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all兴】最后的独角兽 三

cp勋兴 灿兴 嘟兴
魔法的中古世纪
逻辑给我吃掉了,随便看看就好……





“世勋,吴世勋,吴世勋,世勋儿……”
张艺兴开心地一遍遍地念叨着吴世勋的名字,小风神拿着火把在夜森林中为他开路,所有的黑暗生物都退避三舍,他雀跃地蹦着走路。
“唉,不对,我得再回去一下,梦一半醒来人都懵了,你等我一下。”
张艺兴一拍脑袋,就这么开始往回走。
吴世勋回头抓住张艺兴。
“怎么?”
“你还问我怎么,还不是你害的。”
张艺兴却没有挣开吴世勋,就着他的手臂踮脚尖亲了吴世勋冰冷的鼻尖。
“不过你回来啦,所以我原谅你了。”
张艺兴从口袋里摸出小叮当,说这是朴灿烈在找的东西,就当作陪他这段时间的报酬。
“朴灿烈老说我是骗子,我多善良啊。”张艺兴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抓住他手臂的那只手变成十指相扣的手势,“你用无聊的借口把我丢掉我也不跟你计较,我真的是善良届的楷模了。”
“你是骗子。”
“嗯。骗子会承认他是骗子吗?哈哈,世勋啊,我很想你。”
张艺兴紧紧盯着吴世勋的眼睛。天空开始飘雪,雪花落在张艺兴的眼睛里,他眨眼,说世勋我真不懂你呢。
张艺兴把小叮当塞到朴灿烈的手里,确保朴灿烈不会冻死或者被雪埋掉之后,他最后摸了摸朴灿烈的脸颊,然后傻笑,小声地跟吴世勋说还是火神好啊,永远暖洋洋的,你要不要来摸摸看。
吴世勋摇头,扯着张艺兴示意他快点。
张艺兴想了想干脆把自己的百宝袋摘下来放在朴灿烈膝头,想着这样总还得清了吧,里面有很多的宝贝,就算上面有他的牙印那也是宝贝。


