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独角兽孵蛋

“我刚看见灿烈跑出去。”

“嗯。”

张艺兴头也没抬,举了一下手,像是打招呼,又像是叫都暻秀不要靠近。

都暻秀把那当作打招呼,但也注意放轻了脚步,向坐在窗边的张艺兴走近,他正盯着蓝色丝绒软垫上一颗水晶蛋。

“抓住了?”

“嗯,可费了我不少力气。”

都暻秀望向窗外,不远处桃花开得正好,“春风?”

“嗯,希望他是个温柔的孩子。”

都暻秀站到桌边,低头凝视正在孕育神明的光滑巨卵。

“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朴灿烈只是个小火苗的时候呢,烧得可旺,冬天大家都抢着要照顾他的蛋,夏天就可讨人嫌,只你愿意把它放屋里,结果把房间蒸得跟桑拿房似的。”

张艺兴笑,也想起来了自己房间整个夏天都金光闪闪的时光,床柱上的雕刻都仿佛要融化,书页也因为酷热而干燥易碎,床单需每日换,因为总是被他的汗浸湿。

“他就是为这个生气呢,我刚一回来,他还好好的,找我要礼物,我说送你一个可爱的弟弟。结果看见我拿出这个的瞬间,他脸就皱起来,眼睛瞪得跟铃铛似的,门一摔就跑出去了。”

张艺兴把手放到水晶蛋上,薄薄的水晶里是他寻遍高山与峡谷,在春风最盛之处捉住的一缕风,他的手心能感觉到水晶蛋中气流的温柔盘桓。


评论(1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