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坏家伙 一

cp灿兴
哨向





训练的第一年是恋爱禁止的。

虽然要求规定毕业时学员非特殊情况都要结合,但是过早的恋情也会引发过多的狗血,就有了如上的规定,在任何章程手册上都找不到规定,却在入学的第一天就被强调了。

长官在晚上巡房的时候用手指关节叩着铁门,说rookie第一年看好鸟,好话不说第二遍。说话的人眼神单薄得很让人讨厌,但是新生面上要做出十分恭敬,朴灿烈立正敬礼目送长官离开。

二年级生全程躺在床上,也没问好,看着朴灿烈那个样子,拿枕头边的魔方砸朴灿烈后脑勺,朴灿烈一侧头接住了,毕恭毕敬地给学长双手递回去。大概是略超过礼貌的礼仪讨好了二年级生,他低头看着魔方笑了。

“刚那就是个管内勤的,不用对他那样,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被分配到内勤吗?”

二年级生拍拍床铺,示意朴灿烈坐,朴灿烈摆摆手拒绝,但为了配合学长的视线蹲在了床边,并表示他对塔里的规矩一无所知。

“成绩最差的哨兵才会被分到内勤,即使突然进入狂暴状态,也只消一个rookie就可以压制或者安抚的那种。”二年级生在说到rookie这个词时故意学了刚那个长官的冷酷表情,制造了很是滑稽的画面,朴灿烈没憋住笑,捂着嘴转眼睛。“朴灿烈是吧,听说你是今年入学拿了第一的向导,拿出点第一的骄傲来吧。第一总是很抢手的,听他放屁,叽歪第一年不能干嘛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早确定早好,要不等塔最后给你强行配对啊。学长的建议,不一定要盯着名次看,精神领域契合最重要,毕竟到时是要上战场并肩作战的。第一名没想干后勤吧?”



什么都不懂的朴灿烈还是盯着名次看了。

在训练营的外墙电子荧幕上,就是三个年级的六个榜,哨兵向导分开。因为是新入学,一年级生至今只经历了入学测试,拿了第一的朴灿烈现在就在向导榜单上高悬,第一的名字被放大到了最大字体,用一种浮夸的动态和色彩在榜首飘扬。他快速瞄过去,祈祷自己没有脸红,大步向宿舍走去。

“多芬!”

朴灿烈的精神体突然跑了出来,毫无征兆,他看着幼年白虎一往无前地往前冲,瞬间有点慌。前方走了几个学员,他因为看不住自己的精神体觉得有些丢人,而且他的名字正在他脑袋顶上像是旗子一样飘着呢。

幼年白虎听不到主人的召唤似的,做了最令主人害怕的事,他扒住了一个陌生学员的裤腿,朴灿烈也顾不上丢人了,赶紧道着歉跑上前。

“对不起对不起。”

被扒住的学员回头,中断了和朋友的对话,看着靴子旁乖巧仰着毛茸茸脑袋的小白虎,笑弯了眉眼,蹲下来,像是逗弄一只公园里的小狗一样,用手掌揉揉白虎的头,让墨色的王字骚动手心。

“你的猫猫吗?”

朴灿烈在多芬前站稳,要把多芬抱起来也不是,要承认也不是。是他的精神体不错,虽然是幼年体,但是也是正经白虎来着,猫猫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它突然跑出来了。来,多芬,乖。”

朴灿烈也蹲下,朝多芬伸出双手,就差跪下求它了。

多芬完全通敌叛变了,拿脑袋拱着别人的手,倒真是像只乖顺的猫咪。

朴灿烈一时无法,无奈地垂下双手,这才抬眼正经看让自家精神体、他一个向导的精神体神魂颠倒的正主。那是一个看上去很温和的青年,皮肤白皙,这会儿垂着眼睛看多芬,注意到朴灿烈的视线,抬头朝他一笑,嘴边抿出一深一浅两个酒窝。

“张艺兴?”朴灿烈念出张艺兴胸前写的名字,虽然从张艺兴身上感觉不出什么,但是他身边的那个青年浑身散发着一种老油条的气质,上衣外套只扣了最末两颗,一边的衣角塞进了下装,另一边耷拉在外面,还没有哪个新生敢这么穿衣服。朴灿烈于是补了个“学长”。

“新生吧,你千万别自作多情,艺兴天生招喜欢而已。倒是你,向导,怎么比哨兵还没自制力。”

“伯贤。”

张艺兴抬头看站在他旁边的青年,唤他的名字,只是这么喊一声,边伯贤就柔了视线,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看向朴灿烈,又冷了脸。

“管好你的猫咪。”

朴灿烈倒也没觉得很难堪,有些严厉地召多芬回到他的精神世界。

边伯贤注意到朴灿烈胸前的姓名,又抬头确认排行榜,似是觉得难以置信,来回看了两次。

“新一届的第一名就这样,我们要完啊。”他夸张地对张艺兴抱怨。

“唉别闹了。”

张艺兴站直起来,朝朴灿烈笑。

“我们是有缘分的,你的白虎喜欢我,是白虎吧,说猫猫是因为觉得可爱,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确实招精神体喜欢,所以你不用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会找到比我更契合的哨兵的。”

朴灿烈这才反应过来,多芬的不听话代表着什么,因为无论是毕业还是结合对他来说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他后知后觉地在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精神领域契合,毕竟多芬喜欢他嘛,那就是他喜欢他啊。

“喂喂,收收。”

边伯贤皱起眉,感觉到了对面明明是向导却有着哨兵压迫感的新生突然在释放自己的精神力,边伯贤用他的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是想要试探张艺兴的精神领域。

