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汪 二

cp灿兴





张艺兴自己还没考驾照。

高中毕业的那个假期跟边伯贤跑去看狮身人面,回来就瘫了,边伯贤倒是来精力充沛地去考了个驾照。接下来的假期两人就在国内玩,到一个地儿就租车,张艺兴坐在副驾驶上开导航,乐得自己带自己玩。有对象捎带对象,有朋友带朋友,反正边兴二人是标配。

认识朴灿烈也是因为出去玩,边伯贤说朴灿烈认识吗,他也要去xx玩,问要不要一起。当时张艺兴不大乐意来着,说朴灿烈看起来忒凶。

边伯贤委婉地拒绝了朴灿烈,结果后者不知道从哪里的风声听说了这个“长得凶”的说法。本来不能搭伙去玩就罢了,不是多大事儿,但是他觉得自己热情开朗和蔼可亲被这么谣传忒冤,死皮赖脸地跑去要请张艺兴吃饭,说要让他感受新时代五好青年的楷模,的典范。

就这么认识的。

现在就坐在车上,朴灿烈在开车,说是找一家叫什么观海山庄的农家乐。

朴灿烈开车跟边伯贤风格就很不一样,边伯贤开车稳,朴灿烈开车急。去年三人一起去xx玩的时候边伯贤就死活不做副驾驶,说怕死。

张艺兴大概是因为自己不会开车,没感受出多大区别,他觉得朴灿烈皱着眉头转方向盘的样子还挺帅。

山路倒不难走,也都是柏油马路,弯弯绕绕着上山。

朴灿烈说上次来的时候是走路上来的,那天太阳很大,差点没走死,一开始还跟朋友说着玩笑话,后来没劲儿了,黑着脸上的山。

张艺兴瞅一眼朴灿烈,他现在看起来是很开心的样子,一只手还随着语言比划着,看来是不错的回忆。

“今天没太阳。”

“是,那天要是今天这天气估计好点。”

张艺兴往窗外瞧,爬得够高已经可以偶尔看见海。

“漂亮。”

“待会儿更漂亮,无敌海景。”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别人带我过来的。”

张艺兴从来不知道本地有这么个地儿,有这么一座山,就静静坐着一副看风景的样子,其实紧张地要死,他想我要酷,我要特别酷。

绿色植被飞速后移,张艺兴绞尽脑汁想要说什么话题,想什么都觉得哪里欠妥,对于朴灿烈抛来的话头也只是嗯嗯啊啊地应着,在无意中制造了一大片沉默。

“欸?怎么开到这儿来了。”

“嗯?”

“开过了,你看那块石头,上面写着百灵谷的,也是一家农家乐,之前来这儿打过几次麻将。”

“啊。”

“怎么就开过了呢。”

朴灿烈有些懊恼地掉头。

“你今天看起来蔫蔫的。”

张艺兴不蔫啊,只是因为太紧张话题反而绷住了情绪。

“我不会打麻将。”

“下次教你。”

“你打得好吗?”

“好。”

张艺兴笑。

“一般人都会谦虚一下。”

“我就是打得好啊。”朴灿烈顿一下,“其实也还好。”

“干嘛。”

“在想你那么说是不是喜欢人谦虚一点。”

“如果我说喜欢你会改变?”

朴灿烈想了想。

“至少能做到的都会做到。”

张艺兴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哄人的谎话,但是心情依然雀跃起来,别人给他一分他就想回报十分。

“那你喜欢我什么样?”

朴灿烈说张艺兴就会改变,他保证。

“你就保持原样就好。”

“原样是什么样?”

张艺兴听懵了,开始回忆自己在朴灿烈面前都是什么样的。

“我也不知道,艺兴,我也想知道最原本最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你愿意给我看吗?”

球打过去又被打回来。

“那灿烈你要给我看吗?最真实的你。”

“要啊。”

“先说说为什么突然又回头找我了。”

“是这儿吗?原本有个招牌的,好像是这儿。”

朴灿烈把车开上树林中的一个小土坡,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小土坡,仿佛就是生来给朴灿烈回避问题的。

朴灿烈把车停好,指着上山的坡道不确定地说应该是这儿。

张艺兴就跟着往上爬,爬完土坡还有蛮长的一段石阶,石阶尽头淹没在绿植的浪里,翠色的山头浮在灰白的天空中绿得浓郁。

朴灿烈突然想起来似的停住了脚步,回头朝张艺兴伸出手。

张艺兴疑惑地把手放在他手心,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把自己带到与他并排的位置。

“刚说一半。”

“嗯。”

张艺兴心想原来你知道啊。

“我为什么回头,你记得当时,就是你跟我告白,记得吗,你问我为什么吻你。”

张艺兴心想废话怎么这么多,直奔主题不行。正腹诽,一个吻落下来,柔软温热的触碰,比给baby的晚安吻还纯洁的触碰。

两个人站在对于朴灿烈来说是通往叫“观海山庄”的农家乐的林中石阶,但是对张艺兴来说像是要去往将发生什么杀人案的隐秘庄园的林中秘道。这样的气氛下,张艺兴得到了一个羽毛拂过一般的吻。

张艺兴特吃这套,顿时心软,觉得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二十八,我爱朴灿烈,他肯定也爱我。

“吻你是因为我想,我为什么想要吻你呢?”

