以带兴兴玩滑板,他肯定会喜欢的。”吴世勋拎起滑板,献宝似的双手捧起搁茶几上,往朴灿烈面前推。

朴灿烈嫌弃地看一眼滑板,手上掰豇豆的动作也没停,“你去垃圾堆里捡的吗?”

“还真叫你……也不全是。”

自从吴世勋知道兴兴是从垃圾堆里捡的之后,他就有了这么个习惯,回家出门都绕去小区垃圾堆那儿看看,指着天上再掉下一个unicorn。朴灿烈管这叫痴心妄想,说能加入百度词条释义,但是他拦不住也管不着吴世勋发疯。

“你记得一入门左手边那一栋,新搬来的那个外文学院的吗,好像跟你同级,眼睛贼大,脑袋贼圆,有时戴眼镜,比我矮一点,我刚遇上他扔垃圾。他垃圾分类做的特好,一袋一袋的。我看他手里拿个滑板,我说同学你不要了是吗,他说不要了,我说你给我吧,他就给我了。所以,不算是从垃圾堆里捡的吧?”

“这就是从垃圾堆里捡的。”朴灿烈揪完最后一根豇豆,摇着小塑料盆站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吴世勋。“你一天不折腾是会死吧。”

“那我拿去洗洗,不过我看真挺干净的,我跟那人聊了,他说他买来就用过两次,你看,新新的。”

“我不看。”

朴灿烈给电视暂停,转身去厨房。

吴世勋低头看着滑板觉得有点可惜,但是他还没放弃,他抱着滑板蹑手蹑脚地走向卧室,轻轻推开门。

屋里窗帘拉上的,光线很暗,能看到兴兴趴在床上,手臂和腿都伸得老长,被子揉在一起,就只能够着他一点肚皮,风扇在一边呼呼摇脑袋。

吴世勋正要进去,后领突然被揪住,身后伸出一只手关上了房门。

“我是怕他热,给他通通风。”吴世勋瞎话信手拈来,而且也不全是瞎话嘛,开了门肯定空气流通更好。

“那你拿着这个干嘛?”朴灿烈指着吴世勋手里的滑板。

“你不是不喜欢吗,怕污染了你的家具地板。”

“得了吧你就。”

朴灿烈揪着吴世勋给他抓回了客厅,把滑板扔门边。

“你还没看啊,巴西输了。”吴世勋被朴灿烈按在小板凳上,面朝着电视,他整理领口,随口说了这么一句,眼睛还瞄着他的滑板,脑子里是他的跟兴兴一起玩滑板计划ABCDEFG。

朴灿烈继续放球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是吗,把脚丫子交叠翘上矮几。吴世勋看一眼朴灿烈的脚丫子,又回头看一眼朴灿烈,觉得不大对劲。

“兴兴喜欢吃糖。”朴灿烈说。

“嗯。”

吴世勋知道,兴兴喜欢吃糖,喜欢吃零食,朴灿烈跟吴世勋说他曾经一度给兴兴吃清水煮玉米时他都惊讶,兴兴现在可不吃什么清水煮的玩意儿,沙拉都要放一堆酱,口味比他俩都重,而且平常也爱吃零嘴,跟小孩似的,一去超市就兴奋。

窗外突然噼里啪啦下起了雨,现在是梅雨季节的一个尾巴,天每日阴阴的,到了中午就会下一会儿雨,也不会太大。

朴灿烈起身,拍拍吴世勋肩膀,说去收衣服,一边抱怨这没完没了的雨。

“你刚想说什么?”吴世勋还没忘记刚刚的话题,“你说一半,兴兴吃糖。”

朴灿烈把半干不湿的衣服挂手臂上,有些严肃地看着吴世勋。

“我现在有在控制,他吃糖,但是你知道,他那么大人,柜子也没锁,我在垃圾桶里发现糖纸……”

“那你以后别买糖了。”

“都是你买的。”

“哦。”

“我继续说,发现糖纸,我就批评他了,说不能吃那么多糖,会蛀牙,会高血糖,会视力下降,会便秘,会肾结石……”

“你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

“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

“他不是独角兽吗,独角兽也会蛀牙吗?”

“那你说就让他那么吃?”

“你继续说,继续说。”

“我今天早上,在门后面发现糖纸了。”

吴世勋愣住了,“门后面?”

“厨房门后面,我扫地的时候发现。”朴灿烈点点头,表情沉重。

吴世勋反应过来之后觉得有点可爱,兴兴很可爱,糖纸丢垃圾桶会被朴灿烈骂,所以丢门后面,这是什么可爱操作。

朴灿烈却紧锁眉头,看吴世勋乐呵呵的他也不理解,“你笑什么呢?”

“你不觉得特可爱吗?”

“可爱?等一下,你没抓到重点,你不觉得兴兴有点傻吗?”朴灿烈用手指在脑袋旁边转圈圈。

“傻?很可爱啊。”

“吴世勋你清醒一点,帮我现在想想该这么办,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

“兴兴。”

兴兴被窗外的雨声吵醒,晃晃悠悠走出卧室,四处看看,又晃晃悠悠走进阳台。吴世勋先注意到他,朴灿烈虽然背对着兴兴,但是他离门口近。兴兴对着吴世勋扬起笑脸,但是啪唧一下就趴到了朴灿烈背上。

朴灿烈抓着兴兴抱着他的腰的手臂摩挲,侧头,表情一下子柔和了下来。

“不睡了,嗯?”

吴世勋要举报朴灿烈,他跟兴兴说话声音就很做作。

兴兴用头拱朴灿烈的肩膀,一如既往的不说话。

“再去睡一会儿吧,饭做好了叫你。”

朴灿烈回头,推开兴兴。兴兴不放手,扬起小脸,是要讨亲亲,朴灿烈也真就能狠心不理他,回头对吴世勋说:“你去哄兴兴睡,他昨晚做噩梦了,没睡好,我去做饭。”

吴世勋可乐意,笑咪咪地接过兴兴,看着朴灿烈走远,抱着兴兴脸蛋啵叽一亲,说别理你爸,古板又唠叨,哥哥疼你。

评论(1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