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嘟兴】青鸟不到我的国 二

cp嘟兴

蓝色大海的传说 前传

蓝 1  2  3  4

青 1




“人鱼吃什么?”

都暻秀突然想起来自己晾那条人鱼一天了,并非他的本意,但也确实是没想起来。

“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都暻秀面无表情地看着跳海草舞的边伯贤五秒,然后笑了出来,笑没了眼睛,他摇头。

“什么啊。”都暻秀隔着桌子伸手捶一下边伯贤,“人鱼是喜欢甜的还是咸的?”

他的指头在篮子里几颗小粽子尖上点点,很肯定没有任何书籍记载过人鱼是更喜欢甜的还是更喜欢咸的。

“那最后一个蛋黄的留给我就行。”

边伯贤眼瞅着都暻秀每样挑走了一个,嘴角耷拉下来,开始胡言乱语。

“人鱼肯定喜欢甜的,你看它们住在海里,海水多咸啊,它们肯定喜欢甜的啊,物以稀为贵嘛……”

都暻秀点点头,真的觉得有几分道理,多拿了一个红豆的。

“哇我胡说八道的,人鱼吃的都是海里有的东西吧,海草靠谱多了我认真的。”

“总要学着吃这些的。”

都暻秀撩起灰袍子下摆,转身离开。

边伯贤在原地反应了一会儿那句话什么意思,反应过来时都暻秀已经走远,边伯贤搓搓手臂,想人家是见一想三,他倒好,见一想一百,这是都想到跟人鱼的和谐美好未来了是吗,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啊。

被挚友抛弃了的边伯贤委屈巴巴从篮子里捡出一只红枣的,一层层剥开粽叶,恶狠狠地咬上粽子雪白的糯米尖儿,嚼吧嚼吧的样子像只愤怒的小松鼠。

 

 

看到边伯贤的木屋还是一片狼藉,都暻秀一点都不意外,反而有一种,啊,果然如我所料的小成就感,他手中拿着半路砸到他头上的凤凰花,红得发橘,比他的手掌还要大的花。

被砸那一秒的神经紧张,毕竟被攻击了嘛,然后看到地上还在摇晃的凤凰花,抬头看花朵繁盛的枝桠,在蓝粉交界的天空中,都暻秀的心情就是很好啊。他想晚上怎么办,就把人鱼一只鱼扔在黑黝黝的山里吗,他会不会害怕,他要是害怕怎么办,他不会害怕吧,怎么也是人鱼啊,他待会儿会说什么,虽然怎么想都应该是发脾气吧,骂他,问候他的祖上之类的。

都暻秀收收脸上的傻笑,站定在结界前,左右看看,在废墟里寻找人鱼。

都暻秀踏入结界,在一块木板下找到了蜷成一团的人鱼,在阴影中一耸一耸肩膀。

“兴兴?”

都暻秀侧身躲过人鱼锋利鱼尾的攻击。

“放我出去。”

“房子修好了就……”

都暻秀话还没说完,看到阴影中转出的人脸上挂着眼泪,就那么一滴,顺着下巴滑落,正好落在因为呼吸剧烈起伏的洁白胸膛上。

“为什么哭了?”都暻秀皱眉,“饿了?”

美人鱼听得哭笑不得,自己看上去像是那种一天不吃饭就要哭的人吗。

“那!”

都暻秀的注意力从那滴眼泪转到人鱼白白的手心上,上面放着一片圆圆的亮片,映着将尽的晚霞反射出朱色的莹光,都暻秀看一眼人鱼的脸,伸手要去拿,人鱼又把手指一合。

“我要死了,我要回到海里去,我都掉鳞片了,我要死了。”

都暻秀站直起来,收回自己多余的关心,他才不信人鱼的鬼话。

“不是还有很多片,几千片有的吧,掉一掉是自然的新陈代谢。”

“新陈代谢?”

