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谁的命中命中 三

cp灿兴
不严谨的严重ooc现背
本章时间2013下半年,算是好时候吧





“怎么了?”

张艺兴翘着二郎腿,微弓着背怀抱吉他,手虚搭在琴弦上方,眼睛直直地盯着墙纸。朴灿烈问完也看向张艺兴视线的方向,墙上有个黄色污渍,是一次他们打闹,他的三明治怼墙上去了,黄芥末酱的痕迹。剩下的痕迹朴灿烈就不知道了,张艺兴在看什么?在放空吧。

“没什么。”

张艺兴舔舔唇低头,手指随意地拨弄着琴弦,奏出没有旋律的和弦,朴灿烈知道这是他另一种形式的放空。

“想起什么了?”

张艺兴眨眨眼,露出一丝的犹豫,没想好要不要分享自己的心事,又玩了一会儿吉他。朴灿烈也不着急,配合着他弹着,附和着张艺兴的节奏扫动拨片。

好像是攒了一些勇气,或者找到了什么赦免自己的托词,张艺兴看一眼朴灿烈,却又好像在这一秒内被打败了,他独自墨迹了一会还是开口了。

“灿烈恋爱经验很丰富吧。”

“没有。”

朴灿烈开朗又迅速地否定了,引得张艺兴猛抬头。

“骗人。”

张艺兴说完又软绵绵地垂下目光。

朴灿烈只是觉得好玩,也没什么好反驳或者解释的,低头看着哥哥软乎乎的脆弱表情觉得有趣。

“我就年轻的时候谈过一次。”张艺兴扣着黑色牛仔裤上的破洞,说着仿佛有后话的语句,但是人又沉默了。

朴灿烈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

“哥现在也很年轻啊,22岁,也不用考虑入伍。”

“我刚在想,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上次kiss是在,”张艺兴也低头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六年前了。”

“真的?”

“对。你不要笑。”

朴灿烈是在笑别的事情,他想起张艺兴提过他刚来韩国的时候问老师怎么练习韩语的好,老师跟他说去恋爱吧少年。所以没有恋爱吗,那现在还是处男吗。

张艺兴却被笑得有些窘,耳根子开始泛红,嘴上刚还说着不怕笑话的人现在推着朴灿烈的膝盖说别笑了。

“正经的,我最近在回忆恋爱的心情呢,写歌嘛。唉这么好笑吗。”

“不是,只是觉得哥真的很纯洁。”

“纯洁?什么啊。”

张艺兴现在听这个词感觉不到褒义。

朴灿烈把吉他放在桌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说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不纯洁的东西吗?”

“挺纯洁的。但是你要说好待会不许生气。”

“你先说是什么。”

“肯定对哥回忆恋爱有帮助的。”

“那我不生气,你给我看吧。”

“闭眼。”

“搞得神神秘秘的。”

张艺兴乖乖合眼,嘴上还不忘嘟囔着灿烈你要是给我开什么无聊的玩笑不生气但是打你哦。他想着朴灿烈要是给他看什么他跟他女朋友秀恩爱的合照就把熊孩子往死里打。

朴灿烈一开始只是玩心起,半道一直在犹豫,但是现在他看着张艺兴毫无防备的样子,觉得大不了就被打吧,哥哥对他也不会下太重的手,这不过是一个无聊的玩笑。

爱豆们为了凹造型方便留的头发都偏长,在没有专业造型师的日子它们恣意伸展,或呈鸡窝状,或呈炸裂状。张艺兴这会儿染着金毛,就是一朵金色的小烟花,快燃尽的那种,耷拉着浅色的流光,眉毛也浅,眼睛弯弯,嘴唇红艳艳地嘟囔着。

朴灿烈不再犹豫,他吻了张艺兴。

张艺兴睁眼,朴灿烈哄说哥闭眼,想象我是你喜欢的女孩子。

张艺兴想我要做出好的音乐,丰富的经历是有帮助的,吻一位同性好友怎么看都是很难得的经历。又或许他当时就是什么都没想,只是被那双桃花眼迷了心窍,这谁也不知道。

张艺兴被亲得晕乎乎的,不懂想象是喜欢的女孩子,哪里来的侵略性这么强的美女,拽着他肆意揉捏。

终于被放开的张艺兴拽着朴灿烈帽衫的领子抱怨。

“没有女孩子会把我抱在腿上亲。”

“那这回你找了个女篮职业选手。”

张艺兴被无厘头的玩笑话逗笑了,从朴灿烈身上起身,他不觉得生气也不觉得尴尬。但是脑子没有什么音乐思路,按理说不应该有点什么美妙的旋律吗,没有,这点让他觉得有点讨厌。

“哥很厉害。”

“嗯?”

朴灿烈抓住张艺兴的手不放,张艺兴疑惑地看着朴灿烈,虚坐在他大腿上,另一只手撑着他的肩膀,要走不能走。

“没事。”

朴灿烈松手,考虑到说出哥把我亲硬了可能就真的会被打了,但是他觉得张艺兴注意到了,他不信他一点没有察觉。

这个哥的心真是海一样的大又海一样的深,朴灿烈心想,肯定是骗人的,六年没接吻什么的,肯定是骗人的。

张艺兴坐回他原本的位置上,重新抱起吉他,却没了弹奏的心,用手指尖一点一敲木质面板,空心的琴体发出郁闷的回响。

其实还是有一些尴尬的,朴灿烈也拿起吉他弹起来,但是总是和张艺兴合不上拍,他有些着急,觉得张艺兴是故意的。

“你……”

“嗯?”

张艺兴看着朴灿烈,眼神无辜极了。






朴灿烈是被一阵笑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眼,意识到自己在一辆大巴里,他扭头看向窗外,是后移的寂静街道,空得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还没从梦里挣脱出来。他被外文字的广告牌唤起记忆自己正在德国,进行写真的拍摄。

朴灿烈拍拍脸颊,俯身问前座的吴世勋,刚在笑什么。

吴世勋回头,扒着椅子说刚艺兴哥看见一只猫,敲着玻璃窗喵喵叫,伯贤哥说哥你要说德语人家才听得懂。

“啊……”

朴灿烈没觉得好笑了,跪在座椅上回头,看见几排开外张艺兴正低头玩手机,刚想叫他一声,脑后又传来都暻秀的声音。

“灿烈,我耳机是不是在你那儿。”

“你的耳机怎么会在我这里。”

朴灿烈一掏口袋,结果还真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副耳机,转身扔给了都暻秀,再看向张艺兴的时候他正跟金钟大不知道说些什么。

朴灿烈等了两秒后靠着椅背滑回座位上,皮质面发出唧唧的声响,朴灿烈一抬头就跟还扒着座椅的吴世勋对上眼,那小子问哥在看什么。

“我刚做了一个梦。”

对于问题的回避吴世勋也不介意,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想不起来了。”

“这样。”

吴世勋回头坐好,他觉得朴灿烈好像跟张艺兴吵架了,但是又好像没有,两个人的气氛有点微妙,他说不上。他问过朴灿烈,朴灿烈那时候在吃拉面,拿着包装袋一边计算卡路里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跟艺兴?我俩挺好的啊。他问张艺兴,张艺兴说没有啊,说世勋你过来帮我看一下这个词什么意思。

队内成员真的太多了,吴世勋叹气,忙内真是操碎了心,十二个人,吵起架来按排列组合算……66种花样,吴世勋也不知道自己算错没,突然陷入小学奥数中无法自拔。

朴灿烈摊在座位上,一点点慢慢回想刚刚做的梦,一边想张艺兴,觉得有些恍惚,分不清哪边是梦。




待续。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