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脑洞后续

cp灿兴
三观不正,不敢打tag……


“灿烈,荒原狼我带走了啊。”
张艺兴翻开书,看见里面夹着一张书签,就把书塞回书架,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什么时候看朴灿烈看过这本书,他俩好像还聊过黑塞,朴灿烈说他不喜欢来着。
“你说什么?”
朴灿烈从洗手间探出头。
“没什么。”
“艺兴你自己收拾吧,我也有点懵,不知道哪些你要带走哪些不要。”
朴灿烈拿了个小箱子从洗手间走出来,里面装了张艺兴的电动牙刷、剃须刀、剃须膏、牙膏、洗面奶、爽肤水。朴灿烈摇着小箱子,瓶瓶罐罐也摇了起来。
张艺兴笑着拉朴灿烈进了洗手间,把剃须膏、牙膏、洗面奶都拿了出来,一边说这些我再买。
朴灿烈把洗面奶又扔了回去,说这个不好买。那是朴灿烈托同学从日本带回来的。
张艺兴也没坚持,单手把箱子夹在胳膊底下,另一只手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
朴灿烈把张艺兴扯回自己怀里,低头在他下唇咬了一下。
张艺兴手一松,箱子差点掉。
“疯了。”
张艺兴抱紧箱子,格在两人之间,嗔怪地瞪着朴灿烈,回头看一眼门外。张艺兴踩一脚朴灿烈以示警告。
张艺兴转身出洗手间,朴灿烈又抓了一把他的屁股,张艺兴回头朝朴灿烈鼓起腮帮子作气鼓鼓状,朴灿烈嘴上说着错了不敢了,心里想真可爱,像只兔子。


朴灿烈看见张艺兴把箱子放在客厅桌上,跟吴世勋背对着他俩人说着什么,吴世勋低头在张艺兴嘴上啄了一下,张艺兴笑着躲开,说待会儿我弟看见。这句朴灿烈听得清清楚楚。
朴灿烈走了过去,果然这两人就分开了,吴世勋挠着脑袋,假装对沙发上的抱枕感兴趣拿起一个来看,张艺兴知道似的看着走近的朴灿烈笑。朴灿烈心想现在年轻人怎么了,怎么三句话就亲上了。
“改明儿一起吃饭吧,你和世勋,还没一起吃过饭,也叫上小爱,我们四个一起吃个饭。”
“我跟小爱分手了。”
“啊?那上次我看见的……”
“那是小丽。”
“哦哦,那就小丽。”
“也没……”朴灿烈想说远没到能介绍给你的程度,但是抬头看见张艺兴那么满眼期待滴看着自己,想起这顿饭的重点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吴世勋。“行,时间地点你定。”
“那择日不如撞日,就待会儿吧。”
“我打个电话问下小丽有空没。”
朴灿烈走去阳台给小丽打了电话,随便扯了几句,问她待会儿要干嘛,晚饭吃什么,反正一句没提要一起吃饭的事儿。
“她答应了。”
朴灿烈走回客厅,朝张艺兴点点头。


三个人一起到了餐馆,朴灿烈说给小丽打个电话,又站在餐馆外随便跟小丽扯了两句,回来说小丽临时有事来不了。
“那下次你定时间地点好了。”
张艺兴也没多怀疑。
中间张艺兴去洗手间,吴世勋放下刀叉,问朴灿烈张艺兴的前任。
“这个你还是直接问他吧。”
“前女友他都说了,就是有个前男友,他说他交往过一个弟弟,但是再多就一个字都不透露了。我也只好奇这个,但他不说,我也不好一直问。”
“都是前男友了你还在意什么。”
朴灿烈切着牛排心想你小样。
“唉,我也不知道,本来没什么,就是他越不肯说我越在意,他偏……”
吴世勋一抬头,看见张艺兴从洗手间方向走来了,赶紧换上笑脸。
“看你俩聊得挺欢,说什么呢。”
“你前男友。”
朴灿烈先开了口,看吴世勋有些惊慌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紧张地看向张艺兴。
张艺兴眯着眼睛笑,视线在两人之间巡回,最后落到朴灿烈身上,说灿烈你没瞎说什么吧。
“句句属实。”
“其实我俩还什么都没说你就回来了。”
吴世勋抓着张艺兴的手,为自己的打探感到抱歉。张艺兴拍拍他的手背。


晚上张艺兴和朴灿烈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没一会儿就变成朴灿烈压着张艺兴在沙发上亲了,两人都才洗完澡,又湿又潮地粘在一起,亲吻的啧啧声盖过电视正播的谍战片里的窃窃私语。
朴灿烈才想起来两人其实蛮久没做过的了。
朴灿烈要把张艺兴抱去卧室,张艺兴扒着沙发说不了不了。
“那就在这儿也行。”
张艺兴推开朴灿烈,乐得不行。
“不是,我有男朋友了。”
朴灿烈拿了润滑剂回来,张艺兴被扒了裤子,光溜溜地在沙发上扭动像条灵活的小白蛇。
“唉你怎么不听话呢。”
朴灿烈在张艺兴身上耸动,舒服得他脑子都化了,然后问了个白痴问题。
“你跟吴世勋做过了?”
张艺兴用“你在说什么废话”的表情看着朴灿烈。
朴灿烈使劲儿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气得张艺兴直骂人,说你别给我留下什么印子。
朴灿烈忍住使坏的心思,要咬的时候就细细地舔,舔得张艺兴跟只小猫似的哼哼。
他里面又软又热,朴灿烈也想不起来自己前段时间都在干嘛,反正没在干他。
“别射在里面不好弄……你真是!”
朴灿烈还用力往里面顶了顶。
“那你别漏我沙发上。”
“你他妈……”
朴灿烈把张艺兴翻过来,蹭了蹭又插了进去,他今天状态很好。
谍战片进入高潮,男主跟反派在飞机上打架,现实中假兄弟也在沙发上打假架。


“我会想你的。”
“嗯。”
张艺兴累得不行,环着朴灿烈的脖子说抱我去洗澡,朴灿烈说待会儿,张艺兴说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洗,难受死了。
朴灿烈比划了两下,最后捞起张艺兴的腿弯给他公主抱了起来。
朴灿烈感觉到什么东西滴到脚背上,皱了眉头,想起是什么又忍不住坏笑,说你夹紧点儿,弄一地。
“都是你,还不都是你……”
张艺兴把脸扎到朴灿烈怀里害羞了。


尽管每次张艺兴都拒绝,但是在他搬走前的最后几天,只要有独处的机会,朴灿烈都没放过张艺兴,类似的激情只出现在他俩刚好的时候。一开始是新鲜,现在是知道以后不会再有了。
“你要不别走了。”
“说什么屁话呢。”
“吴世勋有什么好。”
“他哪里都好。”
“那你这么对他。”
张艺兴看着朴灿烈,突然推开他,从桌子上下来,忍住腿软弯腰捡起了裤子。
“我……”
朴灿烈想说什么补救,张艺兴回头狠狠瞪住他。
“我也很好,那你这么对我。”



评论(14)

热度(56)

  1. 谁都不容易给你最糟糕的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