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过分 二

cp灿兴


“换新车了?”

“不是,我姐的。”

张艺兴没多问,调了下座椅靠背,说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也就十几分钟就到了餐馆门口,朴灿烈想了一下没往里拐,想着再绕一圈,结果赶上了晚高峰,堵路上了。张艺兴中间转醒,揉揉眼睛问还远吗,朴灿烈说你睡吧,张艺兴嘟囔一句这么远啊又继续睡了,也不关心要去哪儿。

朴灿烈瞄一眼张艺兴,用口型说把你卖掉,然后自己把自己逗笑了,摇摇头,他哪里舍得卖。

白天他姐问他要不要养狗,说朋友家的小狗下了三只崽,问要不要抱一只来养。朴灿烈是想的,他肖想一只小狗很久了,但是他跟张艺兴不是有了实质性进展嘛。养小狗是长久的计划,养了就是不可分割不可抛弃的责任,是要跟他未来的伴侣商量才能下的慎重决定。朴灿烈为“未来的伴侣”这个表达暗暗兴奋,他跟他姐说这事儿要问过张艺兴才行。

朴姐姐翻个白眼,说你暗恋人家还给自己暗恋出戏份来了。朴灿烈懒得跟她多讲,就说请做好他比她先结婚的心理准备。

朴灿烈看过小狗崽的照片,黑的,看不清,几团黑,但是狗妈妈是个美人,孩子也不会差。朴灿烈看着晚高峰无数车尾巴和天边的夕阳,觉得漂亮,想跟张艺兴分享又舍不得叫他起来,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朴灿烈想小狗要叫什么名字好,要不就随了夕阳,叫个小粉,男孩子就叫小橙。好像差点什么,那他跟张艺兴都喜欢音乐,叫多芬吧,还是叫扎特,要不叫柴可夫斯基好了。

朴灿烈自己跟自己在脑海中聊天都能吵起来,自己跟自己吵,一点儿都不寂寞。

终于下了高速,张艺兴也醒了一会儿了,望着窗外发呆,朴灿烈跟他说话也不应,一副“我就是没睡醒”的理直气壮的样子,只给朴灿烈一个后脑勺看。

“你昨晚没睡好?”

“嗯。”

张艺兴隔了半天才回答朴灿烈的问题,还只是一个简单的气音,朴灿烈也不恼,再接再厉继续问。

“忙什么?”

“也没什么。”

朴灿烈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但是他这会儿心情好,就有这个耐心抠,而且他不会看眼色品语境也不是第一二回了。

“没忙什么是忙什么。”

“你不会感兴趣的。”

“什么东西我不会感兴趣,我爱好广泛。”

张艺兴终于转过头来看朴灿烈,想问什么又咽了下去,最后说待会儿吃点东西再跟你说。

“到底什么神神秘秘的,给我留作做饭后甜点吗?”

朴灿烈乐呵呵地停了车,想着要是张艺兴是个姑娘的话那他会猜自己要当爸爸了。仅仅只是想象张艺兴和他的孩子,朴灿烈就笑咧了嘴,看得张艺兴一愣,想朴灿烈今天心情不错嘛。

晚饭吃的牛肉火锅,张艺兴指着对面的酒店说他去那儿吃过,记得山海骨做得好,朴灿烈默默记下。

张艺兴看菜单价钱都不贵,自然就默认量少,最后肉和菜端上来,才发现是家实在餐厅。张艺兴话不多,闷头吃,朴灿烈忙着吃也忙着说,从世界杯聊到都暻秀新配了一副眼镜。

“……我看跟他上一副也没什么区别,我叫他去做个激光算了,他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就别剪头发啊,有本事也不要剪指甲。啊,肉熟了。”

朴灿烈给张艺兴夹了一大筷子。

“还可以吧,也是暻秀推荐的店。”

“好吃。”

张艺兴想起什么,抬头,对着飘过来的火锅烟雾挥挥手。

“之前暻秀是说他一个朋友在找房子是吗?”

“就钟仁啊,说他楼上搬来一个热衷于在室内穿高跟鞋的,整天咯噔咯噔的他都神经衰弱了,怎么跟楼上沟通都没用。怎么,你没看见钟仁在朋友圈吐槽啊。”

“我现在不怎么看朋友圈,有个高中同学去英国了,以前就发发岁月静好,看看异国风景还挺美,突然间搞起副业卖鞋了,被他刷屏看得烦。”

“那就把他屏蔽了。”

“我不忍心。”

什么啊,朴灿烈笑,觉得好玩,很想摸摸张艺兴,他已经放下筷子,但是离张艺兴隔了一张桌子,摸不着,他给张艺兴倒了杯水,又拿起筷子。

“说起来,我今天中午去看了我姐。”

“嗯嗯嗯,姐姐最近怎么样了。”

“就一直那样呗,不过应该还算是顺的,之前见她就只能一直听她骂她老板,中午她还破天荒夸了两句,所以应该是不错的。”

“哦。”

“她说她一个朋友的玩具贵宾下崽了。”

“下载?app?”

“生宝宝,玩具贵宾是狗的品种。”

“哦哦,挺好的。”

“我姐问我要不要抱一只来养,我一直很喜欢小动物来着。”

“对对,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你承包了我们宿舍园区的猫粮。”

“其实我一直更喜欢小狗。”

“那就养呗。”

朴灿烈突然扭捏了,铺垫了半天,终于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觉得不错是吗?”

张艺兴点头。

“你不是喜欢吗,这不是正好。不过我不清楚领养宠物那些的程序,是不是还挺麻烦的,还要打针什么的,之类的。”

“你觉得养小狗麻烦?”

