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十二

cp灿兴 勋兴
本章只有灿兴,这篇文好像没人站灿兴了……
这章还没出什么事儿,可以放心看……

不过啊,如果觉得之前那样就好了的朋友们,可以不用往下看了。虽然定的he,但是我的特长是把事情搞得很糟糕,所以在he之前估计会经历一些让人不开心的事,会有章前提醒,还是酌情阅读吧……

                                        像番外的正文               十一


十二



张艺兴望着手机屏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吴世勋居然挂他电话。

不过或许是不小心按到了?如果是不小心按到,现在应该打回来了吧,还是吴世勋以为是自己挂掉了他的电话?联系前后语境也不对啊。

张艺兴刚解释完自己为什么前一周几乎没怎么理吴世勋,因为他跑到山沟沟里,没信号,正在报备自己接下来一周的行程,在学校待三天,接着就要去冰岛,然后飞瑞士。

电话对面的吴世勋酷酷地说:“这样。”

“嗯,堆了好多。”前段时间为了腾时间跟世勋在一起,就推了很多,有些是推到别人那里去了,有些只是时间推后,欠的账总是要还的道理。

然后电话就被挂了。

嗯。

人生第一次被挂电话,感觉很神奇。

也没什么机会被挂电话,首先爸爸妈妈不会,朋友不会,朴灿烈更不会,倒是张艺兴挂过不少朴灿烈的电话。原来是这种心情啊,被挂电话。

有点想发火,但是又不能对手机出气,再打过去又显得自己很没面子。

一般情况下朴灿烈会契而不舍地打到张艺兴重新接电话或者人直接跑过来。

想到这里,张艺兴拨了回去。

不接。

张艺兴可没朴灿烈那么厚的脸皮,已经气到脸上挂笑了。

所以现在是在跟我生气喽?张艺兴想,我就是这样,我就是没空陪你,就这三天,你还要跟我赌气,谁怕谁啊。

张艺兴盯着手机一路上楼,好样的,吴世勋那边没声没息。

发个表情过去?手指在屏幕上晃啊晃,始终不能落下。

“朴灿烈?”张艺兴一下电梯看到个高瘦的身影倚在门口,因为太熟悉而不容他认错。

“艺兴。”

“有事吗?”

“我有本书找不到了,在想是不是落你这儿了。”

“什么书?”

“毕格的魔法史,初版,是我姐给我的礼物。”

张艺兴开门,他的门是密码锁,密码也没改,朴灿烈没有擅闯,不过正常人都不会擅闯前男友家吧。大概是张艺兴自己领教了一把被挂电话,不可避免地想起他和朴灿烈的以前,想起朴灿烈一次又一次地追着他,原来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自己一次就上火了,而朴灿烈一个月能被挂一百次,也许后来都皮厚了吧。

张艺兴自己换拖鞋进门,看朴灿烈没动静,回头,那人望着鞋柜发呆。

“怎么了?”

“没没。”

朴灿烈就是有一丢丢丢丢难过而已,以前放着他的拖鞋的位置,现在放着另一双拖鞋,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但是他还是难过了。

好在放客用拖鞋的位置放的还是他眼熟的客用拖鞋,棕色的,丑丑的,他就是有一丢丢丢丢想念他以前可爱的白虎拖鞋,就一丢丢丢丢。

朴灿烈这人好了伤疤忘了疼,刚从拖鞋的悲痛中走出不超过三秒,就已经很自觉地熟门熟路走向了厨房,打开了冰箱,然后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饮料,自己喜欢咖啡和啤酒,冰箱里面全是奶茶,小孩子才喝奶茶,还巧克力味,吼,跟小弟弟谈恋爱很甜哦。

都说了可以预料了。

朴灿烈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好像有点过于亲昵,幸好张艺兴一进宿舍就径直走进卧室,朴灿烈赶紧跑回客厅正襟危坐。

张艺兴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认识朴灿烈二十年,第一次见他坐得这么直。捣蛋鬼的偶尔乖巧很打动人,张艺兴没找到书,本来想说反正你也不看书,但是现在却软了语气说要不你自己找找,看放哪里了。

朴灿烈还说了谢谢,站起来之后却像是在狭小的学生宿舍中迷路了一般站在原地左右迷茫,看得张艺兴父爱泛滥。

“我宿舍你还不熟吗,找吧,不是说是姐姐的礼物。”

朴灿烈点点头,说:“那我先进你卧室看看?”张艺兴习惯不好,喜欢在床上学习,朴灿烈当初为了更多地跟张艺兴一起,也就随着他在卧室学习,所以书确实最大可能在那里。

张艺兴点点头,觉得有点饿,问:“我给自己煮面,要不要来点。”

“要。”朴灿烈别扭地补了一句谢谢。

张艺兴摆摆手,说不用谢不用谢,还是好朋友。

朴灿烈边往卧室走,边想谁跟你是好朋友,不是恋人就是仇人,但是又怂兮兮地怕张艺兴笑着回答那就做仇人啊。

朴灿烈的姐姐是送过他一本初版魔法史,他还记得当时拆了礼物说姐你真是太了解我了,这书的厚度给我垫桌脚正正好。她姐削他,说桌子缺这么大截腿就换桌子。

那本书现在在朴灿烈后腰贴着呢,抽出来,带着体温,火辣辣。

朴灿烈心想塞哪里好呢?

