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干眼症

朴灿烈半夜惊醒,摸摸隔壁空枕头,脑子仍又重又沉,但是心里泛上了逐渐清醒的苦涩。
四点二十四。
朴灿烈放下手机,张艺兴现在在做梦吧,好想他。他发送了一颗心过去,既希望自己被回复,又希望自己没有打扰到他休息。
朴灿烈等了一会儿,在再次睡着之前等到了回复。
“还没睡吗?”
朴灿烈直接视频拨了过去。
“你在干嘛?”
张艺兴摆弄了一下手机,画面一直晃。
“我吗,在作曲啊。”
张艺兴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放手机,对着镜头抓了抓头发。
“你那边怎么黑黑的,在睡觉吗?”
“对,在睡觉,然后做噩梦了,醒了,想你了。”
张艺兴因为听到“想你了”就觉得开心了,脸上带了笑,语气放柔,缀着点哄人的甜。
“梦见什么了?”
“不记得了。”
其实沉默并不可怕,朴灿烈刚开始会害怕,会努力找话题,要让两个人有着时刻不断的连接,电流要持续接通,信息要不停往来,后来他不怕沉默了,他开始怕自己太吵。他总是有些害怕,他不该这样害怕的。
“我会打扰到你作曲吗?”
“说什么呢,着急睡吗,要不要听一下。”
张艺兴对着电脑点击了几下,音乐通过电波传到几千公里之外,朴灿烈看着画面里随着节拍摇摆的哥哥,眼睛有点湿润。
“怎么样?”
张艺兴关掉音乐,期待地看着手机屏幕里模糊的人影。
“我的干眼症都被你治好了。”
“嗯?”
朴灿烈看到张艺兴把耳朵凑近手机,他能看看哥哥黑糊糊的后脑勺填满屏幕,他没开灯,屏幕里的张艺兴是他唯一的光源,现在唯一的光源暗了下去。
“我好想你。”
朴灿烈说。




(对不起是我想灿兴合体想疯了)

评论(14)

热度(75)

  1. 吃饭睡觉想羊羊给你最糟糕的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