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谁的命中命中 一

cp灿兴
某年某月我说要写的现背

看了一下,距离我斩钉截铁地说扔笔只过去了还不到十天……





朴灿烈突然想起张艺兴。

就是那种,突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突然。

朴灿烈看见一件好看的背心,想起一副好看的肩骨,漂亮的锁骨上面是张艺兴的脑袋,眯着眼睛朝他鹅笑,摸着腹肌说灿烈我可不是在炫耀哦。


看张艺兴像是在看万花镜,转动时间的轮盘,折射出万种花样。


刚开始的时候张艺兴不是这样的,就是说刚认识张艺兴的时候,那会儿张艺兴刚到韩国,韩语也不会说,软懵,像是薄切的白年糕,有肌肉也是极单薄的一层,被青春期的猛窜个揪得平展,藏在柔软的肌理之下,又因着骨架天生好看,透出难得的带着脆弱气质的少年感。

朴灿烈不否认自己在跟张艺兴完全不认识的时候就想摸一把了,爱美之心嘛。但是张艺兴的脸不是他的菜,透过舞蹈房的镜子眯着眼睛看清脸之后朴灿烈低低吹了一声口哨,是遗憾的意思。

他俩有一段时间在同一个舞蹈班,但是朴灿烈第一次跟张艺兴说话却是在差不多一起上了一个月的初级舞蹈课程之后,那时朴灿烈已经跟班上大部分的韩国人打成一片。

张艺兴对着镜子,即使在中间的休息时间,也不停止练习,长袖卫衣的背部已经出透出一个不规则圆形的深色汗渍,像是黑洞般突然抓住了朴灿烈的目光。他想起还没入秋的时候,天气还很热,张艺兴就穿件背心跳舞,练到汗湿就脱下来在身上胡噜着擦汗,然后换上一件新的。

朴灿烈想张艺兴可能待会儿就要脱掉卫衣了。

“哥,你的水呢,借我喝一口。”身边的吴世勋用手臂碰碰朴灿烈。

朴灿烈把手里的水瓶递过去。

“你跟他说过话吗?”

吴世勋仰头喝一口水,顺着朴灿烈的目光望过去,拧上瓶盖点头。

“他第一天来的时候碰见了,打了招呼。”

“他是不是打美白针了?”

“不知道。”

“我也去跟他打个招呼。”

“你干嘛。”

吴世勋把目光从跳动的中国人身上移开,把放在朴灿烈身上的注意力放在他身边无聊闲扯的朋友身上,随着话题偶尔点头。

教室中因为小团体的聚集,划成了几块,虽然国籍是主要区别因素,但也不绝对,比如张艺兴就独自站在左边的角落对着镜子蹦跶。

朴灿烈踩过那些无形的结界,走到张艺兴旁边。

张艺兴对于突然靠近的人感到一丝茫然,停止了练习,喘着气用指尖划开落在眼角的一滴汗。

“我叫朴灿烈。”

张艺兴脑子还没从刚学的动作中反应过来,而且汗好像有点进眼睛,他越揉越迷。

“张艺兴。”

张艺兴说着自己的名字,想着现在转身去包里拿毛巾这动作是不是有点不礼貌,毕竟人家正跟他说话呢,韩国的规矩怎么才算一段对话的终结呢。

“艺兴?”朴灿烈发音有些奇怪,张艺兴也顾不上,嗯了一身就弯腰揪起卫衣下摆擦了汗。

“哪年的?”

“91。”

“我92的,要喊你哥。”

“不用,叫我……”

张艺兴摆摆手,然后想起来韩国好像就是兴这一套,手一时停在半空中,觉得韩国人好像也不大会发他名字的音。

朴灿烈用一个击掌缓解了半空抓空气的手心的尴尬。

这啪地一声吸引了教室里不少人的目光,两个当事人反而没什么意识。

“哥。”

朴灿烈选择了坚持自我,看见张艺兴对他笑,露出一个腼腆的酒窝。

朴灿烈的兴奋点很低,可以被任何小事情点燃。

“我也有酒窝。”

