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双月 五 完

cp灿兴 hunlay
我真是既懒又勤快,讲故事很懒更新很勤快……
完结了!
因为太放飞be两对cp所以不打tag了!相逢就是缘!
我以后一定写大纲!不写大纲我真的很容易很容易乱来!乱来是不对的!







“暻秀,我后悔了。”
圆脑袋的神猛抬头,盯着独角兽,眼睛都不眨。
“别这么看着我。”
LAY摸摸都暻秀的圆脑袋。
“我想世勋了。”
都暻秀眼神放柔,坐到LAY身边,抓住他的手。
“你可以后悔的,你不需要那么做。”
“你现在特别像栗子,锥栗。”
LAY隔空比划着都暻秀的脑袋,在阳光下寸头像是蹭了金粉的栗子。
“我们回去,吴世勋一直在找你。”
“你还记得吗,还没有到麻麻神殿之前,在那再之前,我们还需要自己用拳头,凭真正的汗水去换取每一块面包的时候,那时候人很多,晚上挤在一起对着星星发誓世界将是我们的,我们会站上巅峰,叫世界和巅峰做好迎接新神的准备。我们那时候拥有的东西已经失去了,站上巅峰是值得的吗,没有人知道那时候我们拥有什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那些丢光了,山顶的金光腐蚀了我们。”
“金光盖住了一些东西,什么都没有失去,只是现在看不见了。”
“看不见就是没有了。”
“让吴世勋来跟你辩。”
“不要。”LAY笑,“他只会撒娇着笑,然后说哥抱一下,说哥你爱我的吧。”
“哥你不爱我吗?”
“哥爱你。”
“你没变,你一直都是独角兽。”
“这不是废话。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吗?”
“你在河边喝水,以为我要吃马肉就变成独角兽拿角顶我,咱俩在草地上打起来。”
“哈哈哈不是,那是后来了。第一次见你,你跟灿烈走在一起,他让你叫我哥,你说你对长角的杂种马过敏。”
“哈哈哈哈那时候真年轻。”
“你一眼就看出我是独角兽了。”
“嗯,大地孕育万物,我是大地之神,可以创建一切自然可以洞悉一切。”
“一切吗?”
“你要我造一个你自然是不行的。”
“为什么?”
“说出来挺矫情的,但是灵魂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只有一个LAY,你想叫我做什么?LAY,刚不是说要放弃了?”
“我说着玩的,我就是有一点点,想他了。”
“可以放弃的。”
“他会不会想我想得睡不着觉?”
“可以放弃的。”
“他每天都睡的很好。我突然想起来,在最后一战的前夜,我俩趴在树丛里,等候天明的来临,那时大家神经绷得紧紧的、武器都不能放下,他却倒在我肩头睡着了。”
“可以放弃的。”
“我当时就发誓,我要他以后永远可以睡得安心。”
“你上一句还是他不管怎样都可以睡得好。”
“刻意煽情被你揭穿了。”


“你好棒。”
朴灿烈抚着张艺兴漂亮的肩膀,看着眼前的人儿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曾幻想过这长长的眼睫毛上粘着香甜的梦,便凑过去吻了吻。
“还来?”
朴灿烈红了脸。
“你看起来很累。”
“还可以再累一点的。”
“不了。”
张艺兴紧紧地贴着朴灿烈,听他咚咚的心跳。
“你知道吗?”
张艺兴在心里问了另一颗心脏一个问题。
“知道什么?”
朴灿烈低头看着胸前毛茸茸的脑袋,疑心是自己漏听。
“没事。”
张艺兴闭上眼。
“朴灿烈。”
“嗯。”
“你和吴世勋也是大笨蛋。”
“谁说不是呢。”
朴灿烈忍不了了。
“艺兴,跟我走吧。”
“好啊。”
“真的吗?”
“嗯。”
“真的真的吗?”
“嗯。”
“真的真的真的吗?”
“真的。”
“那我们现在就走。”
“等一下。”
“嗯?”
“再送我一只羊吧,给咩咩做个伴。”


张艺兴蹲在风神的宫殿门口,跟他的咩咩眼瞪眼。
“咩咩,对不起了,我不能带走你。”
小羊好像懂人言一般,小蹄子翘到张艺兴膝盖上,挽留它的主人。
“我好不开心啊,不开心,就是错的,我要去找对的。咩咩,你也想我开心,对不对?”
“咩咩,”张艺兴突然说不出话,语言哽在喉头,热意从深处往上涌,他强压下来,“我跟你说一个秘密,你谁都不可以说哦。”
咩咩叫了一声,似是答应。
张艺兴摇摇头。
“不行,你太聪明了,我不能跟你讲。”
张艺兴站起来。
“咩咩,不要太想我哦。”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又抱了一只羊匆匆赶来的火神,却再也找不到张艺兴了。






完。



我觉得我应该啥也没解释清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不出来……
又是一个脑洞很大文笔不够的悲剧……
故事应该是这样的(我为什么又做了这种事……),很久以前西普山出事LAY牺牲自己维护了天下太平,然而这件事只有暻秀和俊勉知道,暻秀想造一个LAY出来,他造了张艺兴,一点一点地教他,给他念LAY的书,想让他尽量贴近LAY,不识字是为了暗示他不是正常的普通人类。张艺兴不小心碰见了吴世勋被吴世勋带走,然后爱上了朴灿烈。文中都暻秀一直在找的就是张艺兴。张艺兴发现自己是替身,尝试着装傻,还是无法忍受,就离开了。
双月就是两个月亮,两个人,一开始想让灿勋兴这个大三角可以双he的,但是胡搞如我搞出了双be,我真的很棒棒。
啊我喜欢这个故事(又一个被自己毁了的故事)




评论(38)

热度(51)

  1. 念凯源勋兴给你最糟糕的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