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灿兴】当我们讨论茶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上

新年好!

点梗里面的灿兴婚后不带第三者的虐文!





“我喝茶太多,会不会缺钙。”看起来像是问句,其实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回答。

“那就多喝牛奶。”但是朴灿烈应了。

“所以我喝滇红……”朴灿烈好像记不大清他说什么了,暖胃之类的、看似有理、实则没有逻辑的话。


张艺兴最近喜欢说年纪大了之后,脑袋和身体各自玩耍、身体没以前好、记性也不行……开始研究起养生,渠道诡异,朴灿烈怀疑就是朋友圈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不过该熬的夜他依然没客气,早上趴在床上赖床。


朴灿烈手机相册里有个赖床合集。


张艺兴睡姿奇差,但是因为他太可爱了所以即使半夜被冷醒,发现自己被踹到床下,朴灿烈也很难生气。

想生气的,一开始,但是每次爬起来,看到兴兴毫无防备的柔软睡颜,就觉得算了,抬起他的腿往里放放,自己缩在一个小角。

他还很会卷被子,应该是睡姿差顺带的技能,把被子全部都卷起来,缠在腰上腿上。朴灿烈会试着夺回一段被子,张艺兴有时候任朴灿烈摆弄,有时候会醒,醒来就眯着眼睛爬起来抖被子,趴在朴灿烈肩头软乎乎地说对不起啊灿烈。

没有人可以跟他计较,他是昏暗夜色里最后一轮满月,你都抱着满月睡觉了还有什么怨言。


朴灿烈思考过为什么兴兴让人没法发火,他好看,他好白,一起去塞班岛玩,大家回来都像碳一样,他依然是众碳里面的白雪一杯,最多就是晒红了,也是仗着自己不怕晒乱来,回家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点晒伤,泡了茶水敷着。这样的晒伤修复tip也是来源诡异。

看着他面膜纸上还摆着几片茶叶,朴灿烈忍不住要笑,西瓜子都要从鼻子里喷出来。张艺兴看见朴灿烈笑,也笑,说你像个傻子,然后说你不要逗我笑。

你才像个傻子,朴灿烈拍照给张艺兴看,张艺兴抱着手机把叶片贴到眉毛的位置,说你看眉毛眉毛。哇,谁是傻子啊。

朴灿烈就蹲在张艺兴身边啃西瓜,吃完瓜皮要丢被张艺兴拦下。

“给我。”

张艺兴把瓜皮直接扣脖子上。

这又是什么怪招。

“瓜皮也可以解暑。”

“晒伤是皮肤中暑?”

“差不多吧。”

“艺兴你养生中毒了吧。”

张艺兴只笑不说话。

“那我切给你,省得上面有我的口水。”

“没关系。”张艺兴躺在沙发上,捞住朴灿烈,“口水消毒。”

朴灿烈还是要走,张艺兴抓着他的手掌说:“我身上你的口水还少吗。”

朴灿烈脸红了,但是张艺兴坦荡荡地看着他。

“我一个人躺着无聊,陪我。”

朴灿烈想自己会晒黑原来是好事,晒黑了就没晒伤了,他的小公主真的是小公主。

应该是很搞笑的画面,面膜纸上挂着茶叶,脖子上敷着瓜皮,但是那是他的兴兴,垫着一百层棉被依然会被豌豆硌到的兴兴。


回过神来。


“怎么样?”张艺兴问。

朴灿烈拿起茶杯,又抿一口。

“挺好的。”

“是吧。”张艺兴笑得满足。

朴灿烈却觉得那笑容刺眼,他想起艺兴用瓜皮治晒伤那天夜里,他醒来,听着艺兴轻轻的鼾声,写的颠三倒四的诗。倒不是他想做个诗人什么的,他在网上看到一个人求婚就是用一本诗集,认识以来为对方写的诗,求婚。朴灿烈喜欢,想起他乱七八糟的求婚,觉得遗憾,就从那一刻开始动笔,买了个漂亮的小本子手写。

七零八落地写了小半本,想着到时候一本写完赶上什么节日就什么节日送,最好是交往周年纪念或者结婚周年纪念,赶不上就算了,朴灿烈藏不住事情。

他藏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他爱张艺兴这件事。

这要从什么说起。

说起求婚就从求婚说起吧。

还是从那首颠三倒四的小诗慢慢说回去?

朴灿烈对张艺兴的求婚是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草率程度,这也不怪他,朴灿烈没想到张艺兴会答应。

唯一值得留念的是那天天气很好,阳光不要钱一样的从窗户外涌进室内,张艺兴脱了拖鞋直接踩在地上,感慨了两秒自己真是白到发光,暖意从脚丫子传到心里,他想起之前看的英剧,站在卧室门口朝厨房喊,灿烈,把早饭拿进来,我要在床上吃。

“要已婚的贵族妇女才能在床上吃早饭。”

张艺兴嚼着三明治突然发愣。

“你结婚了吗?”