张艺兴倒还是笑笑的表情,但是与前面的温和态度不同,他没再跟朴灿烈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朴灿烈意识到自己的逾矩,人家有没有陷入狂暴状态,自己凭什么不请自来地要进入人家的精神领域,像个变态。他的精神力甚至都还没碰到人家的边。

朴灿烈在心中默念“张艺兴”,想骂缩在精神森林的多芬,又想夸他。朴灿烈碰运气似的在走到高年级榜单下,在排行榜中找刚遇见的两个学长的名字。

先找到了边伯贤,三年级哨兵第二名,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昨晚学长跟他讲的“骄傲”,他觉得边伯贤就很骄傲。

他又找了一遍,甚至去二年级榜单上确认了一下,没看到张艺兴,他觉得不应该,在心里反复嘀咕这个名字,然后突然发现张艺兴的名字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作最大字体飘在榜首。他刚都没敢想,那样温和的人,是三年级哨兵第一名。



朴灿烈回了宿舍想跟二年级的学长取经,却发现宿舍换了人,他的下铺坐了一个圆脑袋,见他回宿舍站了起来,抻了抻上衣,很精神的张大眼睛,看似可爱,开口又是意外低沉的嗓音。

“你好,我是你的新舍友,都暻秀。”

“啊,你好,我是朴灿烈。”

两人握手,朴灿烈看着突然换人的宿舍,有点懵,昨天还摆着十好几个魔方的桌子现在空空荡荡,倒是地上多了几个箱子。

“那个,原来住这里的学长现在……”

“他跟他的预结合对象搬到一间了。”

“这样。”

“是的,你也有?”

“啊不不不,我是今年刚入学的。”

“那就好,还有一年。”圆脑袋叹口气,复抬起头,“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可以去找对象,我是说,我换了好几个舍友了,希望可以稳定一点而已。”

两个人对视一会儿。

“你是二年级?”

“嗯,不过你叫我暻秀就好。”

“还是学长吧。”

“我看你资料了,咱俩同岁。”

“诶哪里可以看到资料。”

“也不是随便看到,换宿舍的时候发送了申请,你也可以看到我的。不对,上午你才签的同意书啊,没有吗?有的吧。”

朴灿烈拿出手机,早上训练后一边吃早饭他一边快速点了一遍邮件,也没细看,还有这么一茬,当然也不能这么当着人家的面翻手机就是了,于是他又把手机揣回口袋。

问关于张艺兴的事的心思就这么搁下了。



虽然拥有多芬的时间还不长,进入塔的时间也不长,一周的课程后朴灿烈发现了,至今能让多芬不听他话的,还就真只有张艺兴一人。

这一直想问的,又想了一周,才在跟都暻秀一起从澡堂走回宿舍聊天的路上想起来,那时候他们聊到都暻秀有没有开始找结合对象。

“这个也不好强求,我也不是没试过,之前有过一次糟糕的约会,本来都还行,最后那个哨兵提出让精神体互相打个招呼,胡椒就一直睡着,叫也叫不醒。我跟那姑娘眼瞪眼等着,忒尴尬,我虽然后来道了歉,但人家再不回我消息了。”

“所以说,精神体的喜好是很重要的?”

“要不呢,老师没给你们讲吗,精神体,其实还是我们,不喜欢是没办法的,它们反而比我们更加坦诚直率。”

“上次多芬跑出来过,我觉得它很喜欢他。”

“那你还等什么,去追人家啊。你不会是觉得一定要哨兵主动吧,也不总是向导是香饽饽,比例是有点失衡,但是契合还是最最重要的了。”

“我去,追他?追求他?”

“虽说是身体结合就行,但是现在都流行有感情基础,但你要事后再培养也行。名字是什么,能让你的白虎看上的,估计也是榜上的人。”

“张艺兴。”

“啊,如果是张艺兴的话,那就不作数。”

“噫?为什么?”

朴灿烈本来满心欢喜,现下满心疑惑。夜晚的训练营很安静,他和都暻秀都不喜欢人多,赶着月亮高挂才出门,现在伴着蝉声和水汽漫步回宿舍,毛巾搭在只穿了白背心的肩上,有小飞虫偶尔路过。

“我第一次见他也是,胡椒撅着屁股就往他跟前跑,那时候是新生入学式,他作老生学员代表发言,底下跑出了十好几只精神体,我还记得有一只孔雀跑上了讲台开屏,好不热闹。”

“哇。”

“真的,不光是向导,哨兵的精神体也爱他。也不奇怪,他的精神体是独角兽,那次也是我唯一一次见到他的精神体,银白色的独角兽,一出来所有的精神体都乖了,服服帖帖地趴下,大家都说他有做黑暗哨兵的潜质。”

“黑暗哨兵?”

“嗯,但我不觉得他是什么黑暗哨兵,是天使哨兵还差不多,或者就应该给他创造一个独角兽哨兵出来,独角兽本身就是传奇生物了。”

“独角兽?会治愈的吗?”

“我哪里知道。”

“那这样的话,怪不得边伯贤叫我不要自作多情了。”

“确实是的。”都暻秀突然停下脚步。“要不你试试吧。”

“嗯?”

朴灿烈回头,桶里洗发水沐浴露瓶瓶罐罐撞到一起,接替了突然停止的脚步与说话声。

“没人搞得定的独角兽,又不是真的黑暗哨兵,总是需要向导的,你去试试也无妨。”

“为什么?”

“你年轻啊,才一年级,即使犯错了,你还有两年,可以再找一个新的哨兵。”




待续。

评论(35)

热度(193)

  1. 谁都不容易给你最糟糕的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