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all兴】我能去你家玩吗?

cp灿兴!勋兴?

是真的独角兽!真的独角兽!真的!

一个没什么剧情的短篇,我最近比较郁闷就想写点甜的。

前情回顾 【论坛体】我捡到一只独角兽(可戳)



“我能去你家玩吗?”

“不能。”

“小气。”

“嗯哼。”


吴世勋把自行车锁扔包里,直起身来踹了一脚朴灿烈的自行车,一辆依稀能看出本来大概是蓝色的老爷车颤颤巍巍地倚倒在地上。


“喂喂,散架了你载我上下课。”


朴灿烈扶起自己的车,他的车太旧了,以至于在人均四年丢车两辆车的校园里他不用锁也行,没人稀罕他的车。这是他租房子的时候上一个租客兼学长给他的,说送你了。那可是代代相传的车子,随着那个出租屋附赠。


又不是不能用了,朴灿烈就这么凑合了下来,近期是越用越美。像吴世勋的山地车,是拉风了,但是他的破自行车有个框,大小正好可以把兴兴放进去。兴兴会把小蹄子搭在铁框边沿,朴灿烈骑车的时候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它摇晃的小尾巴。


说起来吴世勋也不是去找朴灿烈玩的,他就是想看兴兴。但是他前不久出了个特馊的主意,说天气开始热了,应该给兴兴剪毛。朴灿烈当时也是脑袋瓦特了,就被说服了,还在网上买了个宠物剃毛器。


吴世勋说买着吧,咱自己DIY怎么算都不亏,而且你看,兴兴情况特殊,跟人家宠物店怎么说,说是“超级特种你开店二十年也没见过是你没见识”品种贵宾吗,咱这可是独角兽,独角兽,万一上报纸了你的邪恶科学家闻讯而来咋办,说起来咋俩是不是得去学点什么,好跟恶势力斗争啊,唉你说上次看到的那个泰拳社团怎么样……


反正就是一通忽悠,朴灿烈给剃毛器充电时才觉得不对,蹲在地上看剃毛器上提示的小红点一闪一闪,兴兴就在他脚边,小爪子一敲一敲他的腿,大概以为这是它的什么新玩具,兴奋地很。朴灿烈把兴兴抱到膝盖上,他对吴世勋说我看兴兴好像也没有觉得热吧。吴世勋蹲在旁边研究说明书,抬头白他一眼,说你怎么知道它怎么想的,你都穿短袖了,它还穿着毛坎肩,你有良心吗。


朴灿烈摸着兴兴的毛,觉得好像也不厚,刚想开口,看见吴世勋皱眉阅读的样子,又闭了嘴,想着毛也不算薄,冷了就买小衣服吧。他拿出手机,把手腕搁兴兴背上当软垫浏览起了宠物衣服。


一会儿朴灿烈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看上一套死侍的衣服,琢磨着买什么码,他把兴兴抱到地上,嘱咐吴世勋说你小心别叫兴兴玩这个,我看刀挺利的。


“废话真多。”


朴灿烈举了一下拳头,没真打,转身去储物间翻卷尺,想给兴兴量个三围啥啥的。


等朴灿烈找到了卷尺回来,客厅已经乱了套。


阳台上的芦荟倒栽在新买的米白色地毯上,书架上的成排专辑不翼而飞,取而代之是他的兴兴,起跳做马踏飞燕式翱翔,一举撞倒电视机,另一边吴世勋一手举着剃毛器穿着拖鞋踩在刚洗了沙发套的布艺沙发上,另一只手挥舞着本该铺在餐桌上的桌布,追赶着兴兴。朴灿烈看见果盘翻倒在地上,旁边滚落一地水果的时候心里已经开始念金刚经了。


“吴世勋!”


兴兴扑到朴灿烈怀里,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媳妇一样用毛茸茸的软蹄子扒拉着朴灿烈的胸口,于是朴灿烈很自然地就把所有锅都甩到吴世勋身上了。


“你他妈???”