“多看点书吧。”

光漂亮也不行啊,都暻秀摇摇头,从怀里拿出小粽子。

“吃点东西吧,吃东西心情会变好,这个你也不知道吧。”

“我知道。”被鄙视了文化水平的人鱼很不爽,攥着自己的鳞片嫌弃小粽子,想问这是什么,但是又怕对方再说出什么多读点书之类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没有下毒?”

都暻秀也没生气,盘腿在人鱼身边坐下,捡起一只捆绑黄绳子的小粽子,解开绳子,拨开碧绿的粽叶,把晶透的碱粽对着夕阳的余晖,心中感慨要是有糖水就更完美了。

就这样,都暻秀一个接一个地在人鱼面前吃完了所有的粽子,吃到最后甚至有点撑。

“哇,我要把自己毒死了。”

都暻秀满足过头地拍着肚皮。人鱼哼哼着好像又要被气哭了。都暻秀这回不心疼了,只是觉得很想笑,一笑又打嗝,感觉撑得快吐了。

人鱼抓一块碎木板扔都暻秀头上,都暻秀躲开,一偏头正好看见他带来的凤凰花,静静地躺在粽叶旁边。

“那是什么?”

“凤凰花,漂亮吗?”

都暻秀拿起凤凰花,捻着橘红色的娇柔花瓣,像是抓住了一点将逝的斜阳。

“没我漂亮。”

都暻秀举起花,歪头看看花后的美人面,看看手中的花,最后点点头。

“是,没你漂亮。”

都暻秀靠近一点,用花瓣点在刚刚人鱼泪珠消失的位置,就是人鱼的前胸,本来是一个有些暗示意味的动作,但是因为人鱼姿态天真、都暻秀也没有杂念,就变成了一个单纯求教的画面。

“没有变成珍珠,你的眼泪。”

“你要珍珠吗,我有很多,你放我走,我都给你。”

人鱼抓错了点,眨巴着眼睛望着都暻秀,期待着用自己一山洞的珍宝换自由。可惜法师是被从小教育着金银珠宝身外之物的职业。都暻秀喜欢漂亮的东西,珍珠漂亮,但是人鱼更更漂亮,而且他俩是要接吻的关系,这是多少颗珍珠都换不来的。

“我不要珍珠。”

“那你要我哭吗?”

都暻秀点点头,“你哭起来很漂亮。”话音刚落都暻秀本人就后悔了,但是他也不信人鱼就这么说哭就哭,于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人鱼的反应。

这话听起来可真气人啊,不过人鱼也学聪明了,他捡起来落在地上的凤凰花,想着可以带回去放在他的宝贝洞里。

“我哭了你就放我走?”

“不了,修房子,修完我就放你走。”

“我这样怎么修啊,很不方便。”人鱼很不开心地平地摆着流光溢彩的大尾巴,他瞅一眼都暻秀,转着嗓子说,“你把结界撤了,我有法力了,修房子就一下子的事儿!”

都暻秀是知道的,人鱼在岸上没法力,结界只是让他没法跑回海里而已,他摇摇头,把人鱼藏凤凰花的动作看在眼里,愈发觉得他可爱。

“给我看看你掉鳞片的位置。”

人鱼想起来似的,往尾巴上一指。

“你不许摸。”

然后都暻秀手就摸上去了,人鱼也反抗不得,气鼓鼓地看着都暻秀。

“我觉得你要吐我身上了,你吃太多了。”人鱼自己饿了,也是看都暻秀皱着眉头,开始有些害怕,想随便说点什么。

都暻秀不大懂,人鱼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这么接触真是第一次,该怎么养他也很头疼,他摸着滑溜溜亮晶晶的鳞片,也不知道什么样是健康的状态,现在这样掉个一片两片是不是危险的信号,还是就像人掉头发一样,是正常的代谢过程,虽然他也没有头发。思及此,都暻秀摸摸自己的光头。

“我真的要死了吗?”

