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当我们讨论茶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下

     

he!废话很多!



跑路了一万八千里,回到朴灿烈也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说过喜欢的绿茶。

搞了一波回忆杀,朴灿烈觉得嗓子眼里的石头越来越大颗了,咳咳,要说不出话了,四千一斤的铁观音也救不回来。

一张脸看了成千上百次,一个问题想了成千上百次,一个谎言说了成千上百次。

今天的天气跟昨天差不多,温度也差不多,阳光落在手上也是熟悉的暖意,十年后的自己回忆起这天来,还能记得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无论是滇红还是铁观音, 都不记得了。躺在床上听着窗外树杈上的雪推挤,承受不住时在一起掉到雪地上,那细微的噗嗤声,鸟儿都跑到温暖的南方去了,朴灿烈再也想不起他是在什么样的天气失去了他的春天。或者乐观一点,那会儿可能找到了新的春天,从被窝里钻出来,问朴灿烈在看什么,雪还没有停吗,要不要一起堆雪人。

“你现在就给暻秀打电话吧,省得待会儿我也忘了。”

张艺兴点点头,开始打电话。

朴灿烈拿起莹白的茶杯,心里突然窝火,按理说绿茶凉,不该,大概是凉过头了,要起点火暖暖自己。

在一起多年,张艺兴那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宣布关系的结束?

张艺兴那边拿着手机打电话,还是扬声器,据说是为了减少手机电磁辐射对大脑的伤害,他说,灿烈你也是,能用扬声器就用扬声器,手机也不要放在床头或者枕下。朴灿烈拒绝,他要身体力行对抗伪科学。

张艺兴对着手机有说有笑,绝对不是演技。

张艺兴在最开始就跟朴灿烈说了,不要喜欢上他,不要恋爱,不要复杂的感情。越界犯规的一直是朴灿烈。


可是那些模糊的、微小的东西,不是爱吗?


每一个早安后张艺兴揉着眼睛看朴灿烈,像是在分辨,又像是在回想,世界被隔在朦胧的睡眼外,趁这时候,朴灿烈偶尔能偷得一个带着梦香的吻,但是大多数时候,吻落在张艺兴的手心,他嘟嘟囔囔地说还没刷牙呢。

朴灿烈想起这个场景想起张艺兴的手腕,有句诗怎么说的,皓腕凝霜雪,进而想起他手腕内侧的几道疤。

那天雨下好大,已经下了好几天,衣服怎么都不干,或者说是张艺兴说干了干了,朴灿烈摸了说不行还是潮潮的。朴灿烈思索要不要买烘干机,问张艺兴,张艺兴说都行。所以当张艺兴回家的时候,朴灿烈正在研究烘干机的品牌与型号,他相中miele一款,但是觉得张艺兴应该不会接受他买一个四万的烘干机这样的行为,琢磨着谎称多少钱差不多,这真的是一门学问,高低有讲究的。

朴灿烈正绞尽脑汁地想着报价呢,张艺兴跑过来问他碘酒怎么洗。

张艺兴看见淋雨的小猫想抱它避雨结果被挠了,图个碘酒就想了事,等于说要不是碘酒弄衣服上了这事儿就要这么过去了是吗。

朴灿烈真有点儿生气,揪着张艺兴去医院打针。

“猫也有狂犬病病毒?狂犬病,不是狗吗,汪汪?”啊他好可爱,还汪汪呢。

收。

这么着,难道还要表扬他知道自己涂个碘酒消毒了是吧。

但你还真没法跟他发火,朴灿烈瞬间想起了同居前跟张艺兴一起约会的时候,张艺兴迟到,迟到惯犯。迟到这个事儿,怎么说,朴灿烈觉得自己挺宽容的了,也没要他多早到,至少看电影要在开场前到吧。跟张艺兴一起在电影院看电影,十次有八次看不到片头,真怀疑是故意的。为这种小事发火又很没意思,显得自己很小气,可是朴灿烈就是很小气,我就是很小气!

