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双月 三

cp灿兴 勋兴
今天有些短。
本章灿兴多一点。
刚跟朋友聊天,真的很喜欢兴兴,他会永远年轻。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要知道啊。
我觉得灿勋很甜,就是那种友情向,real甜,我反而一个字都写不动,一点都想不歪。这奇怪吗?






手稿翻到最后一页,书社老板摘下眼镜,说你这个爱情故事还是个悲剧,你很敢搞啊。

LAY点点头,他有什么不敢的。

老板搓搓下巴,翻回其中一个情节,问这边独角兽为什么要离开家园。

LAY说在《最后的神话时代》第七卷会解释。

老板摇摇脑袋,说神话故事卖不出去,你计划到第一百卷也是白费,游记可以多搞搞。

LAY嘟着嘴小声抱怨群众的欣赏水平跟不上。

“把主人公和结局改了做单纯的爱情小说应该可以卖给学生妹和家庭妇女。”

“原来我的受众是这些群体啊。”

“要不呢,神话孩子看的多,游记嘛读者范围是会更广……”书社老板念念叨叨,LAY抱着自己的背包,头垂得很低,一头卷毛在漂浮着尘埃的阳光中散着金光,像只惹人怜爱的小金羊。

“你这是瞧不起学生妹还是瞧不起家庭妇女。”

LAY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尊重所有人类。”

这用词老板都笑了,他不知道LAY真心是这个意思。

“独角兽的罗曼史就算了吧,我思考了一下,一点都不想改动,不出书也没关系,我自己看看就好了。”

老板却开始攥着手稿恋恋不舍了,“你这个写得真的挺好的,要不,要不……”老板咬着牙想要怎么让步,“要不,你把结局改了,改成大团圆,同人就同人了。”

LAY站起来,取走自己的手稿,小心收回背包里。

“结局就是这样的,没法改。”






都暻秀最近不知道忙什么,总是不见踪影,遇见了也一副匆忙的样子,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原来你也会找东西,我以为你少了什么都直接自己造个新的呢。”

都暻秀只给朴灿烈留下一个仓皇的背影。

还是西普山那边又出事儿了?应该没有吧。

朴灿烈追上去,终是不放心。

“是西普山……”

“啊?不是不是,那边不会再出事了。唉你别拽着我,我真有要紧事。”

“你怎么……”你怎么知道不会再出事和到底在忙什么要紧事一起挤在朴灿烈喉头,让都暻秀捡着空隙跑掉。







下了很大的雨,朴灿烈本来不想去找张艺兴的,他一闭上眼,雨声就被放得很大,雨滴仿佛透过梨花雕纹的窗户噼里啪啦砸在他心头。

张艺兴和LAY终究是不一样的,吴世勋把张艺兴当作LAY的替身,他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和以前一样奔波在外寻找LAY,对于趁他不在整日找张艺兴的朴灿烈也是不正面撞着就当没有的态度。

风神和火神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默契。

风神觉得火神可怜,火神,也确实觉得自己挺可怜的。



张艺兴不识字的。

朴灿烈发现是因为总看到张艺兴坐在海边唱歌,问他为什么终日歌唱,张艺兴说我只会做两件事,唱歌和放羊。

“为什么不看书?”

“我不认识字。”

“你不是还有自己喜欢的作者?”

“对啊。”

“那你还说你不识字,不识字怎么看书。”

“可以念啊。”

“谁给你念?”

“我的朋友。”

“来。”

朴灿烈跳下礁石,对着张艺兴伸出手,张艺兴摇摇头,自己跳进海里。

朴灿烈牵起张艺兴的手往风神的藏书室走,张艺兴颤抖了一下,没有拒绝。

“我给你念。”

面对着浩瀚书海,张艺兴就坐在海边唱歌打发时间,他或许其实不喜欢书?这个念头突然窜入朴灿烈的脑海,但是张艺兴突然兴奋地原地转圈,让朴灿烈舒心地笑了出来。

“吴世勋不给你念吗?”

张艺兴停止转圈圈,有些晕地扶着手边的一张桌子,撞到上面的一个镏金沙漏又赶紧把它移回原位。

“他很忙。”

朴灿烈没接这个话题,他想吴世勋可能都不知道张艺兴不识字这件事。

“你想看什么书?”

“有角的书吗?”

朴灿烈一个书架一个书架地看过去,张艺兴就跟在他身后。

“角是当代作家吗?”朴灿烈问。

“距离他出最后一本书,有三十几年,四十几年?”

“他都出过什么书?”

“《角的游记》一至十卷和《最后的神话时代》。”

“《最后的神话时代》,就是说我吃人的那个吧。”

“他没说你吃人,他说你茹毛饮血。”

“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枯燥地寻找工作无味,朴灿烈跟张艺兴说你给我唱歌吧,张艺兴清清嗓子,开始吟唱古老神谣般的歌曲。

“慌乱中眼看最后一道/围墙正在崩裂瓦解/至今还是无法能解/听风集结在高耸城墙/面前微弱地席卷成漩/吹响了巨大风暴袭击眼前/宁静的黑夜/穿破风暴中雷电/抹去淹没我的灰/嘶吼呼天喊地灭/贯穿千里的边界/直到千万颗星星/带着微光点亮无尽的深渊”

一曲终了,朴灿烈问谁教你唱的,张艺兴还是答朋友。

“神奇的朋友。”

“嗯。找不到吗?”

“没有这个作者的书。看看别的?”

“好。”



现在雨这么大,张艺兴估计也没有办法坐在海边唱歌了,那他要做什么呢,睡觉?想象他睡觉的样子,是很美啦,吴世勋那个骚包的深蓝色丝绸床是会很衬他,但是他一个人应该很无聊吧。

他无聊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呢。

会不会呢。

他睁开眼睛,半醒,眼睫毛上还挂着未完的梦,舔着略干的嘴唇坐起来,脑子放空之时会不会想起一个给他读书的红发男人。

还是满脑子都是他那只识字又会讲话的羊精,听他的描述更像是羊养他而不是他放羊。

感觉他会想他的羊多一些。

朴灿烈看着窗外的雨,出了门。





待续。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