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生日快乐

cp灿兴 短篇

要幸福


长假最后一天,7号,单数日子,该是张艺兴做饭,但是他说中午麻婆豆腐炒坏了心情不好,不做饭了,出去吃。朴灿烈和张艺兴出门,堵在了植物园门口,一分钟五米折算起来是时速多少?

电台迎合国庆主题放了一首红歌,朴灿烈正想换,就听见旁边哼了起来,一抬眼,张艺兴贴在车窗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索道顺着山势上行,手指头跟着音乐节奏在膝头打节拍。

“我们去玩这个吧。”张艺兴突然回头,手指头戳在车窗玻璃上,“你还记得咱俩上次在岳麓山坐的那个缆车吗,就一根杆子拦着,你怕得要死还不承认,我就在旁边给你做了十分钟的心理建设,最后工作人员都……”

“你没看植物园门口人那么多,而且现在几点了,等我们排到就下班了。”朴灿烈毫不留情地泼冷水。

张艺兴眨眨眼睛,没说话,扭头继续看着窗外。

红歌结束了,电台女主播用职业的甜美声线播报着市内哪些路段拥堵,建议绕行。

朴灿烈有些后悔刚那样打断张艺兴,不过是回忆起自己的丢人的样子下意识想要逃避,他余光瞄张艺兴,此刻拿着手机,玩上游戏了。

下了车张艺兴才想起来问在哪儿,朴灿烈报了个名,张艺兴表示不知道,朴灿烈说了个具体位置,张艺兴才张着嘴巴,“啊?这么远。”

今天是张艺兴生日,他没说,他觉得也就这样,老夫老妻了,从他大三交往到马上就要27岁生日,六年,七年?

“有什么特别的吗?”

“看看吧。”

张艺兴看一眼朴灿烈,插着兜站走在他前面,想可能他是记得的。

想到这里,张艺兴又高兴起来,两大步追上去,跟他平行走,甚至想要牵他的手。

张艺兴拽一下朴灿烈的袖子,朴灿烈没反应,他便顺着朴灿烈的手腕要钻到他的口袋里去够他的手。

“干嘛。”

在张艺兴得逞之前,朴灿烈肩膀带着身子一侧,避开了,警惕地看着张艺兴。

看那样,张艺兴就知道朴灿烈绝对是忘记了,估计是都暻秀给他推荐了什么餐厅,他突然想起来就开过来了,又忘了叫什么名,俩人在商场里瞎溜达。老夫老妻现在手都不用牵了。

张艺兴一想又觉得不对,都暻秀看不上商场里开的餐厅的……张艺兴摇摇脑袋,觉得还是不要报期待的好。

“你昨晚是不是起来上厕所了?”

“早上吧。”朴灿烈回忆了一下,那时候天开始亮了,五点多。

“把我弄醒了。”

“那我下次轻点。”朴灿烈心想憋死我算了。

“还有你最近睡觉喜欢把胳膊肘顶起来。”

“……”

“以前也没有啊。”

“老了。”

“胡说八道。”张艺兴笑。

路过雷朋,张艺兴又想到点什么问起来:“你眼睛上次复查是什么时候,是说一年查一次吧。”说的是朴灿烈前几年去做了激光治近视。

朴灿烈挠挠额头,回忆了一下:“我记得是夏天。”

“那就是去年夏天,现在都秋天了,这事儿你记着啊。”

朴灿烈点点头,突然想起他还戴眼镜的时候,度数不算深,摘摘戴戴,走到哪儿放到哪儿,一半的时间都在找眼镜。那会儿他俩毕业不久,刚同居,如胶似漆,重回热恋,张艺兴会跟着帮他找,要是先找到了,就会跑过来,抱着他,笑眯了眼睛,抬头望着他,说我找到了。

朴灿烈问他,在哪儿呢。

他得意地晃脑袋,说你猜啊。

“那我只好搜身了。”

张艺兴咯咯直乐,说不在我身上,觉得痒也不躲,只是抱着朴灿烈一直笑,笑得累了才说:“你亲我一下,我告诉你。”

而现在呢,甜蜜不仅随着科技进步激光拯救近视眼更随着时间淡去,柴米油盐变成生活的主旋律,张艺兴正絮絮叨叨说着中午的麻婆豆腐,说一定是豆瓣酱不对,说要郫县豆瓣酱才行,朴灿烈去超市随便买的那种不对。

“明明是你豆腐散了,怎么能怪酱。”

张艺兴看朴灿烈,两人对视两秒,就在张艺兴准备承认错误的瞬间,朴灿烈先认输了,移开目光,耸耸肩膀,说:“好吧是酱的错。”

张艺兴正想着朴灿烈今天咋了,这么好说话,又听见他补充:“我的错。”

张艺兴想,或许他是突然记起来了,记起他的生日了,想着靠说两句软话讨好他。

就这两句哪里够,但是仅仅是他还记得,张艺兴就又高兴了,走路都要带颠。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错了,然后呢?”