张艺兴会发信息,我才刚出发,过一会儿又一条,估计要迟到,又一条就是哭哭的表情,又一条是语音的道歉,最后是我在跑了!朴灿烈赶紧地回信息说慢慢走慢慢走,生怕他摔着碰着或是一着急横穿马路了。你拿他怎么办啊,这么大人了,跑什么嘛。

“灿烈,生气了吗?”坐在影院里,张艺兴问朴灿烈。

“看电影不要说话。”朴灿烈就很冷酷。明明每次话多的都是他。

张艺兴主动去牵朴灿烈的手,朴灿烈躲,没想躲的,身体他自己躲了,朴灿烈有些懊恼,怕张艺兴因此生气,那两头生气就很麻烦了。

“我没生气。”朴灿烈转头,“我就是不懂,为什么总是迟到,你跟别人都很准时的,为什么独独这么对我?”是因为我不重要吗,是因为不在乎我吗?

张艺兴再次去牵朴灿烈的手,这回朴灿烈就让他牵,几乎是被握紧的那一刻就原谅他了,手心热了,心里也就暖了,朴灿烈想自己毫无原则。

“都怪你。”

“???”

“你把我惯坏了。”

朴灿烈想他真是完了,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答案。

“那你下回还迟到吗?”

“不保证。”

要表扬他诚实吗?

“我是不是要骂你一顿你才长记性。”

张艺兴还点头。

有首歌怎么唱的,我想用嘴唇对峙感应,那最有效的辱骂还是要嘴贴嘴进行啊。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关于张艺兴朴灿烈简直可以顺着回忆联想到宇宙尽头去。

说到宇宙朴灿烈又想起一次张艺兴买一本科普读物在那里读,全是插图漫画的那种儿童读物,就因为被朴灿烈嘲笑了不知道现在太阳系有几颗行星。张艺兴说我小时候太阳系还是九大行星的啊,冥王星是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冥王星了,为什么冥王星不算了,冥王星做错了什么。张艺兴小时候参加一个绘画比赛还拿过奖,当时的主题就是宇宙,张艺兴觉得不行,要拣回童年的辉煌。

朴灿烈说你买儿童读物,张艺兴说这种好看,反正知识都是一样的,这些就够用了,够赢朴灿烈就行了。

于是朴灿烈买大百科全书看,表示自己不会输,全方位地不会输。

张艺兴在旁边就一直笑,笑得朴灿烈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傻事。直到张艺兴发现家里有一大排大百科全书,全套,售价九千八,张艺兴说朴灿烈你一天看没有二十页不要上床。

“你好像我妈啊。”

张艺兴本来正凝视着书架上成片瞩目的上枣红下墨绿色的书脊,烫金的阿拉伯数字足足从一排到了三十二,三十二卷,张艺兴觉得朴灿烈这辈子能看完一卷就不错了,回头一个眼刀子就飞了过去。


“你待会儿有事儿吗?”

朴灿烈一下子从回忆中被揪出来,反应了两秒,摇摇头,又一想,不行,我现在很想死,我应该没空,我要去死一死,我不能离婚,离婚我宁可去死。

张艺兴那边已经欢快地说:“我俩都没事儿,马上就出发。”

都暻秀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等一下等一下,六点之后再来,给我点时间准备。”

“我们去给你打下手。”

大概是都暻秀邀请他俩去他家吃饭吧,朴灿烈推理。

果然挂了电话张艺兴就指挥着朴灿烈清洗茶具,说待会你开车,又改口说估计要喝酒,还是别开车了,打个车去。张艺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瓶酒,说放这儿待会儿别忘了带。

张艺兴哼着歌儿走开,朴灿烈就独自在厨房,把茶杯什么的洗洗完,擦手的时候还能听见张艺兴在外面玩游戏的音效。

真的很难受。特别是知道自己正在独自难受,张艺兴本人还是那个样子,把别人的心搞得乱七八糟,他却还是那个样子。他有心吗,就算是只狗,处这么多年也要有感情了,怎么能说散就散呢,他看见只猫淋雨都想帮忙,怎么这么轻易地就要扔掉自己了呢。

朴灿烈偷偷在厨房抹抹眼泪,告诉自己是大人了,不能哭鼻子了。

或者应该哭给张艺兴看,张艺兴没准就心软了,然后就不离婚了,然后就皆大欢喜了,然后就去都暻秀家开香槟!

