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我遇你啊就变成很开心的小动物

双月 四

cp灿兴 勋兴
本章还是灿兴偏重,勋兴倒是也有……
说好的双月呢,我的hunlay呢,还搞不搞了……






朴灿烈怀里藏了只小羊羔,小蹄子蹬着他的胸口,捣得他的心乱糟糟地跳着,手指梳过它绒绒的毛,也不敢用力,感觉到这个小生命的心跳,跟自己一样热烈,朴灿烈又后知后觉地开始想张艺兴万一不喜欢呢。

哪里那么多想法,不喜欢就自己养呗。

朴灿烈低头看着小羊羔的脑袋和它亮晶晶的眼睛,小声叮嘱:“你待会儿表现好点,可爱一点。”

小羊羔舔了舔他前襟的衣服,又咬咬他的外套。

“这不可爱,不要咬。”

小羊羔伸出软软的舌头舔朴灿烈的手指,朴灿烈揉揉小羊的小脑袋,说我会给你找一个很好很好的主人。






朴灿烈靠在门口看张艺兴玩球,把球扔到墙上,球弹回来,接住,再扔,接住,再扔,周而复始。

 朴灿烈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就是那么一直看着了。

球终于落偏,砸到一旁,落在一个巨大的物体旁边,朴灿烈认得出来,那是LAY的钢琴,吴世勋给他罩上了,朴灿烈突然想不起来LAY已经消失了多久。

真的蛮久了。

张艺兴走过去捡球,朴灿烈心想如果张艺兴是LAY,他不会对钢琴毫无反应的,但是张艺兴又绝不可能是LAY,首先LAY识字,但这也可以伪装不是吗。

张艺兴走过去弯腰捡球,毫不犹豫地转身,朴灿烈心中不知道是松口气还是失望。

张艺兴突然停住脚步,转身,朴灿烈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心脏随着张艺兴与钢琴之间距离的缩近越提越高。

张艺兴的手指在下一秒就要碰到钢琴了,朴灿烈咩了一声,不对,他怀里的小羊羔咩了一声。

张艺兴扭头看向门口。

朴灿烈发誓就差一点点点点点。他有些懊恼地低头,错过张艺兴灿烂的笑脸。

小羊羔也似通人性一般,从朴灿烈怀里钻出来,跌跌撞撞地跑向张艺兴。

张艺兴蹲下,把球放到脚边,把小羊羔抱了起来。

“雨下好大。”雨下很大,也没有拦住吴世勋出门,也没有拦住你来。

“我是火神,还怕这点雨。”

朴灿烈炫技,抖落身上的雨水,让它们在空中燃烧小火花,像是烟花一般在他周身闪耀。

张艺兴对于朴灿烈的魔法却不甚在意,紧瞅着怀里的小羊。

“这是什么?”

“这是一只羊。”

“我知道。”

“送给你的。”

朴灿烈紧紧盯着张艺兴的眼睛,只要找出一丝勉强,他就抱着羊跑。

“谢谢你!”

是真心实意的感激与喜欢吧,朴灿烈分析。

“它叫什么?”

“你起一个吧。”

“叫咩咩好不好。”

你咩咩叫一声,我就会看向你。






吴世勋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星星都背过身去,月亮也眯着眼睛。

他小心地爬上床,看着黑夜中背冲自己的圆发旋,硬是把张艺兴扳过来面朝自己,把他收到怀里,嘴里却念的是另一个名字。

吴世勋闭上眼睛,突然感觉肚子被打了一拳,惊讶地睁眼,看见张艺兴依然睡得香甜,想说张艺兴这还梦游打人啊。

“咩~”

吴世勋从张艺兴怀里拎出一只羊,小羊在半空中扑腾着四肢咩咩叫。原来是这小蹄子踹自己。

张艺兴也醒过来,看见小羊的挣扎把它抱回自己怀里。

“回来啦。”

“这哪来的?”

“睡吧,很晚了。”

张艺兴抱着羊背过身去。

吴世勋大概用膝盖想也知道哪里来的羊了。他拎起羊的后脖子,把它放到地上。

“我不在的时候,你很寂寞吗?”