吴世勋挠挠头,发现自己一直抓着桌布,就松手转身扔沙发上。


“说明书上说充电五分钟剃毛两小时,我这不是就想说先试试,谁知道我刚打开剃毛器,还没碰到它呢,兴兴就跑,跟条泥鳅似的,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朴灿烈低头看一眼可怜巴巴望着他眼神湿漉漉的兴兴,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想说你怎么能在我不在的时候单独对兴兴做剃毛这样的事情呢。他突然觉得剃毛亲密地不行,跟人类剪头发不是一个水平,差不多相当于吴世勋要给她女朋友做蜜蜡脱毛吧。想到这里,朴灿烈就很想把吴世勋赶出去了,但是他又不能说出自己的心情,他都觉得自己有病。


“收拾。”

“好啦。”


吴世勋把剃毛器放在茶几上,回身把桌布捡起来抖抖,走向餐桌,铺上然后弯腰捡水果。


朴灿烈把兴兴放下,把剃毛器捡起来放口袋里,然后去看他收藏的专辑的尸体。


“不行,吴世勋,你必须给我再买一张这个,你知道当初……吴世勋!掉地上了你不洗一下就给兴兴吃!”


朴灿烈拿着专辑回头看见吴世勋从地上捡起草莓就喂兴兴。


“你小声点。”


吴世勋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他也是边捡边吃,抱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想法。


朴灿烈作出禁止的手势,他扶起电视,拍两下,打开换两台,调大调小声音,万幸都还能正常运行。


“操。”


朴灿烈闻声回头,看见吴世勋抱着兴兴站在阳台,他皱着眉靠近。


“怎么了?”

“兴兴真的是独角兽。”


吴世勋震惊看着朴灿烈,他腾出一只手摸摸芦荟,折痕刚就那么、像魔术一般在他眼前消失。


“芦荟不行就换一盆,你让兴兴做这个干嘛?”


刚看见一屋子的狼藉朴灿烈都没这么不高兴,吴世勋聪明的小脑瓜瞬间做出了一百种猜测。


“治愈别人对兴兴自己不好是吗?”


朴灿烈臭着脸抱回兴兴,兴兴倒是很开朗地蹭着朴灿烈的手心,他脸上结的冰才稍化。


朴灿烈坐在沙发上指挥着吴世勋打扫卫生,利用吴世勋这点愧疚之情,利用得差不多了朴灿烈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好东西省着点用肯定是没错的。


听到这话的吴世勋很想把手下搓得起一盆子泡泡的湿地毯扔朴灿烈头上去。


搞得太阳都要下山了,朴灿烈和吴世勋才重新想起剃毛这事儿,俩人像是夫妇带着孩子一般和兴兴独角兽摊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想起来的。


“啊,那个剃毛的呢。”

“在我兜里。”


朴灿烈才掏出来,兴兴就跳到吴世勋的右手边去,看来是不大喜欢它的新玩具。


“要不算了吧。”

朴灿烈把手放下。

“来吧来吧,买都买了。来,我抓着它,你来剃。”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来着。”

“呀磨磨叽叽废话真多,要不你抓着我来。”


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浮上来了,朴灿烈总觉得自己像是在跟吴世勋讨论谁按着他女朋友,谁脱他女朋友的衣服一样。


吴世勋趁着朴灿烈发呆的空档来了个乾坤大挪移,拿着嗡嗡响的机器就往兴兴的屁股上推。也不是他故意挑这个位置的,兴兴一个劲往朴灿烈怀里钻,拿屁股朝着他。不过吴世勋看兴兴真是害怕得不行,推一下就收手了。


朴灿烈也回过神来,看着兴兴屁股上歪歪扭扭的一道说吴世勋你干嘛呢。


“你行你上!”


吴世勋两手一摊躺回沙发上,侧头伸手偷偷摸摸兴兴的小蹄子,倒不是为给它剃了巨丑的一道,只是觉得好像真的吓到兴兴,所以感到抱歉。


朴灿烈看着兴兴身上那道蜿蜒的伤疤一样的秃路,恨不得用剃毛器把吴世勋给剃了。


有时候朴灿烈看见兴兴对着镜子臭美,就庆幸吴世勋当初照着它屁股推的,要不兴兴自己看见这么丑的秃毛会哭吧。


“我能去你家玩吗?”

两人并排骑着自行车,朴灿烈总觉他要撞到自己身上去了。

“不行。你过去点。”

“那我们一起带着兴兴去公园玩吧,我看它很喜欢海湾公园的。”

“没有我们。”

“哎呀,说什么呢。”


评论(31)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