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汪 十

cp勋兴 边兴 灿兴 (按出场顺序)

看了可能会sad sad?








吴世勋把张艺兴讲睡着了,他刻意用了轻又低的语调,但是真的看见张艺兴对自己的呼唤毫无反应,又觉得张艺兴没认真听自己说话。不过这点点埋怨情绪也没持续超过半秒,吴世勋低头想自己算是向老天偷来的一点爱人的陪伴,应该用最大的感激去珍惜。

吴世勋怀里抱着睡着的张艺兴,感觉比任何的时候都要拥有更多的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叫醒张艺兴,让他陪自己再说会儿话,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打碎自己的美梦一样。吴世勋感受着手下的起伏,那是张艺兴在呼吸,张艺兴活着,这一点就很美妙了,吴世勋想好神奇啊,生命好神奇啊。

吴世勋突然陷入奇怪的幻想,在那里是他先认识的张艺兴,他追求张艺兴,张艺兴问他想干嘛,他说他不想干嘛,只是想跟张艺兴一起看五百场电影。

张艺兴张张嘴说五百场?

吴世勋说看电影晕,一年十场就好,看个五十年。

吴世勋又陷入奇怪的悲伤,他不知道张艺兴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甚至不知道张艺兴平常喜欢做什么,只是知道他麻将打得不错,酒不是很能喝,说话有点好玩,人很可爱。

没关系,什么样的电影都可以,喜欢做什么都可以,吴世勋可以改。他想这是爱吗,他也不知道,他还小,平常除了读书就是玩,他以前觉得自己把这俗套的东西看透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懂。

自己当时应该忍住的,甚至连吻都不该偷,做一个清白干净的弟弟,乖巧的弟弟,在朴灿烈还在摇摆不定的时期使劲浑身解数追求张艺兴,而不是在一开始就把两人的关系搞得暧昧又模糊。

就像现在这样,吴世勋怀里抱着他,仿佛是拥有他的状态,也不过是仿佛。

张艺兴是难受了,吴世勋懂他,比张艺兴以为的要懂。张艺兴对朴灿烈生气、失望,却依然舍不得放手,怒火无处可撒,用一种奇怪的思路,你做了错事那我也去堕落,我们扯平我就没法埋怨你了。

张艺兴宁可自己堕落也不愿意拿着明信片找朴灿烈对峙。

张艺兴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朴灿烈,吴世勋想不通,就像是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张艺兴。

吴世勋亲一下张艺兴,他又软又热,可口地很,吴世勋又亲一下,不过还是只敢嘴唇接触那种,怕吵醒他。

张艺兴估计还是被闹到了,好像没醒,闭着眼翻了个身。







张艺兴没跟边伯贤讲这个事情,他跟吴世勋这个事情,甚至没跟他讲自己发现的明信片,他只是就没有按原本说好的回家道歉。

“开题报告写了吗?”

“什么开题报告?”

“你看系群。”

张艺兴拿出手机摆弄两下就放下了。

“随便攒个一千字应该就好了吧。”

边伯贤没说话,要他说什么,张艺兴以前不是这样的,对待什么都很认真,能拿第一不拿第二,现在却一身丧气,一副糊弄生活的样子。

边伯贤对朴灿烈的喜欢几乎要燃烧殆尽了。他怎么能让他的兴兴变成这个样子。

“你变了。”

“嗯?”

“不开心就算了吧。”

张艺兴反应过来边伯贤在说什么了,他说我没有不开心。

边伯贤正在择荷兰豆,仿佛那是什么复杂的工作一般,聚精会神地搞着,不再理张艺兴。

张艺兴也感觉到了好友的冷淡,主动搬着小板凳坐到边伯贤身边。

“伯贤。”

张艺兴喊了边伯贤的名字,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他想起几年前邻省地震,那时候还是高中生,他去边伯贤家写作业,家长都不在家,张艺兴有震感的时候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或者说是没见过的灾难的降临,少年的头脑是空白的,只恍惚地望着客厅摇摆的吊灯。

边伯贤拿着果汁盒子从厨房冲出来,估计是倒果汁到一半,感觉到地震跑出来,盒子都没关上,晃了一地。

“伯贤,撒出来了。”

边伯贤无暇顾及,拽着张艺兴钻到桌下,果汁盒被丢到一边,橙色的甜腻液体淌了一地,边伯贤紧紧抓着张艺兴的手。

“不要怕。”

当时张艺兴没有害怕,他一只手抓住桌子腿,一只手拉着边伯贤,是死也不怕的金刚身。但是现在,在鸟语花香的太平好日子,他害怕了。

我还是让你讨厌了吗?

张艺兴没有问出口。








朴灿烈兴高采烈的回家,没在家里看见他的爱人,也不嫌累地驱车就去边伯贤家,没人应门,电话接了张艺兴说在和边伯贤散步,让朴灿烈先回家,他待会儿就回去。

朴灿烈嘴上应着,人就在楼下等着。

其实也没有等很久,他看见悠然晃过来的一对身影。






才一上车张艺兴就勾着朴灿烈的脖子接吻,朴灿烈便把准备好的一肚子情话换成温柔的回应。

唇齿相磨,暧昧又危险,朴灿烈的手很快就不规矩了,但是张艺兴却心无旁骛地咬着朴灿烈的嘴唇,舔他的舌尖,用极度认真的态度在延续一个吻。

到最后真是吻到发麻,累的那种发麻,张艺兴才放开起朴灿烈,他像是真的被一个吻累坏了,无力地坐回座位上,说开车吧。

朴灿烈兴高采烈地跟张艺兴分享着自己旅途的趣闻轶事,张艺兴也跟着笑。





分别一周朴灿烈自然是想做一些睡前运动,但是张艺兴还是像刚在车上那样,用沉默认真却疲惫的态度抱住朴灿烈。

朴灿烈以为张艺兴就是想自己了,臭美得很,说好吧好吧,这么离不开我,那今天就放过你啦。

张艺兴的手却突然伸到朴灿烈的裤子里,要唤醒沉睡的狮子。

“嗯?”

朴灿烈诧异,然而惊喜还在后面,张艺兴钻到被子里帮他舔了起来。

毫无章法,却让朴灿烈爽上了头。

直到朴灿烈听到一些别的声音,他把张艺兴刨出来,发现张艺兴在哭,脸憋得红红的。

“唉不愿意没关系的,”朴灿烈作出刚没爽到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演技不过关,只是皱着眉头说,“反正你做得不好,不喜欢就算了。”

自己以前也跟张艺兴提过,张艺兴拒绝了,朴灿烈也没再进一步要求,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偏好。

现在张艺兴突然讨好自己,朴灿烈真是受宠若惊,但是也不愿意让张艺兴委屈,只是说着不喜欢的违心话,千哄百哄,终于把他哄睡着了。

脸上眼睫毛上还挂着泪,朴灿烈轻轻轻轻地吻他,想说兴兴这么黏自己,心里偷偷满足地不行。









待续。


评论(5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