书架不好,张艺兴刚肯定找过了。床头的书堆,不好不好,这些书张艺兴都常看。朴灿烈去翻了翻,看到一年级课本,真是自找罪受啊。

脑子里一下子就出现了曾经的画面,张艺兴靠在床头,朴灿烈躺在床尾,朴灿烈把脚搭在张艺兴大腿上,张艺兴不理他,他就踹张艺兴的书,然后张艺兴就会拿枕头砸他。

“兴兴,爱你哦。”

“学习。”

“我爱你比爱学习多多了。”

“很明显。”

“你呢,你爱我比较多还是爱学习。”

“学习。”

“兴兴!”朴灿烈哭嚎,扑过去发现张艺兴躲在书后偷笑。

现在的兴兴躲在书后只会想着另一个人偷笑。

也不会,以前是两堆书,床头和床尾,床头是兴兴的,床尾是烈烈的。

现在是左右床头各一堆书。

吴世勋剽窃他一起和艺兴在卧室学习的专利!

不过在书后偷笑的兴兴,是只有在床尾学习并爱骚扰兴兴的烈烈才能看到的独家。朴灿烈想到这里,好受一丢丢丢丢。

床。

糟糕哦,兴兴如何在上面一次又一次绽放的画面,依旧清晰鲜活,但是,但是,但是!……

朴灿烈突然趴下,看张艺兴的床下,没有任何杂物,伸手摸摸,也很干净。朴灿烈想都怪金钟仁,自己才会做这样奇怪的事情。

飘窗上依然是无数只毛绒玩具,张艺兴会把看到的所有兔子毛绒玩具都买下来,他喜欢兔子。里面的独角兽都是朴灿烈买的,朴灿烈说你是独角兽,应该要买独角兽。张艺兴说可是兔子好可爱哦,它们在橱窗里朝我招手,叫我带它们回家,而且独角兽你不是都买了吗。

兴兴好可爱哦。好喜欢兴兴啊。

朴灿烈把书往张艺兴最喜欢的那只兔子屁股底下塞塞,可以遮住,就拿着书回了客厅。

张艺兴还在煮面。

朴灿烈把书放在餐桌上,走近,说:“我来吧。”有朴灿烈在的日子张艺兴一般是不进厨房的,不过因为两人经常分开,所以张艺兴会做最基本的料理。

就是煮泡面,张艺兴洗了两根菜,切了还没下。

朴灿烈翻出平底锅冲洗点火倒油,拿出火腿和鸡蛋。

张艺兴也不客气了,盘手站在一旁,过一会儿想起什么,拿了围裙过来。

朴灿烈很习惯地就低头,张艺兴给他套上,“帮我系啊。”话说出口却没有人动,朴灿烈说声抱歉自己给自己系了围裙。他才有没有伤心呢。

吴世勋是真正意义上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张艺兴他们因为经常外出,所以照顾自己的各项技能就算没有满点也至少可以及格,倒是普通世界的吴世勋是一直活在爸妈的照顾下,当初看着宿舍带厨房还大惊小怪半天,厨房也是荒废的,只活在食堂和外卖里。

他们这堆朋友里饭做得最好的是都暻秀,也不奇怪了,张艺兴想起之前都暻秀说在研究农产品种植。不想种地的厨师不是好力系学生。

“顺利吗?”

“还行。”张艺兴知道朴灿烈问的什么,他们就是有这样的默契,“跟小爱一起,她的魔力太霸道了,大部分时间就是看着她表演。”

朴灿烈笑,他知道那个情况,“温柔霸道是吧。”小爱就是这么形容自己的。

“是啊。”

两个人聊着天,锅里的汤沸腾,气氛就好像没有分手一样。

朴灿烈端着锅,张艺兴拿餐具,两个人坐到桌前,朴灿烈要直接下筷,手被张艺兴打开。张艺兴把面从锅里倒出来,分成两碗。

也不是今晚朴灿烈第一次觉得委屈了。

朋友也可以吃一锅面嘛,他和都暻秀就吃一锅面,可以少洗两个碗。当然都暻秀对于失恋后的朴灿烈的蹭饭行为深恶痛绝,但是又没法赶尽杀绝,他是想非暴力不合作,但是人是铁饭是钢,他凭啥要委屈了自己,只能便宜了朴灿烈。

看着手边的魔法史,张艺兴问:“哪里找到的。”

“兔子底下。”

“窗台哪些?”