“世勋,吴世勋,世勋,世勋……”
身后的人一直在念叨着自己的名字,是有点吵,但是吴世勋根本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雪一直落,吴世勋觉得张艺兴的手太凉,把他拉得离自己极尽,被施了魔法的火把掉到地上寂静地燃烧着。
“张艺兴。”
呼出的声音像是无奈的叹息,在空气中吹出具象的白雾。
“你老招我。”
呼吸靠得太近,两人听不见喘息之外的任何声音,吴世勋觉得自己在张艺兴的眼睛里看到了蓝色的月亮,理智上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看见了。张艺兴的眼睫毛上积了雪,轻轻颤抖就在吴世勋的心中掀起暴风雪,他被月亮注视着,月亮在暴风雪中对风神下了最古老的咒语。
吴世勋揉张艺兴的脸蛋,说怎么这么凉。
“呜呜,对哦,好冷。”
吻一点一点落在脸上,张艺兴眯着眼睛,开心得哼哼。
“真的,世勋,你不要再走了,我求求你了,我很少求人的。”
“骗人。”
张艺兴笑了,低头把自己埋在吴世勋怀里,说你说得对,我骗人。
“你才是那个一直要离开的人。”
“你不讲道理。”
吴世勋觉得那声音仿佛来自自己的胸口,确实也是,张艺兴就那么贴着自己。
“你好奇怪,我说的话你有时候相信,大部分时间不相信,可是你明明那么喜欢我,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呢,我不会害你的啊。”
“我怕我会害你。”
“你就知道整天怕一些有的没的,我保护你嘛,我也没有那么弱鸡的好吗,在某种意义上我也是超级强的,最强的那种。”
“嗯,我知道。”
“你不知道。”
“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
“我真的知道。”
“亲我吧,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朴灿烈醒来,看着燃灭的篝火灰烬,看着熹微的天光,意识渐渐回归聚拢,他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张艺兴不见了。
朴灿烈猛地站起来,膝盖上抖落一个布袋子,他认得,那是张艺兴的宝贝袋子,随时可以从里面掏出什么东西出来啃,他对待宝贝的方式向来异于常人。朴灿烈弯腰捡起布袋子,又发现自己手心里攥着一株草,他拿着对着初升的太阳端详半天,想起来这是他旅途的初心,小叮当。
朴灿烈抖了抖身子,确定身上没有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却更加疑惑了。如果张艺兴是出事被掳走,自己手上他的宝贝袋子是怎么回事,手心的小叮当怎么解释,或许是敌人的障眼法,但是谁跟这个江湖游贼有这么大的仇呢,就算有也跟他拿走的那些宝贝脱不了干系。朴灿烈掂了掂袋子的分量又悄咪咪打开看了一眼,还是满满当当的。
朴灿烈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分手费”这三个大字,觉得自己像是被厌弃之后随便打发的情妇。
朴灿烈走出山洞,四周白茫茫一片,雪掩盖了半夜出逃的负心人的足迹。
他那么怕冷,自己真的没问题吗?
朴灿烈一路静静地往镇上走,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被雪糊了,被利用完丢下了,却还是在不断地担心着那个跑路的人。他说他需要很厉害的人的帮助,自己不够厉害真是很抱歉。
朴灿烈觉得脸上有些痒,他以为自己是冻着了,抬手一摸,发现自己没出息地哭了。他拿出张艺兴留下的布袋一股脑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地上,准确来说是雪上,自己一屁股坐下,伸出两根手指扒拉着那些个他叫得上名字或者叫不上名字来的玩意儿。
有一个东西吸引了朴灿烈的注意力,如果没有认错的话,那是半块黑色陨石,是什么复刻品吗,原型应该是都家的镇宅之物,是都家掌权人的象征。
朴灿烈把那半块碎石捡起来,想着这玩意儿造假被发现是要死人的吧。
所以是这个意思吗?张艺兴偷了黑石,还弄坏了,所以说自己见了都暻秀会死?那现在黑色城堡里摆放的那块是假的?


“是假的。”
都暻秀说得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都暻秀头没有动,但是眼珠子转起来了,看着朴灿烈的眼神格外瘆人。
朴灿烈没有在怕,也没有防备之心,拿出张艺兴留下的那半块黑石问这是真的吗?
都暻秀把书放下,拿裁信刀把那块残石拨到自己眼前。
“哪来的?”
“嚯,是真的啊。”
朴灿烈感慨,张艺兴真不是一般人,尽挑老虎屁股拔毛。
都暻秀看着黑石长久地不能说话,他一直知道蕾伊想要什么,但是没想到蕾伊绝情到拿到就走了。他那时候觉得很好,他俩简直绝配。他总以为蕾伊要黑石是有什么更深层的目的,要搞出什么腥风血雨,都暻秀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蕾伊只是安静地消失了。或许他当初做的心理准备还是不够坏。
“带我去找他。”
“额,说实话我觉得剩下的半块是被他吃了,他体质好像比较特殊,会吃各种东西。不能带你去,他说你找到他他会死。”
都暻秀笑,突然又放弃了。
“算了,就这样吧。”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朴灿烈说这句话是带着埋怨语气的。他跟都暻秀分享他对张艺兴的全部了解,听得都暻秀都忍不住敲桌子。
“万一我是真的想要他命呢?”
“那他就活不到今天了。”
“你倒是很看得起我。”
“嗯,你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帮我找他。”
“你一会儿说不带我去,一会儿又要我帮你。”
“我也不知道,好像被他迷住了,脑子晕晕的。”
“我会帮你也是因为我觉得他是蕾伊,那我们就是情敌了。”
“我知道。”朴灿烈笑,“你不也是,一会儿要找他,一会儿说不,现在又要答应我。”
“我其实没有很想找到他。”
“你其实废话真的很多。”





待续。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