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all兴】最后的独角兽 四

cp勋兴 灿兴 嘟兴
魔法的中古世纪
我觉得故事讲的差不多了……
全是我自说自话的胡说八道,美是第一生产力。

写得这么意识流还有心心真的感觉到大家的爱了……






心里有个小秘密,像是快要破茧的蝴蝶,张艺兴按住胸口,看着吴世勋的背影,想要跟他说,想要他知道,想要被他抱紧,说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世勋。”
可是吴世勋没有回头,于是张艺兴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张艺兴怀着一种极端矛盾的心态在重复着呼唤,像是稚鸟仰望着灰蓝的天空,天要下雨,乌云积攒着哽咽的阴郁,等着一道雷的惊破。
张艺兴喊累了,安静下来,听着厚重皮鞋挤压雪层的声音,吱吖,是不是雪花的尖叫,因为太小片了,所以很小声。吱吖,吱吖。
他希望自己被知道的心那么强烈,但在这一刻被雪的哭声又盖住了,张艺兴低头,呼出的气团在面前凝成一个白色的圈。他突然觉得自己跟脚下的雪没区别,跟每一片雪都没区别,安静地落下,安静地融化,化作一滴水,可能会再次回到天上去,可能变成树叶上的一根细细的纤维,可能变成花瓣上紫色的纹路。
这样也好,张艺兴想,就这样吧,花开花落,聚散有时。
吴世勋回头朝张艺兴伸出手。
“我怕你走着走着睡着了。”
“怎么可能。”
张艺兴把手放在吴世勋手心里。
“你很冷吗?”
“我不冷,天冷。”
吴世勋有些懊恼,抬手劈开寒风。
张艺兴用冰冷的指尖挠挠吴世勋的掌心,说我是雪宝宝,不怕的,待会儿你累坏了要我背着你走吗。
“雪宝宝?”
“雪很漂亮,我也很漂亮,我是雪宝宝。”
吴世勋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下去。
“你说。”
“……”吴世勋无奈,他不说张艺兴不会罢休的,“你是独角兽宝宝。”
“独角兽漂亮吗,漂亮的话我就是。”
“漂亮。”
“那我是独角兽宝宝。”
吴世勋看一眼张艺兴,他鼻尖眼角和两颊都冻得泛粉,像是悄悄要透露出点春意的桃花,吴世勋想这个人,没有一句实话。
张艺兴理直气壮地看回去,眯着眼睛一副不服你亲我啊的样子。
“传说所有的独角兽都消失了,你相信吗?”
“相信。”
“那你怎么算?”
“对哦,我是新晋的独角兽宝宝。”
张艺兴捂住嘴笑,呼出的温热白雾萦绕指尖,模糊视线。
“艺兴啊,你究竟在找什么?”
“彩虹碎片,人鱼眼泪,恶龙守护的苹果树,所有的宝贝,我的理想是美食家,最顶尖的那种,我要吃掉所有的宝贝。”
“骗子。”
“八成是大实话了。”
“哪些是假的?”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雪还在落,还在哭。
“我再陪你十天我就要回去。”
“回去?”
“嗯。”
“你是风神,属于自然,你要回去哪里?”
“你是自然吗?”
“我是啊。”
吴世勋摇头,一会儿又点头。
“你一定会后悔的。”
张艺兴顿一下,然后喃喃自语般地说这真是我说过最狠毒的话了。
“你早说啊,”张艺兴咬指甲,“等你走了我要找朴灿烈就有点麻烦了。”
张艺兴想得脑子疼,本来冻得麻木的思绪活起来,怨气积攒到阈值爆发,他甩开吴世勋的手。
“又一次!”
张艺兴反思自己,总是在做错误的选择,总是浪费时间,却还一而再地重蹈覆辙,对同一个人抱有希望。
吴世勋的手仍旧举在空中。
“艺兴,你要我说谎吗?”
呼吸在胸膛中如无目的小鹿冲撞,一点都不浪漫,慌乱的踩踏让人心烦。
张艺兴紧紧盯着吴世勋,他走过很多山水,爱过很多人,也被很多人爱过,他最爱吴世勋,可是他一点都救不了吴世勋,他跟他一样无药可救。
吴世勋原地不动,张艺兴后退。
“如果这次你还要离开我,那还是我先离开你好了,以免以后想起来你……”
张艺兴没忍心说出可怕的预言,他转身一头扎进黑黝黝的森林里,他想在朴灿烈醒来之前赶回去,那样就方便很多了,朴灿烈魔力弱一点,但是他暖和啊。
张艺兴胡乱跑着,比脚步还乱的是他的心,他期待吴世勋追上来又希望他放手,就像是他想告诉吴世勋自己的秘密又想永远隐瞒。
一阵狂风袭来张艺兴闭上眼睛,心脏上升,身体下坠,他往后一跌,落入吴世勋的怀里。
吴世勋捂住张艺兴的眼睛,从背后抱住他。


“你说张艺兴为什么要吃那些东西。”
“我认识的蕾伊倒没有乱吃东西的习惯。”都暻秀想了想,“会挑剔一些,但是不是你说的那种,什么都往嘴里塞。或许你的张艺兴跟我的蕾伊不是一个人。他只吃过一个比较奇怪的东西,就是黑石,在他走之前,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他不回来你就说他死了?”
“我没说过。”
相反,都暻秀一直都是知道的,他知道蕾伊一直活着,在大陆的某个角落,他只是没去找。
都暻秀在某些方面激进,在某些方面迟钝,像是所有的普通人一样,他害怕承担失败的失落,他害怕经历再一次的不告而别,因为权势方面执着的追求达到了极致,在情感方面他被动地选择了被动。他可以掠夺目光所及所有蕾伊的影子,但是无法做到去寻找真正的蕾伊。真正的人可以给他真正的伤害,他受过一次所以知道疼了。他压抑住的人性里的寡断在这个狭窄的世界倾泻,他让自己沉溺于虚假的快乐以拒绝真实的悲伤。
都暻秀直到此刻心中都是纠结的,他把手掌压在坚硬的冻土上,大地的温度比空气稍高,但跟体温比起来还是低到北极去了,身边站着个聒噪的高个儿,叽里呱啦地发问,在高个儿之上的高空中乌云酝酿着下一场风雪,一切都令人心烦。
“我有个糟糕的猜想……”
朴灿烈抬头,看着咀嚼冰雪的稠云,他想起那个让他夜不能寐的预言。
“母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倒是艺兴,我认识他时间不算长,但是我觉得他……”朴灿烈被自己呛住了,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算是重要的人吗?”
都暻秀定心让魔力沿着沙粒震荡到远方更远方,决定忽视旁边絮絮叨叨的傻大个儿。




















评论(4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