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双月

cp勋兴 灿兴









睁眼的时候看见了风神。
张艺兴揉揉眼睛,恍惚以为依然在梦中,身体诚实地向吴世勋靠近,被皮肤与布料之间过于真实的摩擦提醒。
张艺兴的身体慢于脑子,手臂已经搭在了风神的腰上收紧,脑海里是等等等等等一下,我睡了风神?
这么被抱一下吴世勋也醒了,他本来睡眠就浅,皱着眉头睁眼,对窗外不请自来的阳光格外不满,一挥手窗帘被风推着合上。吴世勋翻个身把张艺兴收到怀里,亲亲他头顶说再睡会儿。
张艺兴已经完全清醒了,吸吸鼻子,想风神原来是这个味道的。
有点甜。


“真的很像,你从哪里找来的。”
红头发的青年围着张艺兴打转。
“是他找到我的。”
吴世勋头也不抬地看着他的书。
“嘿,你叫什么名字。”
“张艺兴。”
“我叫朴灿烈。”
朴灿烈?又一个存在于书上、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跟想象中很不一样啊。
“火神?”
张艺兴舌头都捋不直,举起手想打个响指,擦好几次擦不响。
朴灿烈懂他的意思,打了个响指,指尖一撮小火苗一抖一抖。
“送你。”
张艺兴狂点头,双手合拢要去接,表情虔诚又认真。火苗却在触碰到他雪白手心的前一瞬间被一股怪风吹灭了。
“他是普通人类。”
吴世勋放下书本面露不悦。
“我就是想试试。”
朴灿烈笑得没心没肺,张艺兴傻傻不懂,也跟着笑,看得吴世勋莫名烦躁。
“他好可爱啊,把他送给我好不好。”
朴灿烈揉乱张艺兴的头发,又摸摸他的脸颊,得寸进尺得不行不行的,同样的一张脸,以前他可没这个待遇。现下张艺兴只是有些惶恐而已,根本没有拒绝他的力量,跟那个人完全没法比。想到这里,朴灿烈又觉得没意思了,把手放下。
“不好。”
朴灿烈对于风神的拒绝也不感到意外,从来都是这样,命运女神偏爱吴世勋,他习惯了,接受这个设定了。
朴灿烈耸耸肩,“不过万一LAY回来看见他,你说他会不会直接打死你。”
吴世勋定定地看着张艺兴,张艺兴被盯得发毛,觉得自己要被看穿了,觉得吴世勋在透过自己盯别人。
“如果他能回来,打死我就打死我吧。”
LAY是书上与风神火神并列在一起的独角兽,是治愈之神,听他俩的语气,LAY不在了?他去哪儿了?
“在说独角兽吗?”
“诶你都知道啊。”
朴灿烈坐到张艺兴身边去,怎么看怎么喜欢,啵了张艺兴脸颊一下,张艺兴脸一下就红了,吴世勋一下就不爽了。
平静的室内狂风骤起。
“你差不多点。”
风神火神同时开口。火神笑了,风神移开目光。
张艺兴晕乎乎的,他昨天在森林里发现了昏倒的风神,把他背回家,然后被醒来的风神深情告白,接吻,被带回风神的宫殿,酱酱酿酿。今早醒来,跟风神躺在床上说话,张艺兴说传说里你外冷内热,看着酷其实活泼得不行,风神反问你看我活泼吗,张艺兴摇头,说你特别酷。风神说你平常也就这么随便跟第一次见面的人回家吗。张艺兴没感觉到冒犯,说你是风神,我从小看着你的故事长大的,你不是随便第一次见面的人,你是梦想,你是风神。那时候风神目光炯炯,摸着张艺兴甜甜的酒窝,问,那如果是火神呢,你会跟火神走吗?张艺兴摇头。吴世勋眼光似水,问为什么。
“你真的住在火山里面吗?”张艺兴问。稍早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回答风神的,不跟火神走,火神住在火山里,跟着去他会死的。
“什么?”
“沐浴岩浆,茹毛饮血。”
“人间的书上这么写的?”
张艺兴乖巧地点头,就这么一会儿他就放下对生人的警惕,手臂在空中比划着补充:“火神目若铜铃,獠牙似箭,肤红如血……”张艺兴看着眼前越来越黑的桃花俊脸,把剩下的描述咽回肚子里。
“谁写的啊。”朴灿烈不满,“那怎么说风神的?”
“剑眉星目,丰神俊秀……”
“等一下,你看的什么书,吴世勋你写的吧。”
风神哈哈大笑,终于有点传说中的活泼样子,也是跟他年轻外表相符的顽皮笑脸。风神笑的时候,眼睛弯成两轮上弦月,跟书中写的一分不差,不知道写书的人怎么看火神的,但是他一定很爱风神。
看着在深蓝色天鹅绒上打闹的两位神祇,张艺兴想神跟人差别也没那么大,这俩人就像是村里的两个弟弟,在村头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茅草上嬉笑着滚成一团。
火神手臂挥到旁边的一颗水晶球,眼瞧着要滚落雕花大桌,张艺兴下意识去接,没接着,自己陪着紫水晶一起落到地上,眼瞅着水晶在他眼前炸裂,像是一场小型烟火。
“闭眼!”
一双手捂住他的双眼。
脸上突然传来破碎的凉意。

先着地的膝盖和胳膊肘疼。
张艺兴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从地上拎起来。
吴世勋从背后抱住张艺兴,朴灿烈把捂着他眼睛的手撤开。
吴世勋侧头看怀里的傻兔子,脸上被碎水晶划了不少小口子,却还无知无觉地抓着朴灿烈的手说你受伤了。
“治愈我。”朴灿烈说,“LAY,别装了,是你吧。”













待续。

评论(3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