“不会的。”

都暻秀站起来,太阳已经几乎消失,他开始思考。

 

 

都暻秀不顾人鱼的花式挽留,一路托着下巴思考,走回庙里。

“怎么样,修好没。”

都暻秀摇摇头坐到边伯贤身边,就是边伯贤房间门前的木台上,随手拿起瓷碗里的一颗花生放在嘴边才想起自己吃不下,与花生对看两秒,又默默放回去。

边伯贤把花生抛到半空中,用嘴接住。

“所以你这算什么,你绑架了一只人鱼。”

“我俩是,相互的,你看到了的,虽然我这个开头可能有点问题,以后会好的。”

“我没看到,我上次算一半你就回来了。”

“那你别看了,我怕你看到一些不该看的。”

“哇,都暻秀你真是长大了啊。”

都暻秀笑得很开心。

“对了,你的鱼爱吃什么粽子。”

“啊……”都暻秀想起来,笑容消失,转头看边伯贤,“他没吃,我都吃了。”

“……”

 

 

月亮爬到山顶,都暻秀带着粽子,不忘装了一小碟他刚心心念念的糖水踏着曲径通幽的山路,只剩甜口的了,细沙、甜栗、红枣还有碱粽,希望人鱼可以接受这个,实在不行就碱粽不沾糖。

都暻秀还真看见人鱼在淡薄的月色里修房子,都暻秀吹灭纸灯笼里的蜡烛,悄悄靠近。

人鱼正在安木板,安上又掉下来,安上又掉下来,最后失了耐心用尾巴把木板劈成更小的碎片,又蹲在地上,一点一点拼凑,都暻秀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那份明显的懊恼情绪弥漫了半个森林。

“兴兴。”

人鱼突然卧倒装睡。

都暻秀摇着头走进,把食盒放在地上,他把灯笼重新点燃,摇晃的烛火映在人鱼光洁的小脸上,都暻秀定神看看,分不清是人鱼的睫毛在抖还是他自己的心在抖还是烛火在抖,他叹口气,又喊了一声兴兴。

人鱼却是打定主意装睡了。

都暻秀用手指划了一下人鱼的脸颊,意料中的冰冷光滑,他用手掌罩住人鱼的小脸,看到人鱼的小酒窝一陷,于是用拇指摸索那个刚刚出现可爱凹陷的位置。

“你变态啊。”

人鱼被摸得受不了了,睁开眼睛,打开都暻秀的手,坐直了起来。

“吃东西。”

人鱼捡起一只粽子,折腾半天不知道怎么剥开,于是直接上口咬。

“唉哎。”

都暻秀拽着人鱼的手把带皮的粽子从人鱼的嘴里拯救出来,饱满的粽子上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牙印。

“这时候不怕我下毒了?”

都暻秀拿出一块手帕,先是细细地把人鱼纤细白腻的小手擦得一干二净,然后剥开粽子放在他手里。

人鱼玩着黏糊糊的细沙粽子,糯米黏得哪里都是,都暻秀就在旁边看着,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兴兴手里的粽子,软塌塌地被揉捏着。

“你先吃一口。”

都暻秀也不嫌弃,捏着人鱼的手腕咬了一口他递过来的粽子,或者现在都不能称之为粽子了,咬了一口细沙味糯米团子,觉得甜到心坎儿里了。

“好吃。”都暻秀咽下去,“看什么,看我死没死是吗?”

人鱼就着都暻秀咬过的位置小口地咬了下去,看得都暻秀心口一热,想要逗他。

“或许我先吃了解药。”

果然人鱼的小脸皱成了一团,但是下一秒人鱼就惊喜地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三两口把粽子吞下去,把余下的三只粽子都扔到都暻秀的怀里。

“打开。”

“好吃是吧。”

都暻秀对人鱼对于人类食物的接受度感到非常满意,笑着一只一只地剥粽子,一边说吃慢点,别噎着。

吃碱粽的时候,都暻秀把糖水递上去要给他蘸,人鱼也不懂,低头舔了一下糖水,然后抬眼看着都暻秀,眼睛笑得弯弯的,在都暻秀来得及说什么之前就抓着都暻秀的手仰头把糖水一口气灌了。

“这是解药吗?我喜欢。”

“这是糖水。”

都暻秀叹口气,心软得一塌糊涂。

 


评论(2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