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汪 一

cp灿兴
没大纲





“我跟朴灿烈在一起了。”
张艺兴犹豫了很久,才发出这条消息。他答应朴灿烈的时候都没有犹豫那么久。
回复来的很快。
“????”
“张艺兴???”
“你在开玩笑吧???”
“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擦”
“我错过什么了”
张艺兴锁上屏幕,也想知道他错过什么了。


边伯贤心情复杂,把外带的垃圾食品塞到张艺兴怀里,熟门熟路地脱鞋一路飘到沙发上把自己埋在抱枕里。
“我他妈说了一吨朴灿烈的坏话了。”
张艺兴踢踢沙发,翻着怀里的塑料袋。
“我说我要原味鸡。”
“没了。”
“我说没有原味鸡就要老北京鸡肉卷。”
“也没了。”
“扯淡。”
“我心里苦买点蛋挞怎么了。”
张艺兴在蛋挞和苹果派之间犹豫了一下,捡了只蛋挞塞到嘴里,口齿不清地说话。
“起来。”
边伯贤从沙发上爬起来,正在过滤自己说过的朴灿烈坏话,想来想去,可能真的没说过好话,帅到仿佛会随时劈腿算是好话吗?当时张艺兴怎么说的,说是是是,上次跟他一起在校门口等人,十五分钟有三个人跑过来要联系方式。
俩人一起没少说朴灿烈坏话,说得好像跟朴灿烈做朋友都是虚情假意是演技考验,都说好一起冲刺奥斯卡了,现在张艺兴直接跟边伯贤宣布他跟朴灿烈交往,边伯贤感觉自己被深深背叛了。
“从实招来。”
边伯贤调整好坐姿,一只腿盘着窝在沙发上,一只腿耷拉在沙发外面,腰板挺得直直的,指尖向下在皮质沙发上伴着吐字一戳一戳。
“介有素摸……”
“你先咽下去了再说。”
“我饿。”
张艺兴又拎起一个蛋挞,“你买的都不顶饱。”翘着手指头把蛋挞送到嘴里,抱着膈应边伯贤的心一边嚼一边说,“没素摸好缩的。”
“上次说起来朴灿烈你还一脸嫌弃,怎么现在就,就叛变了呢?”边伯贤竖着手指头,斟酌了一下用词。
“可能我还喜欢他吧。”
“你说什么?”
“我还喜欢……”
“停。”边伯贤肢体语言丰富,举起手掌,掌心朝外代表着拒绝,“恶心,那你还一直跟我,我还一直,你现在要我怎么做人。”
“嗯……”
边伯贤痛彻心扉,真是一万个万万没想到。
“他肯定是贪图你的美貌,肯定不是真心喜欢你,你看之前你跟他告白的时候,他怎么对你说的,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张艺兴机械地嚼着蛋挞,甜腻腻的蛋挞,已经有点凉了的蛋挞。
“到时候你只会陷得更深,他倒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知道他的,你看他对谁上心了,换对象比我洗枕套还勤快,整天臭屁地跟什么似的,享乐主义这四个字也不是我说的,他自己说出口的……”边伯贤乘胜追击,噼里啪啦像是机关枪一样。
“万一我就是那个特别的人呢?”
张艺兴眼瞅着天花板。
“我的好宝贝儿,我的小乖乖哟,爸爸的心肝儿甜甜啊,我们复习一下,你上次去跟他告白,他怎么说的?”
“他说,交往不要。”
“继续。”
“没有继续。”
“明明有。”
张艺兴从沙发上坐起来,从茶几上抽张纸,擦擦嘴,顿时失去了胃口。
那天朴灿烈吻了他。
在拒绝了他的表白之后,吻了他。
张艺兴问为什么吻我。
朴灿烈把张艺兴推开,说我就当没听见,还是做朋友吧。
这套莫名的渣男行径让张艺兴跟边伯贤骂了一个月,两人暗搓搓地在出租屋里说共同好友的坏话,数量之多连在一起能绕地球两圈。
但是即使道理都懂,坏话也说了一箩筐,朴灿烈从后面拉住张艺兴的书包,张艺兴回头看见那张脸,那张脸说我们交往吧,张艺兴便失去除了点头以外的所有功能。
“你说他为什么突然又喜欢我了?”
“谁说他喜欢你了。”
“他说要跟我交往。”
“这就是喜欢?”
“不喜欢怎么交往。”
边伯贤冷笑。
“宝贝儿,”边伯贤说着蹩脚的京腔,“你告我,他喜欢你吗?”
他不喜欢,张艺兴也不是没谈过恋爱,被喜欢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朴灿烈不喜欢他,不是那种独一无二的喜欢,不是他喜欢朴灿烈那种喜欢。
但是喜欢这事儿,不好说,可能人家就是突然喜欢了,爱的种子突然发芽了,不行吗,也有可能啊,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要不朴灿烈干嘛突然反悔,之前送他嘴边他不要,现在就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就是两情相悦!
“你会跟不喜欢的人交往吗?”
“说实话吗?”
“嗯。”
“我不会。”
张艺兴摆出“你看”的表情。
“但是他不是我。”
“人都一样。”
“不一样。”
“你就不能祝福我吗?”
边伯贤很想摔杯子,帅气地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呲啦,唤醒这个满脑子男人的傻子。他四处看看,最后只摔了个塑料袋。
“你别太喜欢他,别走心。”
“我走心我是小狗!”







待续。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