“嗯。”

“上周才拿去洗。”因为和吴世勋晨练的时候弄了点东西上去,又实在不舍得扔,自己瞎搓搓洗掉表面的东西就干脆扔到洗衣店了。

“在你没洗的那一半。”朴灿烈祈祷,他记得张艺兴怕窗台空,每次洗一半。

“全部都洗了。”可惜上周张艺兴想着就干脆都洗了吧。

所以根本不可能藏书,还是初版魔法史,这种张艺兴看到也知道不一般的书。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朴灿烈想也不要PLAN B了,这时候还是坦白从宽吧。

“书我带过来的。”

“嗯。”

气氛并没有改善啊。

朴灿烈想我吃完这碗面就可以滚蛋了,等一下,应该会允许我吃完这碗面吧?

“今天几号?”朴灿烈看见张艺兴把脸埋在手掌心里,小声开口问。

张艺兴点亮手机屏幕,看到日期,愣了,他没有回答,今天是他俩的交往纪念日,算起来,应该是九周年。

九年了,真的是好久好久了,隔着两个闰年,凑一个义务教育。

认识的话,那就是二十年,张艺兴想我人生快一半的时间都在跟眼前这个人交往,他眼睛湿漉漉的,不是被泡面的蒸汽蒸的,就是快哭了,但是他正在努力憋着。

张艺兴不想看朴灿烈哭,他提起搞笑的话题。

“你记得当时咱俩说周年要干嘛来着吗?”并不是一个十分好的话题,张艺兴一开口就有点后悔,有点暧昧,但是朴灿烈笑了。

“换位置,我做bottom。”

“有没有觉得有点庆幸?”张艺兴语气轻松。

“没有。”朴灿烈的嘴角耷拉下来,他演技没那么好。

果然是个糟糕的话题,张艺兴咬唇,想还是不要说话,吃完就赶人好了。

张艺兴低头吃面。

朴灿烈也低头,眼泪往外掉,朴灿烈赶紧抬手抹,抬头看张艺兴,觉得幸好他低着头,一会儿又觉得让张艺兴看到会不会更好,但是张艺兴现在不会心疼了吧,会觉得他很烦,像是都暻秀觉得他很烦一样吧,或者比都暻秀还觉得他烦。

呜,人生,呜,多艰。

可以跟兴兴说我还爱你吗,可以吗,兴兴以后会避他如蛇蝎吧,自己装酷装了好久了,好辛苦哦。

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兴兴不爱他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啪嗒啪嗒掉,朴灿烈捂住脸,终于哭出声来。

张艺兴放下筷子,无奈地看着对面的人,这么大人了,还哭得像个孩子。

以前哄他的招式都不能用了,还能做什么呢,张艺兴把纸巾往前推推,说:“别哭了。”

“我也不想哭。”哽咽的声音从手掌后传出。

张艺兴坐着觉得浑身难受。

“我去把碗洗了。”

“等下,我还没吃完。”朴灿烈边哭边吃,看着不要太凄惨,面条捞三根掉两根,眼泪啪啪掉。

“别吃了。”张艺兴看不过去,要去拿那个碗,

“我还要吃。”朴灿烈抓住。

就是这样抢一碗泡面,荒唐。张艺兴火气突然上来,用了魔法,哭哭啼啼的朴灿烈没禁住,一下子撒了手,汤面撒了张艺兴一身。

“对,对不起。”朴灿烈赶紧站起来,慌慌张张地道歉,抽纸巾给张艺兴擦。

张艺兴无奈,这事儿也不怪朴灿烈。

“你走吧。”

“我把碗洗了再走。”

“不用了。”

“我要洗。”

“啊啊你洗吧。”张艺兴知道朴灿烈是在愧疚,不让他做点什么他不舒服。

张艺兴看看身上的汤渍,说:“我去洗个澡,你洗完碗自己送一下自己吧。”

朴灿烈点头,他完全没想给张艺兴添麻烦的,日子太特殊,他就是想来看看张艺兴,现在这样他觉得很抱歉。

张艺兴洗澡的时候把门都锁上了,虽然他相信朴灿烈干不出闯进来这种事,以前朴灿烈干过,但是能比吗,现在进来就揍掉他半条命。



待续。

评论(5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