“你别太过分啊张艺兴,我这是学习着尊老爱幼里的尊老呢。”

“就你年轻。”

“你呢,就要学习爱幼,对我好点。”

张艺兴想他大概还是忘了的,但是好像也没觉得生气,不过开始暗暗下决心,1127一定要给朴灿烈好好过生日,要他泣涕涟涟地抱着他艺兴哥的腰说哥你对我太好了,我下半辈子给你做牛做马,这个程度。

“就这儿了。”

朴灿烈站定在一家餐厅前。

就是一家很普通的家常菜,还是连锁的那种,不是什么他俩第一次约会之类的标志性地点,唯一相关的记忆就是大学的时候吃过几次,因为性价比高,适合聚餐。

张艺兴最后一丝希望落空,要说没报点期待那是骗人的,就那么一点儿,一点点,所以,算是还好,不至于要找他秋后算账。大概在零点过后,跟他说声,叫他愧疚一下。秋天的帐秋天就算。

落座,张艺兴懒得看菜单,这餐厅点不出什么花样,便拿出手机玩游戏。

朴灿烈跟服务员点了几个菜,演了一天,按捺不住了。

“你没点什么特别感觉吗?对这家餐厅。”

张艺兴一愣,第一反应是朴灿烈是记得的吧,他的生日,第二反应才是重新打量这家餐厅。

他颇为郑重地放下手机,扭头东南西北地看,最后干脆站了起来。

“哎不是说这家,是说,这家。”朴灿烈举起菜单,指着上面的餐厅的名字,重点强调。

张艺兴还是有些茫然,坐了下来,等朴灿烈解释。

“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吗?”

张艺兴点点头,他记得很清楚,“记得啊,就是我们院迎新晚会,我是主持人,你的乐队我还记得是第一个节目,我去跟你确认过主持词。”

“哈?”

“怎么了吗?”

朴灿烈俨然不记得这一段,果断反驳:“不是,是在这家餐厅,原本大学路那家倒闭了,幸好是个连锁,我在这儿又找到一家。你不记得了?那时候你是吉他社的社长,我是钢琴社的社员,我们俩个社团聚餐。”

“我记得啊,那是我大三下的时候吧,你们社长说想要吉他和钢琴两个社团合并,明年好评十佳。”张艺兴整理,“迎新晚会,是我大三上的时候啊。”

朴灿烈放下适才举高高的菜单,闭上眼睛,只想回到过去,去第一次约会的或者确定关系的地点不就得了,搞这么一出丢自己的脸。

张艺兴看着朴灿烈吃屎一样的表情,嘿嘿嘿地笑出了声。

“知道啦,你记得的,我生日,谢谢啦。”

“不客气,不过我暂时不想说话。”

“你当时都没抬头,就看了一眼我递给你的卡片嗯了一声。”

朴灿烈立马睁眼,说:“那不能算,我没看你都,不算。”

张艺兴心情好,觉得朴灿烈好歹花心思了,便乐得顺着他来,说:“好吧,这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餐厅。”

朴灿烈点点头,却依然觉得挫败,知道自己是被顺毛摸了。

“那有礼物吗?”

“哪里有主动要的!”

“好吧,没有就没有呗。”有一就要二,张艺兴皱皱鼻子,告诉自己不要贪心,朴灿烈记得就不错了,就算要送,送的礼物八成也不和心意。他俩审美不统一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朴灿烈真送他点什么要是不喜欢装喜欢也很辛苦。

“我说没有了吗?”

“那就是有?”张艺兴眼睛亮起来。

朴灿烈却开始变得忸怩。

“也不是说有,就是,反正,就是,你不可以拒绝!”他的眼神一秒变得凶狠,但是很快又软化了,带着点惹人怜爱的纠结劲儿,“也不是不可以拒绝,是说,最好不要拒绝。”

朴灿烈突然干洗脸,张艺兴趴桌子上去够他胡噜来胡噜去的手,忍不住催:“什么呀你快说,吊我胃口。”

朴灿烈盯着张艺兴拽着他手腕的手,目光顺着他的手臂往上走,盯着张艺兴的眼睛,就一秒,就仿佛承受不住了,低头盯着桌面,说:“拒绝是可以的,我理解。”

朴灿烈微微侧着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桌上,往张艺兴面前推了推,又推了推,目光在盒子和张艺兴的脸之间跳跃,双手交叉摆在桌子上,不纠缠在一起大概会暴露他紧张到手抖的事实,毕竟他已经开局不利了。谁能想到什么迎新晚会什么的,他大学参加的各种表演不要太多。

其实他一点都不理解,嘴上说着拒绝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心里一点都不,想着张艺兴要是拒绝了他大概会当场心碎,直接停止呼吸。

朴灿烈,男,距离26岁生日一个月零二十一天,英年早逝,死于万箭穿心。

“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吗?”

“你想的什么?”

张艺兴打开盒子,看着里面躺着的两枚戒指。他感觉自己比自己想象中的淡定,大概是因为朴灿烈看起来实在是太紧张了。

“求婚?”

“先算订婚,两边父母都要知会一声,我们再具体定日子,什么的。”

“你刚说拒绝也可以,是真的吗?”

“必须答应!”朴灿烈喊完声音又马上弱下来,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指,点了一下盒子,提议:“要不你先戴戴试试看,看大小合适吗?”

张艺兴捡了一只戒指戴上。

朴灿烈立马发出夸张的的惊叹:“哇,真是太好看太合适了!”他看张艺兴盯着自己的手指没什么反应,忐忑起来,小心脏扑通乱跳,他捂着心口问:“你能一直戴着吗?”

张艺兴笑了,眯起眼睛来,他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完。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