他没有心!他不会心疼!他只会说灿烈你哭起来真好看!

真的是这样的,一起看电影朴灿烈看哭了,张艺兴捏着鼻子笑,说灿烈好美哦。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所以为什么要离婚啊啊!我这么好看为什么要离婚啊!

朴灿烈心中大唱gashina,你是不是有病,为何离美丽的我而去……

张艺兴还会拍手大笑,说我们灿烈跳得真好。



张艺兴在客厅翘着脚打完了盘手机游戏,险胜,发现朴灿烈好像就没从厨房里出来过。

“干嘛呢?”

张艺兴扫一眼,没瞧见人,想着是去洗手间了?他喊了两声没人应,房间里也没人,是先下楼了?不可能啊。张艺兴打电话,朴灿烈的手机在客厅响起来。

最后张艺兴在冰箱旁边找到了缩成一团的朴灿烈,提示来自朴灿烈无处安放的大长腿。

“捉迷藏吗?那你也得先跟我说一声啊。找了一你圈,差点就下楼了。”

朴灿烈没理他,头也没抬。张艺兴觉得不对劲,蹲下,拍拍他的大puppy,想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去。”朴灿烈闷闷地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腔。

“怎么了?跟暻秀闹变扭了?”张艺兴还真没听出来,像是哄小孩一样轻声说着。

“没有。”跟都暻秀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说来我听听,帮你分析分析。”

“没闹变扭。”

“我肯定站你这边,帮理不帮亲。”

“你是想说帮亲不帮理吧。”

“哭了?”张艺兴终于听出来了,但是仍然没反应过来,“暻秀怎么欺负你了?你抬头,我看看。”

看什么,夸我哭好看吗,现在肯定很丑,才不要抬头,朴灿烈这次哭惨了。

张艺兴想着自己错过什么了吗,自己最近好像沉迷于思考人生,是不是忽视了朴灿烈?虽然思考的人生也是在思考跟朴灿烈的关系就是了。

彩虹独角兽的小本子,让张艺兴想了很多。

他没能看很多,他不想看了,也不算实话,有几次还偷偷去书房翻过,一会儿就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不对,但是心里的小恶魔又说本身就是写给自己的,小天使说不一定,可能就是朴灿烈写给的他每一个对象的诗啊。

现在有三个问题。

那是诗吗?

天使和恶魔是不是拿反剧本了?

真要让张艺兴找到那个本子,不算侵犯隐私,吧?

回到第一个问题,那玩意儿算不算日记啊。


无数个夜晚,可能也没那么多,就是很多个夜晚,张艺兴从噩梦中醒来,想自己好像喜欢朴灿烈太多了,要止损啊,现在自己这么半夜醒来思考人生已经非常不养生了,只会越发展越糟糕吧。

张艺兴问过朴灿烈,怀着很多的勇气与希望,特意挑在七夕,这么好的日子问的,那会儿是烛光晚餐,虽然在饭前为了火灾隐患小小争执了一下,但是过程还可以啦,几杯小酒下肚,张艺兴趁着自己还有点理智,问了朴灿烈,你爱我吗?

