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十三

cp勋兴 灿兴

本章只有勋兴。勋兴有点误会但没吵架,俩人挺好的,甜不甜,有争议。

                                        像番外的正文               十一     十二



十三



张艺兴洗完澡出来,一手擦着头发,看见了坐在餐桌旁背对着他的吴世勋,刚想开口说话,想起被挂电话那茬儿,想着怎么也该是他先开口,自己是要被哄的那个。

张艺兴绕过吴世勋,走进厨房,碗筷规整,料理台干净,朴灿烈收尾工作做得很细致,连垃圾都带走了。

拿出奶茶又把奶茶放回去,吴世勋想喝他自己会来拿。

宿舍空间小,厨房开放式的,张艺兴就靠在冰箱旁喝冰水,与坐在餐桌旁的吴世勋对视,看谁的眼神先杀死谁。

明明都过来了,不就是要哄自己吗,张艺兴也不是那种需要人捧在手心吹的人,但是挂了他电话就是不对,错了就是要道歉。


同样的,吴世勋也在等张艺兴开口。

上次是他过分了点,早上把张艺兴按在窗台上做,故意让张艺兴弄到了娃娃身上,把张艺兴气够呛。

“这能洗吗?”张艺兴看着他心爱的小兔,悲痛欲绝,拿去浴室冲洗,柔软漂亮的绒毛变得纠结丑陋,张艺兴闻闻仿佛还有味道,真的很想抽死那个坏小子。

“我拿去外面洗。”张艺兴大包小包带走他的娃娃,吴世勋还在旁边不高兴地撅嘴说这么折腾干嘛,买新的呗。

这明明是可以避免的情况好吗,纯粹是吴世勋本人恶趣味。

“不说别的、这么扔出去、会被认为是变态的。”对着毛绒兔子和毛绒独角兽撸,真的是变态了。

好气哦,真的好气哦。

吴世勋也看出张艺兴不开心了,乖乖地粘上去。

“哥哥我错了。”吴世勋从后面抱住张艺兴,要亲亲他哥哥,哥哥扭头躲开,他就朝哥哥脖子吹气,然后哥哥就变成粉色的了,像是袋子里那只粉色兔子,比那只兔子还要可爱一百倍。

吴世勋手往张艺兴裤子里伸,被张艺兴打掉,那就隔着裤子揉揉解解手瘾。

坏弟弟!

张艺兴捂着屁股拖家带口要去给孩子洗澡,刚把孩子放下就接到电话要他去山沟沟里。

然后就开始了长达一周的失联。

一开始吴世勋会着急,但是边伯贤说安啦,那个地方,就是没信号,你看,小爱也不理我。边伯贤举起手机,然后叮一声,一条消息进来,来自小爱。

“可能是艺兴的手机运营商比较不行。”

边伯贤一本正经。


终于回来,小爱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边伯贤,而张艺兴第一件事是去店里接他的娃娃,摆摆好才想起他大明湖畔被冷落了一周的男朋友,去自习室找人没有,那会儿吴世勋已经回宿舍为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包绷带去了。

挂了电话纯粹是意气用事,但吴世勋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按掉第二通电话也是合情合理,接了刚岂不是就白挂了?

吴世勋拿着手机,然后手机就再没有新的动静。

呼,吴世勋把手机扔一边,强迫自己看书。


“你在干嘛?”张艺兴在抱着手机发呆,他一条一条地看吴世勋的消息,打字又删除。

小爱看见对话框上面的名字,瘪瘪嘴,坐到张艺兴旁边。

“没干嘛。”张艺兴收起手机。

“世勋是不错啦。”

“他很好很好。”张艺兴认真地看着小爱。

小爱无奈地一笑,“我知道。”大家有目共睹,“可是我还是喜欢灿烈欸。”

张艺兴咬咬上唇的死皮,“那你把伯贤踹了跟灿烈在一起呗。”

小爱咯咯直乐,“听起来不错,我这就跟边伯贤分手。”小爱拽拽自己的头发,看看发尾的分叉,抱怨山沟沟里没有洗发水。

张艺兴跟小爱瞎扯着,思绪飘得很远,远到学校里,飘到吴世勋的身边。

张艺兴身边的人都不看好吴世勋,都在等着他俩分手,或者觉得吴世勋不怀好意,张艺兴有自己的压力,也有自己的倔强。他理解吴世勋的不安,但是又没有办法去缓解,把自己能给的都掏出来了,好像还是不够,再惯弟弟就要上天了,还要他怎么办,弟弟总是不安,这么办。


吴世勋要怎么办,以前都暻秀什么的,都对他很好的,他当然知道这份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现在不尴不尬的态度还是让人别扭,吴世勋就装没感觉出变化。朴灿烈干脆看见他就转身,小爱还会跟他聊聊天,但是吴世勋总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猴子,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像在看戏,金钟仁也不例外。

吴世勋对金钟仁最失望,但是转念想,或许是自己从来没看清罢了。他相信大家对他好的时候都是真心,现在不过是真心不待见他了吧。

想象一下朋友圈里有一对情侣交往多年,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子,拆散了他们,谁看谁膈应吧。