张艺兴一伸胳膊就可以抱住朴灿烈,他也这么做了,搂着他,把自己贴在朴灿烈怀里,紧紧贴着。

“因为喜欢。”

张艺兴听见朴灿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在想自己怎么没有早点觉悟。”

“对啊,你不知道,我快恨死你了。”

“真的?”

“要不呢,你试试,人生在世没这么郁闷过。”

“那我慢慢补偿你。继续往上走吧,这儿真的特别棒。”

朴灿烈牵着张艺兴往上走,张艺兴的心思全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

心思不在走路上,走起来就快了。

“哈!”

张艺兴没看见什么超棒的“观海山庄”,只看见一片废墟。玻璃是破的,门被拆了下来,望进去屋内一片狼籍,屋外也一片狼籍。

朴灿烈不死心地往里走,海风吹着摇晃的铁皮发出一些寂寞的动静,张艺兴想这里真的很适合毁尸灭迹了。

穿过几块巨石之间的小道,来到了一片较为宽阔的水泥地,朴灿烈又开始兴奋了。

“你看,这儿风景真的特好。”

海风不小,呼呼地吹,朴灿烈在录小视频,放出来全是风声。

铁架秃噜噜地立着,脚边还有躺倒的塑料椅子和不知名垃圾,碎砖块和随处可见,但这一切都不影响无敌海景。

张艺兴可以看见山底下的小房子像乐高积木一样整齐的码着,山上的树似绿浪下涌,穿过房子的间隙,到海边瞬间融化消失。大概因为天气阴沉的原因,海呈现一种忧郁的绿,但是依然漂亮的叫人说不出话。

“真是个好地方,废弃掉可惜了。”

张艺兴可以想象这里曾经是怎样的光景,他跑了两圈,虽然觉得着实可惜,但是确实也是荒废的“观海山庄”了,想说走吧,看到朴灿烈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在打字,只是盯着屏幕。

张艺兴凑近。

“干嘛呢?”

“没什么。”

朴灿烈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盘山下行,朴灿烈说随便找点什么吃吧,问张艺兴想吃什么,张艺兴琢磨了半天说想吃叉烧。

张艺兴观察朴灿烈,他好像对这个地方蛮有感情的,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与上山时神采奕奕的他判若两人。

“这么难过吗?”

“啊,也还好。”朴灿烈调整了一下表情。“就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什么事。”

“就是我之前上来。”

“那是多久以前?”

“那是,16年?那就有两年了。”

“你上次来打麻将呢?”

“打麻将?”朴灿烈歪头想想,“秋天还来了呢。”

“这两年路过也都没上去看看吗?”

“没有。”

这天没法聊,张艺兴想这个地方对朴灿烈可能有什么特殊意义,他不想说也可以的。谁心里没点事儿。

但是沉默折磨人,上山的时候的沉默和下山的沉默不同,同样是不说话但是张艺兴体会出了不同,但是他想他还有很多时间,有一天朴灿烈会告诉他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吃完饭朴灿烈问要不要看电影,张艺兴就点头说了好,结果车没开到电影院,开到了朴灿烈家。

进车库的时候张艺兴就在琢磨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还是耳朵出问题了。

反正就这么跟过来了。

“第一次来吧。”

“嗯。”

“干嘛啊这个表情。”

朴灿烈把张艺兴捞到怀里吧唧亲一口。

“怕我吃了你啊。”

张艺兴很诚实地点点头。

“边伯贤说咱俩要是今天就睡了你就是渣男,你就是贪图我美貌。”

朴灿烈笑得很开心,真的开心,搂着张艺兴亲个不停,说我就是贪图你的美貌了。


晚上九点,朴灿烈跟张艺兴正在沙发上蹭来蹭去,手机响了,边伯贤喊张艺兴回家。

“儿砸,爸比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你……”

“闭嘴。”

“赶紧回来。”

朴灿烈朝张艺兴脖子吹气,吹得张艺兴浑身打哆嗦。

“你别闹。”

“赶紧回来!”

朴灿烈趴在张艺兴背上哧哧地憋笑。

“我……”

朴灿烈伸手拿走张艺兴的手机挂掉电话。

张艺兴开始紧张了,开始有奇怪的期待了。

但是朴灿烈却站起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弯腰把张艺兴从沙发上捞起来,给他整理衣服,一切搞定之后满意地拍拍手,说送你回家。

张艺兴想说其实咱俩今天发不发生点什么在边伯贤眼里你都不是什么好男人了,这不影响你俩的友谊,但是这话说出口就好像有了另一层意味,张艺兴就乖乖闭嘴了。








待续。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