橘色烛光下朴灿烈的脸跟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的英俊,时光对朴灿烈可不是杀猪刀,时光给了朴灿烈新的帅气,他现在是吵架离家出走不会超过三小时因为要赶回来做下顿饭的成熟男人。张艺兴会站在窗台上看着朴灿烈离开,如果他就是蹲在楼下,那就是一时冲动跑出去的估计到电梯里就后悔了的程度,但是因为拉不下脸马上回来就只能蹲在楼下耗时间,跑出去买包烟在楼下抽那就是很生气了,在小区里绕圈跑步那就是非常生气。

张艺兴还记得朴灿烈第一次离家出走,是因为自己跟吴世勋走得近了一些。张艺兴说不是说好了互不干涉,你跟你女同事暧昧可以,我就不可以了吗?

那会儿只是交往期,说的也都是气话,张艺兴觉得自己委屈得很,朴灿烈跟那位是真暧昧,张艺兴跟吴世勋清清白白,就是看他长得帅交个朋友不行吗,人家直的,直的!

朴灿烈摔门走了。

半夜张艺兴咬被角,想这个混蛋不会去找他女同事去了吧,这个混蛋,这个混蛋,这个混蛋,叫他可以跟别人处对象他就真处啊,说正式交往的也是他啊。

张艺兴记得自己当时混乱地很,一边告诉自己要潇洒,一边臭骂朴灿烈。

规矩是他定的,张艺兴洗脑自己不是在为朴灿烈离家出走难受,是在为被摔了门框而疼痛,门框是无辜的啊,门框做错了什么,就像冥王星做错了什么,你们把我拉进太阳系,现在又把我踢出去。

然后手机响起来,张艺兴一个鲤鱼打挺去接,是都暻秀的视频电话。

屏幕里朴灿烈趴在餐桌上念叨艺兴艺兴艺兴艺兴艺兴。镜头切到都暻秀,都暻秀说你俩烦不烦,每天拍肥皂剧很精彩嘛,酒都记你账上了。

当然很精彩,张艺兴挂了电话,睡得可香。


他明明是爱的嘛。


橘色烛光下的朴灿烈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爱。挺喜欢你的,就像是我喜欢暻秀一样。”

“你跟都暻秀上床。”

“不啊。”

“真不爱我?”

“真的不爱。”

张艺兴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但是其实他不知道,他已经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了,或者说朴灿烈给出了了正确答案,但是正确答案已经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了,该给朴灿烈多少分呢,给他一百分。

“一百分。”

“嗯,我当然是一百分。满分是一百分吧?”

去你的,满分一万你个混蛋。

张艺兴笑着回答:“满分一百。”



一百分的朴灿烈被都暻秀欺负了。

张艺兴起身撕了张厨房纸,揉在手里又觉得朴灿烈被都暻秀欺负完又要被自己欺负太惨了,就去客厅拿了纸巾过来。

这纸巾也是有讲究的,张艺兴买的是最柔软的那种,即使感冒擤鼻涕一个星期也不会把鼻子磨红的那种,朴灿烈只会说这个纸还蛮软,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质量在张艺兴的努力下提高了多少,对养生一无所知。

“不哭了不哭了。”

张艺兴把纸塞朴灿烈手里,朴灿烈不接,张艺兴再接再厉,朴灿烈总是会接受的。

朴灿烈抬头。

“暻秀是对你做了什么啊。”张艺兴看着花猫一样的朴灿烈感叹,自己拿张纸帮朴灿烈擦眼泪,朴灿烈就抬着头,手里也攥了张纸但是一动不动享受着服务。

“不关暻秀的事。”

“那你跟暻秀闹什么别扭。”

张艺兴反应了过来,把手收回来,转身把纸巾扔进垃圾桶。

“啊,那就是我了吧,我欺负你了?”

“嗯。”

“嘶,什么时候?”张艺兴知道答案,却故作疑惑。

朴灿烈眼泪又开始啪啪掉。

“哭什么,怕我抢你财产?”

“全给你全给你。”

“不要啊,我赚得比你多,要算也是我比较亏吧。”

“所以你是嫌弃我赚得少了?”

“我没嫌弃你啊。”

“那为什么要离婚?”

“因为……”

“因为什么?”