唔,大家对他,还算友善了吧,该带着他见世面也带着,不过没以前积极了,算了,还记得他就不错了。

金钟仁说得对,一开始得到了太好的不好,往后怎样都觉得不够。


想着不能恃宠而骄,吴世勋也是很想张艺兴了,一周没见,接下来又很忙,不想把难得相处的时间浪费,他走去了张艺兴宿舍楼下。

看见朴灿烈正好出宿舍楼,两人没正面撞上,吴世勋看着朴灿烈的背影,想这栋宿舍楼里除了张艺兴还有哪位。还有很多人,但是劳得动朴灿烈大驾的只有那一个。

电梯里仿佛还残余着朴灿烈身上的味道,猜测是为了平衡身上的火药气息,他总是偏爱清甜的香气。

吴世勋输密码输一半,又改成了敲门,然而敲门没人应,犹豫片刻还是输完了密码。

张艺兴在洗澡,张艺兴一般不是在这个时间洗澡。

走进卧室,吴世勋突然觉得自己像条狗,床铺整洁,但是卧室里有朴灿烈的味道,风系少年用风嗅遍每个角落,收集每一点痕迹。

吴世勋摸着窗台上跟自己争宠的兔子玩偶,看向窗外,已俨然不是一周前的心境。

或许张艺兴就是带朴灿烈进来参观了一下卧室。

或许这点味道是吴世勋自己带进来的。

或许……

吴世勋坐在餐桌前,可以闻见泡面的味道,或许他俩就是一起吃了个面,为什么要一起吃面,邀请别人上楼吃面,在某个文化里是特殊的邀请。

吴世勋忍住去楼道翻垃圾桶的冲动。

泡面有什么好一起吃的,洗碗布的折叠方式跟平常不一样,朴灿烈还洗碗了。别的都如常,不过他俩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习惯相似都不知道是谁迁就谁的结果。

他们世家子弟,可能都觉得上个床是正常社交吧,甚至是必要的责任,毕竟都是有王位要传承。或许对艺兴和朴灿烈来说,见面打个炮是打招呼级别的吧,虽然他觉得艺兴不是这种人,但是朴灿烈是,朴灿烈就是这样的人。而张艺兴对于朴灿烈的溺爱他一直不曾忘记。

吴世勋合眼,觉得眼睛涩。


谁先开口就输了,移开视线同理,规矩也不知道是谁定的、怎么定下来的,但是在对视的那一秒游戏就开始了。

弟弟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凶,挂电话还有理了。

哥哥看起来很可口,但是这份可口不单是自己独有。

弟弟皱着眉,他皱眉很帅,可是希望他不要总是皱眉。

哥哥在想什么,每天都在想什么,想住到他心里去。

快开口啊,你说什么我都会原谅,你说什么我都会给你拥抱,我很想你。

哥哥让我骨头都疼了,哥哥不是解药,哥哥是毒药。

……

纷繁的思绪像折翼的蝴蝶,在飞到彼岸前就掉进了无边记忆海,深情沉没,无声沉没。

最后还是一阵敲门声打破寂静游戏。

张艺兴去开门,吴世勋转头。

平局。


“艺兴,我的书,我忘拿了。”

“你等下。”

张艺兴转身,果然在餐桌上看到那本魔法史。而朴灿烈也看见了坐在餐桌旁的吴世勋。

“啊……”

“拿了书就走吧。”张艺兴关门。

好像需要解释一下,但是张艺兴认为自己清清白白,清清白白不需要解释,更何况吴世勋什么都没问,这个游戏就是谁先开口就输了。

张艺兴讨厌这个游戏,可是他没错,他没理由输。

张艺兴头发湿湿的样子让吴世勋突然想起了最开始那次,海边小组他俩一起住在同一个房间那次,张艺兴第一次为他展现治愈的魔法,张艺兴说让痛痛都飞走,漂亮的手指作蝴蝶飞舞状。现在,也施展魔法吧,拜托了,请带走我深入骨髓的痛。

吴世勋输了,他低头,刘海盖住眼睛,浓雾驱不散,深渊愈深,夜色愈暗。


“艺兴,我好想你。”吴世勋走近,拥抱他的毒药。毒药很香,散发着水汽,热腾腾,鼻尖扫过他敏感的后颈,他会颤抖。

“我也好想你。”张艺兴被抵在餐桌前,手臂滑上吴世勋的肩膀,仿佛悬挂的牛奶溪流。这就对了嘛,本身就不是什么事儿,只要吴世勋开口,张艺兴就会心软。

“刚朴灿……”还是要说一声的,张艺兴知道吴世勋不安,而朴灿烈就是那颗炸弹。

“没关系。”吴世勋截住话头,低头亲吻他的艺兴。

“他……书……”张艺兴还是想说,但是被打碎在弟弟暴风般的吻里。

真的没关系,只要张艺兴还在他身边就没关系。


事后。

“朴灿烈来拿书,那是他姐给他的礼物,我就让他进屋找了,我饿了,煮面,我俩就一起吃了个面,然后面洒在衣服上,我就去洗澡,他忘拿书,就回来拿书。”

张艺兴趴在床上,说完这一通话,明明每一个字都是大实话,合在一起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张艺兴自己也有点纳闷。“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就是悄悄隐去了九周年那一段,他俩都没在交往了,哪里来的周年。

“知道了。”吴世勋点头,张艺兴这么执着的解释为他带了了笑意,他眯着眼睛想张艺兴还是在乎我的。

“你相不相信我?”张艺兴看吴世勋那个样子,摸不准,他也觉得自己说得实在烂,但是现实情况确实就如他所说,他没篡改,亦没改的必要。

“相信。”吴世勋点头,他相信张艺兴在乎他,要不张艺兴随时可以扔下他,自己不是重要的人,可以随便得罪的。可能现在重要一点,那点重要也是张艺兴给他的,张艺兴还在他身边他就会相信。

张艺兴亲亲吴世勋的笑眼,说起这趟出去遇见的趣事儿。



待续。

评论(3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