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灿兴】汪 七

cp灿兴 勋兴 界限模糊的边兴
不写大纲的我真是随心所欲……






吴世勋约不到张艺兴了。

一开始还找着借口说没空,后来就干脆直说了,不想见你。吴世勋说我有朴灿烈第一手消息,张艺兴说老子不稀罕他了。

这话听着吴世勋也不知道该哭该笑。

他想是应该给张艺兴一点时间确定心意,吴世勋已经基本确定张艺兴喜欢他了。






对于送走都暻秀,吴世勋是很吃惊的,他以为暻秀不会走了,他以为灿嘟二人已经修成正果了。

“怎么了你俩?”

“不行了,不一样了。”

一个“不一样”,长久的执着烟消云散,还是说朴灿烈就是喜欢那些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但是就是没有了,朴灿烈看着都暻秀,近在咫尺的都暻秀,发现他没有梦中的好,也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不是说长相变了,都暻秀还甚至更帅了,黑色的瞳子深得像黑洞,只是不再对他散发引力了。

现在对他散发引力的是星星。他搞丢了的星星,朴灿烈倒没有感受到很大的道德压力,他觉得自己只是更加看清了自己的真心,不再活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梦里。

“吴世勋,你也玩够了吧,我要把兴兴追回来了。”

吴世勋脑海中出现另一个叠字。

“兴兴,烈烈。”

吴世勋看着桌上的咖啡,说梦话一般一字一顿。黑暗中的记忆像甜蜜的梦魇。

“他跟你说这个?”

朴灿烈有些惊讶,那是恋人之间亲昵的爱称。张艺兴滚到他怀里像是一轮满月滚到银色的云雾中,他抬着头摸灿烈的脸颊,问星星掉下来你接住了吗。

“我猜的。”

吴世勋心里不是滋味,但是还是选择了顺耳的谎言。

要不呢,说我干你的星星时他喊的。

“你是真喜欢张艺兴?”

“干嘛,你是真要跟我抢人?”

吴世勋没回答,继续低头看着凉了的咖啡。

“喂喂,你俩……”

“我觉得他喜欢我。”

吴世勋突然抬头,盯着朴灿烈,他很喜欢盯着别人眼睛看,他好看,眼睛很亮,会盯得人像是被催眠一般。

但是那可是朴灿烈啊,认识他十几年的朴灿烈,不吃这套。

“他喜欢很多人,但是我不一样。”

朴灿烈知道张艺兴看向自己的目光是怎样的柔软,他一直都知道。

吴世勋脸上笑眯眯,是能让持枪歹徒放松戒心的假笑。

“我们就看看喽。”

朴灿烈像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笑起来,他觉得吴世勋就是贪玩,喜欢张艺兴嘛,这没什么,谁不喜欢张艺兴呢?






张艺兴听见手机响起来,来电一串数字,有点眼熟,地点就是本地,想说是快递吗接起来。

“喂。”

听起来有点像朴灿烈的声音。

“喂。”

“我在你家楼下,见个面吧。”

还真是朴灿烈,张艺兴在分手的时候就删了他的联系方式。张艺兴跑到阳台上,还真在楼下看到了朴灿烈的车。

“我不在家。”

“你在哪?”

“你找我干嘛。”

“我们谈谈。”

“谈什么?”

朴灿烈没说话,张艺兴听着他的呼吸声,等半天对面没再言语,张艺兴说没事我挂了。

张艺兴抱着手机,心想这不是添乱呢嘛。

敲门声响起。

“张艺兴,我刚看见你在阳台上了,开门。”

张艺兴不出声,想这个人心机深沉。

门锁的声音响起,朴灿烈拎着钥匙出现在客厅,看着沙发上的一脸吃惊的张艺兴露出灿烂笑容。

“你们这小区什么安保水平你就敢把钥匙放花盆底下。”

“你嚷嚷地再大声点好了。”

朴灿烈弯腰抱住张艺兴。

“好久不见。”

张艺兴推开他,使了狠劲儿。

朴灿烈感觉到那股抗拒劲儿,但是介于他现在还在屋里,他觉得相当有戏。

“自己进来的自己出去,干嘛,还要我送你吗?”