朴灿烈觉得自己快哭瞎了。

“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咱俩这样不大合适。”张艺兴斟酌了一下措辞。

“哪里不合适?你是不是,遇见比我帅气的小狼狗了?”

“没有没有。”

“小奶狗?”

“啊?”

“为什么要离婚嘛……”

张艺兴也坐到地上去,想了半天,久到朴灿烈都要准备嚎啕大哭了,张艺兴才开口:“是我的错。一开始是我说的,说的不谈感情嘛,你一直都做得很好。”

“那为什么……”对啊,说我是一百分boy来着,朴灿烈心虚地大声问。

“是我做的不好。”

这个答案吓得朴灿烈都不敢哭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小狼狗小奶狗,是大狼狗大奶狗?

“我先认个错。”

不要认错不要认错,烈烈不听!朴灿烈捂住耳朵。

张艺兴无奈地笑,他知道朴灿烈听得见。

“我之前看见你那个本子了。”张艺兴说,然后看到朴灿烈瞪着眼睛一副我听不见我聋了的表情,“封面是彩虹小马的那个本子。”朴灿烈表情都变了,就说他听得见。

“我看了一点点,西瓜皮王子和豌豆公主,还有猪蹄怪,啊,不是,猪蹄怪是我的梦,就是会游泳的猪蹄那个,还有星星的,还有满月的,还有柔软的黑键和坚硬的琴弦,还有什么我可能记不大清了。”张艺兴想,年纪就是大了,记性不够使了。

“西瓜皮是说我晒伤那次吧。”

朴灿烈眨眼。

“我知道你听得见。”

朴灿烈把手放下来,点点头。

“星星呢?”

“是你。”

“满月呢?”

“是你。”

“什么时候?”

“每天晚上。我抱着满月睡觉,你是满月。”

张艺兴呼吸一滞,继续问:“黑键和琴弦呢?是咱俩吗?”

“嗯。”

“猪蹄呢。”

朴灿烈想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把那么不快乐的东西写进自己要送给张艺兴的诗里啊。

“就是,你发现我和同事的短信那天,我们吃的红烧猪蹄,你说好吃。”

“你其实往里面下毒了?”张艺兴摸摸自己的脖子。

朴灿烈都不知道怎么回复,心中无名火又起,不懂自己在张艺兴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

“你瞎说什么呢。那天,其实当时,我,啊不知道了,就是,那天你看起来对我毫不在乎,我难过了。”

“你那会儿喜欢我啊。”

“嗯。”朴灿烈点头,然后觉得不对,想说我一直喜欢你啊!

“我那会儿也喜欢你来着,可惜了。”

“什么可惜。”

“感觉咱俩其实有好时候的,但是因为我啦,我偏要搞什么不谈感情,错过了。”

“现在不是好时候了?你不喜欢我了吗?你不爱我了吗?”

“我爱你。但是这才是问题啊。”

朴灿烈真的完全不懂了。

“我爱你但是你不爱我,我接受不了这样,如果你不爱我,那我也不要爱你了。”

“等等等一下。”朴灿烈真的跟不上张艺兴的脑回路。“你以为我在哭什么?”

“嗯……”张艺兴仔细想了一下,挠挠脸颊。

“你凭什么说我不爱你啊,张艺兴我好想打你啊。”

张艺兴想起来了,“你自己说的啊,我上次问你,就七夕,你亲口说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朴灿烈崩溃,把头重新埋回去,然后觉得不行,真的要气死了。

“来来,我们重新捋一下。现在,我们相爱,对吧?”

“不是的,现在是我单方面。”

“我爱你。”朴灿烈真的要气死了,几乎是吼出来的了,他真的觉得好烦啊为什么这么烦。

张艺兴愣了两秒:“这么不想离婚啊,为什么呢,没必要为此撒这种谎啊,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跟我说啊。”

朴灿烈告诉自己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自己挑的老婆,自己挑的,我爱他,我真的超爱他。


真的超爱他。



完。



评论(5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