朴灿烈指着自己的脸。

张艺兴的韩语仅限于基本交流和点餐,酒窝明显超纲,于是蒙着答了一句他觉得很保险的话。

“你很帅。”

朴灿烈愣了一下,然后笑,笑出了声。

张艺兴不懂人家在笑什么,也跟着挂了挂嘴角,眼中依然是懵。

老师一边拍手一边走进舞蹈教室喊上课了。

“那我去找我朋友了。”

“好。”

朴灿烈向着吴世勋走过去,吴世勋盘着手靠在墙上,看着来人微微抬头,是“怎么样”的无声表达。

朴灿烈摇摇头,想起那句“你很帅”又笑了起来。

“哥别笑了。”

吴世勋不知道朴灿烈在笑什么,但是他看见张艺兴的眼神追着镜子里的朴灿烈,于是想叫他正经点。

朴灿烈敏感地感觉到了,开朗地扭头对着镜子里的小羊打了个招呼。


时间回到当下。
场景从商场跳到练习室再跳回商场。


“这看着不像你的风格啊。”

吴世勋看见朴灿烈抓着一件背心不放手,本来已经走到下一个货架去了,又三步回头。

“要试一下吗?”

朴灿烈摇摇头,放手,黑色的背心上出现褶褶,他又用手抻两下那件可怜的背心,薄薄的布料震着空气发出细细的声响。

“可以了。”

吴世勋拉开朴灿烈的手,再玩下去不买都不行了。

“世勋你的腹肌还在吗?”

吴世勋以为是自己不让朴灿烈尽兴他也不让自己痛快呢,于是没答话,背着手走开。

“问你话呢。”

朴灿烈走两步跟上去,吴世勋看看朴灿烈却还是觉得这人就是纯在找茬,所以还是闭着嘴不说话。

“好像是没了。”

朴灿烈也不恼,调动脑细胞回忆了一下,前几天好像在宿舍看过一次,吴世勋在换衣服,对着不请自来的他皱眉,说哥我可是每次都敲门了。

“有的,有点边,绷着还是能看的。”

融化的巧克力也是巧克力,吴世勋誓死捍卫腹肌的尊严。

“我摸摸。”

吴世勋打掉朴灿烈的咸猪手。





张艺兴的腹肌练得早,其实像他们那么瘦,练腹肌说容易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

那是三年前了,或者更久以前,朴灿烈洗完漱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见等在门口的张艺兴撩着上衣检查自己的腹肌。

朴灿烈想着见者有份,伸手摸了一把,对方反应很剧烈的拉下衣服,把朴灿烈的手怼到一边。朴灿烈看见他吃惊躲闪的样子第一反应有些生气,但是缓冲了几秒又察觉出一点后味,看四下无人就把张艺兴拉进洗手间。

“做什么?”

那时候张艺兴的韩语已经很好了,朴灿烈偶尔会怀念张艺兴话都说不利索手舞足蹈又有些气急败坏的着急样子。但那是很久以前了。

朴灿烈用行动回答问题,他撩起张艺兴的上衣下摆,很不客气地摸了上去。

“凉。”

张艺兴躲,刚从热乎乎的被窝里钻出来就被朴灿烈的冰手袭击,他后退,后背贴上了洗手间的白瓷墙壁。

“墙也凉,我热。”

朴灿烈拽着张艺兴的手给他摸自己的弟弟。

张艺兴皱着眉说待会儿有行程,却也没第一时间抽手,很无奈地抬眼看着朴灿烈等他松手放开自己。

这叫什么,非暴力不合作,张艺兴的惯用招式。

接下来有行程倒是真的,朴灿烈想说我知道,并能猜到这话说出口会被瞪,顿时有些兴致勃勃,想看那双朦胧的睡眼射出娇嗔的上目线。他刚要开口,目光扫到张艺兴紧皱的眉头又突然觉得没意思,没再说什么转身退出洗手间。

吴世勋迎面走过来,打着哈欠说早安,朴灿烈拦住他,说先换衣服吧,洗手间有人。

吴世勋看一眼关着门的洗手间,伸完刚伸一半暂停了的懒腰,调转方向。





待续。




















评论(4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