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老梗

cp灿兴

脑洞分享:

一开始张艺兴对朴灿烈的印象其实不坏,因为他可爱,被爸爸牵着,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像是一颗柔软的汤圆,会主动伸出手来,说哥哥你好,我叫做灿烈。在张艺兴刻意的沉默之后,还能主动提起话题,问他喜欢海贼王吗,问他喜欢看什么,眨着圆圆的眼睛,哥哥哥哥地叫着。
张艺兴没有刻意地叛逆,他以为自己能接受的,但是身体说了不。
妈妈叫他跟朴灿烈一起上下学,上学能一起,放学他就踩着脚踏车直接回家了,妈妈沉着脸问他弟弟呢,他说忘了。是真的忘了,半路想起来也没有意义了。
朴灿烈倒是一直锲而不舍地要向他靠近,张艺兴就不冷不热地应付着,不是讨厌他这个人,是讨厌他的身份。
最开始的接纳是商店街撞见了正在巷子里抽烟的灿烈,那时候他俩也算是正式“同居”两年了,朴灿烈从汤圆抽条成了校草级别的帅哥了。朴灿烈也就愣了一秒,伸手把烟递了过去,说过来。张艺兴还就真的走近,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只烟,然后朴灿烈教他抽烟。
他俩是从这一刻开始做朋友的。
张艺兴说装了两年乖宝宝辛苦了,朴灿烈也不叫他哥哥了,说不辛苦,我真心的,我以为你喜欢我乖乖的。
朴灿烈教张艺兴抽烟喝酒泡妹,张艺兴说我以为,朴灿烈说你以为什么,张艺兴摇摇头。朴灿烈像是知道张艺兴在想什么似的,说你别想差了,我不是什么受伤的心灵在叛逆中寻找爱,我就是这种人。
张艺兴这个傻白甜就开始怜爱朴灿烈,朴灿烈也发觉了,利用了,兴才是那个渴求爱的人,于是灿只付出了一点点,就得到了很多。
灿吻了兴,一开始只是碰了下嘴唇,问他怎么样,兴愣愣地说不知道,灿于是来个真正意义上的吻,兴说感觉怪怪的,擦擦嘴唇重复怪怪的。
再后来一次,灿说他女朋友要跟他开房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兴沉默一会儿说注意做好保护措施,不要搞出人命。灿说哥很有经验嘛。灿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他哥了,于是兴抬头看着灿,灿也看着他。然后俩人就做爱了。
兴说我们这算什么啊,灿掐一把兴的腰,说乱伦,刺激不刺激。
然后就一直不清不楚,灿也没跟女友断,兴也找了一个女友。
后来兴先去外地上了大学,灿次年考上同校,俩人一起在出租屋住着,身边朋友都以为俩人是亲兄弟,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而已。
俩人偶尔做爱,也都分别有对象。
表面的风平浪静维持到兴交了人生中第一个男朋友勋,并提出了他想要搬出去,不跟灿一起住了,还说了这样俩个人都方便的话。

太晚了我要睡啦!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