张艺兴没有说话,转头避开吴世勋的索吻。

“不要躲。”

张艺兴躲不过,被抓住下巴跟风神接吻。

风神跟书上写的不一样。

“我想睡觉。”张艺兴推咬着他脖子的毛绒脑袋。

“我想睡觉。”

“叫我的名字。”

“世勋。”

“叫我爱你。”

“我冷。”

吴世勋压上那具洁白的身体。

“不是这样的。”

“LAY……”

“我不是LAY。”

“你以为朴灿烈就不一样了吗?”

莫名的恐惧情绪与风神掠夺的力量一同贯穿张艺兴柔软的身体。

“你不会是LAY,你也只能是LAY。”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只是不识字,我不是笨蛋。”

朴灿烈揭开盖着钢琴的布。

“那你会弹吗?”

“不会。”

朴灿烈按钢琴键,说我弹你唱。

“我今天嗓子不舒服。”

张艺兴摇摇头,昨天哭太惨了。

“那我弹我唱好了。”

朴灿烈唱了一首欢快的歌。

张艺兴也被向上的情绪感染,在原地转圈圈。

“这是做什么。”

“跳舞。”

张艺兴停下来,被朴灿烈接住。

“你真的不会弹琴?”

“真的不会。这是我第一次见真的钢琴,第一次听钢琴的声音。我跟你说过,我以前住……”

朴灿烈吻住那张叽叽喳喳的嘴,他也被吓到了,好奇自己突然哪来的勇气。

“不要!”

张艺兴推开他,表情是真的受伤。他看向朴灿烈的眼睛里满盛着难以置信。

朴灿烈意识到自己的冒犯,但是他没想到张艺兴竟是如此厌恶他,朴灿烈想跑又想解释,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要解释什么。

张艺兴先跑了。

朴灿烈想,就是这样吧,无论是LAY还是张艺兴,最后都会讨厌自己,最后都跑向吴世勋。






“你怎么不唱歌了?在想什么?”

踩着风来的火神,张艺兴眯着眼睛看红头发的神靠近,他说要教自己识字,可是自己学不会,他应该很失望吧,LAY好像是个很聪明的人,自己很笨,他们都很失望吧。

“你吻我吧。”

可是自己可能吻得不好,吴世勋总是对自己皱眉。

“你……”

张艺兴从石头上跳下来,牵起朴灿烈的手,十指相扣,那是吴世勋喜欢的牵手方式,应该就是LAY的方式吧。

吴世勋喜欢自己的酒窝,张艺兴就抿着嘴笑,露出甜甜的酒窝。

他看朴灿烈像是傻瓜一样僵在原地,心想还是自己笨,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好,张艺兴叹口气,转身往风神的宫殿走去。

“张艺兴!”

张艺兴回头。

“你想我吻你吗?”

“你不想吻我吗?”

我是神的玩具,对吧。

朴灿烈走近张艺兴,攥住他的手臂,深呼吸好几次,迅速在张艺兴的嘴唇上点了一下。他一边在心里大骂自己是个废物,虚长那么多岁,一边红了耳根。

“不对。”

张艺兴环住朴灿烈的脖子,来了个让后者窒息的深吻。

“好一点没。”

“好……”

这下子朴灿烈整个人都红了,非常上火。

张艺兴抱着朴灿烈,说我是大笨蛋。

“不要这么说。”

因为LAY不是的,LAY才不是大笨蛋对不对。

“我最聪明了。”

“你最聪明了。”

张艺兴心里一紧,想大笨蛋才会让自己心里这么痛。

“你很久没来了。”

“前段时间……”

“咩咩都长大了。”

“没有那么久吧。”

“咩咩现在都会自己放自己了。”

朴灿烈心软成一片,揉着张艺兴的脑袋说:“那你是不会,它就只能自己放自己。”

“我会。”

张艺兴抬起头。

“好好,你会。”

“我给你亲,你陪我好不好。”





待续。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