张艺兴像只小松鼠,嘴中咀嚼速度突然加快。

“要不我们结婚吧。”

张艺兴终于嚼完吞咽,看着朴灿烈,不知是在考虑还是纯粹放空,两秒后点了头,擦擦嘴说:“好啊,正好接下来咱俩都有假。”

那就是一句玩笑话,朴灿烈不是没想过求婚,很认真地想过,甚至列了结婚的百大好处,就如同他要求张艺兴跟他正式交往那时一样,想要用科学合理的理由说服他,那会儿费了好大劲儿,俩人差点闹崩。

现在一句玩笑话两人就要结婚了,朴灿烈压抑着不要让自己开心得太明显,他低头咬着三明治,觉得今天格外甜。不要笑啊,笑得太欢就很奇怪了。你看张艺兴,他就没笑,他就吃着早饭说:“现在咱俩都算是已婚人士了,可以在床上吃早饭了。”他一会儿又想起,“咱俩不是贵族啊。”一副婚是不是结亏了的样子。

朴灿烈紧紧瞅着张艺兴怕他突然反悔,他开始庆幸自己之前列过一百个结婚的好处,随时可以从脑子里调出来。那天阳光很好,张艺兴没有反悔,他说今天的三明治是不是加了白砂糖,很甜。


为什么张艺兴满足的笑脸让朴灿烈觉得刺眼。

刺眼的永远不是笑容,只是怎么可以一边做着这么残忍的事情,又一边笑得事不关己呢?

在讨论红茶之前,两人在讨论离婚。

张艺兴说你看下你下个月能不能请个五天到七天的假,我们去把婚离了,还可以在那儿玩个几天,上次去吃的那家餐馆,想再吃一次,吃了那么多鞑靼牛排,还是那家最好吃。

朴灿烈没说话,指望他说什么,他心乱如麻。是张艺兴终于遇到了他爱的人,他真正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所以现在要跟自己解除关系?还是自己暴露了,张艺兴发现自己爱他,所以觉得自己麻烦了?朴灿烈想自己当初想了一百个结婚的好处,怎么没想过离婚怎么办。

然后张艺兴就开始说他最近的养生心得了。

从红茶开始说到脱发了,朴灿烈还是不敢开口问一句为什么。

他在思考离婚的坏处,离婚了,首先父母那边怎么办,两边的父母,都要去拜访一下,问起来怎么了,也要统一一下口供,啊,多麻烦啊,要不别离了。张艺兴不会做饭啊,整天吃外卖更不养生了,这婚不能离啊。再说成年人有生理需要,当初两个人也是因为这个在一起的,现在为什么突然断了呢,难道张艺兴真的找到了更好的对象?

朴灿烈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可以正常思考,他脑子真的太乱了。

他尝试着理出一条思路开口,就看张艺兴突然站起来说:“你扶着我点,我看我还能不能下腰。”然后手心向上一翻,像一条面条一样弯了下去,在朴灿烈反应过来之前张艺兴就已经下去又起来了,雪白的小肚皮一闪而过,他开心地拍拍手,夸自己宝刀未老,接着又一个劈叉。

“哎哎哎,不行不行,搭把手。”

朴灿烈走过去,弯腰捞起张艺兴,脑海倒是不乱了,只是觉得张艺兴怎么随便都可以可爱给他看。张艺兴一手扒着朴灿烈的肩膀,一手扶着朴灿烈的手臂,嘴里哎哟哎哟地站起来,揉着腿根说:“还是老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

“灿烈你还年轻。”

“我就比你小一岁。”

“一年一年地差啊。”张艺兴喝口茶,“要不我也去学普拉提吧,待会儿你提醒我给暻秀打个电话,哎,是不是蛮久没见的了,要不干脆约着一起吃个饭。说起来他剪完头发之后我还没见过他呢,新发型真帅,他头型真好啊,你看到伯贤的朋友圈了吗,你还给点赞了,记得吧。”

“记得。”

“对了,最好赶在咱俩离婚之前,要不他们肯定要问。”

朴灿烈感觉有颗石子硌在喉头,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很,磨得久了开始疼了。

“为什么啊。”

“什么?他们会好奇啊,不会吗。”

“是会好奇。”

“是吧,还是离婚前约着聚一下。”

张艺兴开始烧水,又说起要用什么水泡茶,口感会不一样。

“那爸妈问起来呢?”谁关心泡茶啊,矿泉水纯净水蒸馏水,那重要吗?跟离婚比起来重要吗?