“我也没养过,对小生灵,更多的是一种敬畏之心吧,敬畏自然,敬畏生命。”

朴灿烈琢磨张艺兴不知由来的“敬畏论”,想敬畏一个东西是什么意思,是好还是不好。朴灿烈想了一下自己敬畏什么,他敬畏边伯贤吃鸡游戏二十几杀,但这好像没什么联系。

“你家也大,工作也不算太忙,是可以养的。”张艺兴把土豆一口气都下了,感慨:“这家真不错,我下次要带世勋来。”

“世勋?”

“嗯。土豆要煮多久?”

“且煮一会儿,先吃酥肉。”

朴灿烈心中大叫不妙,夹肉的手都不稳,酥肉掉到锅里,张艺兴看着学,扔了一块进去。

确实可以这么吃的,朴灿烈却没由来地觉得慌张,说出口的话也磕磕绊绊的。

“这么吃也好吃,煮一下就行,本身就是熟的。”

张艺兴夹起肉蘸了麻酱,把肉丢嘴里,腮帮子一股一股,含着夸好吃。

“你跟世勋?”

“复合了,就昨晚,还是算今天早上。他叫我搬过去跟他住,我也是一时冲动,鬼迷心窍,给答应了,虽然现在我后悔了,但是答应了就是答应了。我晚点给钟仁去个电话,不过,我怕他嫌弃我那房子小,你们几个好像都喜欢住大的。”

朴灿烈觉得自己特冷静,巨冷静,简直要冷死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面了。

张艺兴也知道自己前不久拉着朴灿烈做了荒唐事,但也不能那么算,也不算太荒唐,是单身男男之间的,的,小火花?

“你没生气吧?”

张艺兴问完又觉得不对,他也不欠朴灿烈什么,俩人也不是交往关系,最最多,算是有过点暧昧,朴灿烈不能生他的气。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但是张艺兴还是忍不住补充,好像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能安慰到朴灿烈一样。等一下,他为什么要安慰朴灿烈。

朴灿烈啪地放下筷子。

“我为什么要生气。”

虽然朴灿烈的语气很凶,但是张艺兴松口气,想,对嘛,朴灿烈也是想得很通透很明白的。

“我有什么资格生气,你俩分手,复合,同居,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是我的好朋友,跟你说一下?”

张艺兴察觉到朴灿烈的怒火,所以还是生气了啊,张艺兴叹气,就知道,就是怕说了他生气吃不下饭,想着吃完饭再说,不要影响了食欲,你看朴灿烈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不打算再吃一口的样子。

“好朋友。”

张艺兴听见朴灿烈默念这个词,看着他火锅云雾背后的脸,不大懂这是几级的怒火,要如何平息。他觉得朴灿烈是可以生他的气,可以气很多,朴灿烈爱生气,但是不能生太久的气,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嗯,我们,好朋友。就像之前那样吧,之前不是很好。”

“哪个之前?”朴灿烈咬牙切齿,也努力不让自己的脸太过狰狞。他想问是多久之前,是张艺兴在他怀里醒来亲着他的下巴说早安的之前,还是再往前主动凑上来吻他的之前,还是中间那些少儿不宜的之前。

“算了。”

朴灿烈突然站起来,生硬又莫名其妙地丢下一句摆明是借口的话:“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便转身离开。

张艺兴看着朴灿烈的身影消失不见,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从来没有被朴灿烈丢下过,想这大概是他非常非常生气吧。张艺兴从锅里捞了一块玉米上来,无意识地咬了一口,被烫得一激灵,才觉得不对,起身追了出去。

跑到门口,张艺兴想着结账,又折回去。前台说已经结了,张艺兴感慨朴灿烈如此生气还能记得顺手结账,都有点感动,不过他还是给朴灿烈转了饭钱,想着这一顿还是他请的好。这么耽误了一阵,朴灿烈肯定开着他姐的小奔跑了,张艺兴想到这点,垂头丧气地往出走。

“哔!”

张艺兴吓一大跳,想着谁啊这么没素质,市区内禁止鸣笛啊不知道。他一抬头,看见了朴姐姐的车,和车里黑脸的朴灿烈,也有可能不是黑脸,就是光线暗。好吧,八成,九成九就是黑脸。

张艺兴上车,确认朴灿烈的黑脸虽然跟光线有关,但是主要还是情绪相关。

“你不是有事?”

“不耽误送你。”


“那个,火锅好吃。”

“嗯。”

“也不贵。”

“嗯。”

“那个,我还喜欢那个炸肉,就是牛肉切成薄片,裹面包糠炸,上面淋沙拉酱那个,好吃。”

“嗯。”

强行找话题失败,张艺兴想着生气的朴灿烈这么不好聊天啊。空气凝固了,世界沉默了,张艺兴想着要不放点舒缓情绪的歌儿,但是想想还是选择了一动不动装死。

“这里直行!啊,没关系,下个路口……”

张艺兴闭嘴了,朴灿烈在送他回家,而他在指去吴世勋那儿的路。

张艺兴脑袋一直往边上倒,最后倒在车门上。他恍惚着想,朴灿烈是真的喜欢他吗,所以才这么生气吗,真的喜欢他吗?这么这么喜欢的吗?

他以为朴灿烈之前是为了烘托气氛才说的那些话,他没太当真,也记不大清,只觉得朴灿烈原来是那种床上甜言蜜语的类型。所以现在,是他太坏了吗?




好像还没写完,但是我头开始疼了,熬夜伤身体。不保证有后续。

评论(1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