朴灿烈还是觉得有戏。

“你不想听我说什么吗?”

“不想。”







张艺兴把朴灿烈的手机号备注成“不要接”,想起这么干的都是电视剧女主对男主,又把备注改成“渣男”。

渣男开着车走了。

烦。








“你说我要不要复合,然后狠狠报复他。”

“额,最好的报复方法是不复合吧?”

张艺兴一愣,点点头。

“其实是你想回头了,对不对,艺兴啊,你是真不长记性吗?这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得委婉。”

张艺兴低着头不说话。

“你喜欢他什么?”

“我不知道。”张艺兴想了一会儿,“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总是想和他在一起。”

年轻的喜欢来得轻易,没有那么多七八条件,却又像是夏季傍晚的龙卷风,不由分说地席卷一切。车子都飞到天上去,屋顶也在空中盘旋,一切都像是疯狂的梦境,在张艺兴的爱情里他不需要讲道理。

张艺兴跟更帅的哥哥交往过,像是阿波罗太阳神一样的人,所以他可以说他喜欢朴灿烈不是喜欢他的外貌,但是天地苍生都知道朴灿烈有着顶好的皮囊。

要说有趣的灵魂呢,在张艺兴眼里最有趣的是他自己啦,第二有趣的是啵儿,排一排朴灿烈可能都进不了前五,有时候还让人觉得闷得很,喜欢开无聊的玩笑,钻到一个新的爱好里就会完全陷入把其他什么都忘记。

前段时间喜欢保龄球的时候,朴灿烈一整天都在保龄球馆,要去那里找人的,练到手起泡留血。

张艺兴想起在朴灿烈家看过一整箱的玩具车,说是之前的爱好。

张艺兴想或许朴灿烈的爱更像龙卷风,来得猛去得快。他趴在地上搭轨道的时候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再也不动玩具车了吗。

他对都暻秀像是童话故事一般的爱呢,现在为什么又跑来找自己了呢。

他喜欢朴灿烈什么呢?为什么偏偏是他呢?为什么痛了还是想要靠近呢?

边伯贤闭眼,张艺兴看不见边伯贤的世界了,张艺兴想伯贤是不是讨厌我了。

“我这样是不是很讨厌。”

“不是讨厌,”边伯贤坐到张艺兴的身边,紧紧挨着他,像是很冷一般贴着他,“我想要支持你的每一个决定,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对自己生气了而已。”

那就是对我生气了,因为不喜欢我的决定。张艺兴转身抱住边伯贤,说:“你太爱我了,啵儿,你可能比我所有男朋友都爱我。”

“那不是废话。”

张艺兴笑,摇着头用嘴唇蹭着边伯贤睡衣的衣领。

“少爱我一点,每一份爱里都有期待,我不想总让你失望,我只是个俗人,比起爱我很多我想要你爱我很久。”

“我爱你爱了二十几年。”

“骗人,那么小的时候怎么知道爱呢。”

“那是重点吗?”

边伯贤勾起张艺兴的下巴,他的嘴唇被他自己蹭得红艳艳的,是饱满的邀人亲吻的漂亮唇型。

边伯贤亲了张艺兴,他的薄唇压在张艺兴的厚唇上,世界就这么静止了十秒钟,谁都没有动。

“还是不行啊。”

边伯贤苦恼地抓着头发。

“可以的话咱俩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张艺兴笑的很开心,抱着边伯贤晃。边伯贤对张艺兴起不了那种想法,大概是一起长大的原因,感情纯洁到边伯贤觉得对着张艺兴硬是犯罪。










待续。

评论(4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