“嗯……就说咱俩好聚好散。咱俩这算是好聚好散吧,挺标准的。不算吗?灿烈,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是因为我吗,还是茶你不喜欢?我记得你就是更喜欢绿茶,真专一啊,我去找点铁观音来。”

“金观音银观音,少年,哪一个是你掉到河里的观音?河神啊,我的铁观音掉了,不是金观音也不是银观音,”张艺兴说着单口相声,站在柜子前扒拉着他的众多茶叶,“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这三个观音我都送给你。啊,找到了,铁观音。”

“这一斤要四千,你尝尝看,待会儿我再给你泡一个两百的,你看看有区别吗,我还更喜欢那个两百的,我真是省钱啊。”

张艺兴手指细长,跟精致的茶具很搭,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朴灿烈对茶道一窍不通,只是觉得好看,仿佛可以就这么坐着看一辈子,喝一辈子茶,四千两百没差,他都是牛饮。什么润啊、回甘不存在的,朴灿烈只说得出这个有点甜,那个没什么味道这样的话。


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尾难,那跟张艺兴在一起,就是那第一万零一件事,开头简单,中间简单,结尾怎么那么难。

两个人一开始是炮友,比你想的那种好一点,更像是不谈恋爱的情侣。朴灿烈想谈的,但是张艺兴不要,他说不要恋爱,感情牵扯上来关系就不单纯了。这是什么歪理,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对朋友都是满分,但是不谈恋爱。世界上有第八号当铺的吧,这个人把自己的爱情当掉了吧。

为了可以在一起朴灿烈也装作我也是这样的,我也去典当了我的爱情,一起做新时代情侣吧。

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挺好的,两人会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但是总是差一点什么,总的来说是会上床的好室友,现在是交换体液的形婚。

爱情本来就是多种多样的嘛。

朴灿烈这么告诉自己的,而且人会变的不是吗?

张艺兴一直都是爱他自己比较多,朴灿烈知道,他简直要把这句话刻在心上了,然后把“不要越界”刻在另一面。关于张艺兴爱不爱朴灿烈这件事,朴灿烈想,俩人这样,至少是挺喜欢的了,剩下的就给时间吧。


张艺兴和朴灿烈是通过两人的共同好友边伯贤玩到一起去的,张艺兴和边伯贤是同事,朴灿烈和边伯贤是大学同学,在边伯贤生日聚会上两人看对眼了,当晚就去了朴灿烈家。第二天早上朴灿烈还没醒张艺兴就走了,朴灿烈算是一见钟情并想好好发展两人的关系,拿着手机犹豫了三天怎么合适地开头,张艺兴却突然出现在他门口。两人稀里糊涂地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关系,因为第二次来的时候张艺兴就说了,我不谈恋爱的,提前说好了,别喜欢上我啊。

关于为什么不谈,张艺兴也说过,我以前谈过,觉得挺没意思的,怎么,你想谈了啊,想了你就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我理解,好聚好散,祝你幸福。朴灿烈能说什么,他说我也觉得没意思,咱俩这样挺好的。张艺兴说是吧。


到确认关系这一步,唉,朴灿烈刚说了中间简单是吧,也没那么简单,确认关系费了好大劲儿。

张艺兴听了要交往的话直接从朴灿烈怀里撤出来,朴灿烈拉着他好说歹说,说也不是真交往,就是说给别人听,要不两人这样也不大是个事儿,问起来都尴尬。张艺兴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自己再去找个不尴尬的吧。


啊,可以不回忆这事儿了吗,算是人生最大危机了吧,不对,现在可能要退居二线,离婚现在是最大危机。

总之张艺兴只想原地不动,朴灿烈却想要更多,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止步不前的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无解啊无解,全靠朴灿烈的演技死撑。

夜深人静的时候朴灿烈也在想,看着张艺兴的后脑勺想,他知道我爱他吗,他是知道的吧,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但是他要是知道了,他就不在这里了,可是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全世界都知道,都知道啊。


朴灿烈不是个好演员,但是他故意作过的一个死也证明了张艺兴是真瞎。

有个女同事追求朴灿烈,那会儿朴灿烈也是年轻,他就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放任手机响个不停,倒不是想出轨,也没什么实际行为,他打心眼里瞧不上一心想撬墙角的人,就是想看张艺兴是真的不在乎他吗,真不会吃醋吗?

你是不是以为朴灿烈要说他经历了人生第三大危机?

没有。

很悲伤的没有。

说是作死也是因为这事儿真的伤了心,不过伤的是朴灿烈自己的心。

张艺兴看到了那些暧昧的聊天记录,还是朴灿烈装作腾不开手,说你帮我看看我手机什么消息,张艺兴就拿起来看了。朴灿烈躲在厨房里往外偷瞄,看张艺兴手指往上拨在看聊天记录,想是不是有戏了?就听张艺兴很大方地说咱俩分手吧,这事儿你应该早点跟我说啊,是不好意思了吗,不用不好意思,不过我蛮喜欢这房子的,还是你搬出去吧。

张艺兴靠在厨房门框上,吸吸鼻子说好香啊,最后的晚餐?

朴灿烈从张艺兴脸上找不到一丝不舍,倒是对红烧猪蹄满满的期待,朴灿烈意识到自己在张艺兴朋友的列表中或许可以排上前列,但在爱的列表中可能还比不上一锅火候正好的红烧猪蹄。

朴灿烈能说什么呢,奥斯卡欠我一个影帝。



待续。

评论(4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