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九

cp勋兴 灿兴

本章只有勋兴

传送门                                             像番外的正文




天气说不上特别好,太阳藏在积云背后,白灰色天幕低垂。

“不会下雨吧。”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张艺兴却开始歪歪斜斜地往海的方向走。

踩在沙子上,半步深半步浅,吴世勋盯着张艺兴的后脑勺的发旋,跟在他两步开外。

海风有点大,吹得张艺兴缩缩脖子,然后突然之间风又小了,张艺兴回头:“世勋,你让它刮吧。”

吴世勋放开控制,海水的咸腥味扑面,张艺兴回头,一只手抓住吴世勋的手臂维持平衡,弯腰开始脱鞋。

一开始脚感不好,砂子不足够细腻,但是多踩两下就习惯了,张艺兴把袜子扔到鞋里,拎起裤腿,绷着脚尖在海水边缘试探。

“真凉啊。”张艺兴往前进两步,一个浪上来,海水冲刷过他的脚背,海浪退下去,带走脚边的一些砂子,仿佛也带走了一点张艺兴,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张艺兴再次回头。

“世勋,过来。”

吴世勋没兴趣,站在原地摆摆手。

“来嘛。”

撒娇也没用。

张艺兴跑回来,说着可好玩儿了。

“我就是在海岛上长大的。”

张艺兴歪着头说:“所以呢?”

吴世勋在心里叹口气,弯腰开始脱鞋。张艺兴看着乖巧的弟弟,玩心一起,拉着吴世勋就往海水里拽,吴世勋就这么穿着皮鞋踩到了海水里。

恶作剧得逞的张艺兴抱着吴世勋的胳膊笑得不行。

吴世勋觉得自己就像是踩着两条小船,又湿又冷又沉,可是张艺兴笑得这么开心。

两人的裤腿都湿了,也不知道是谁赢了。

吴世勋探身捞张艺兴的腿弯,张艺兴还没来得及挣扎两下就已经被弟弟打横抱起,往海水深处走。张艺兴想着吴世勋这是要把他扔到海里,却笑得更开心了,手臂收紧抱着吴世勋的脖颈。

吴世勋大概是有那么一秒钟的冲动要扔他的哥哥,但是就在张艺兴抱过来的那一瞬间,吴世勋只想抱着他的哥哥走到世界尽头。现实是再走水就太深了,吴世勋抱着他的哥哥站在原地,海水已经没过膝盖,裤子冷冰冰地贴在大腿上。

张艺兴从吴世勋的怀里跳进海水里,吴世勋的手顺势滑到张艺兴的腰侧。等突然的凉意刺激过去,张艺兴也不笑了,正顺着气,抬眼发现弟弟看自己的眼神过于深邃。

张艺兴感到失望,上次他算是刻意勾引吴世勋,吴世勋拒绝了他,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但是现在却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难道忘记自己喜欢的人了吗,还是觉得山高皇帝远,还是人都是这样朝三暮四。

张艺兴抬头吻了吴世勋,他认得那个眼神,就是这个意思,他见过无数次了,虽然是在另一个人眼里,但是都是一样的,贪婪的、燃烧的火光。

张艺兴感觉吴世勋就像是一头绝望的小兽,而自己是唯一的解药,吴世勋就是这么珍惜又凶狠地咬着张艺兴。我要被吃掉啦,张艺兴想,弟弟怎么这么不会接吻。这不会是吴世勋的初吻吧,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理智上觉得不大可能,但是张艺兴还是尝试着开始在打仗般的吻中安抚弟弟。

弟弟就是天才,学什么都很快,连接吻也是。

吻变得缱绻情动,柔软纠缠。

或许我才是在索取解药的那一个,无耻、自私地引诱了年轻的弟弟,想到这里,张艺兴微微睁开眼睛,结果看到同样睁着眼睛的吴世勋。这就很奇怪了。

张艺兴推开吴世勋。

吴世勋紧紧攥着张艺兴的腰,所以严格意义上两人只是上半身拉开了距离。

吴世勋是在观察张艺兴的表情。他一开始是冲动,但是后来感受到张艺兴的引导,便睁开了眼睛,一边学习张艺兴接吻的方式,一边观察张艺兴的反应。

吴世勋想是我做的不好吗?

张艺兴要是知道吴世勋把接吻都能变成上课,估计会气吐血。

“放开我。”

吴世勋犹豫一瞬,指尖松了又紧,摇了摇头。

“你想干嘛?”

你。

其实也不是,更想把张艺兴揉进怀里,揉进心里,让他不再受伤,不再难过。

“上次我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嗯。”

“我不跟他表白,是因为他看起来已经很烦恼了,我怕自己变成他新的烦恼。”

张艺兴怎么听不出言外之意,他抬头想看吴世勋的眼睛,但是吴世勋皱眉闭着眼,脑海中跑着两人相处的回忆。

“他好坏,他什么都不知道,在我面前笑,在我面前哭,在我面前脱衣服。”

张艺兴收回原本推着吴世勋的手掌,攥成一个拳,贴在自己胸前。

吴世勋突然睁眼,张艺兴却移开目光,看着身边浑浊的绿色海水。

“为什么是我?”吴世勋问。“你是不是……”吴世勋想问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但是他想起张艺兴跟他说的,他喜欢朴灿烈是系统设定。“……并不讨厌我?”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声音轻得像是一声叹息,一下子就被海浪声淹没,但是吴世勋足够贴近。

“好冷,我们上去吧。”为了推开吴世勋张艺兴甚至动用了魔法。

拖着海水一步步往岸上走,张艺兴脑子乱成了麻,甚至分不清身体是冷得发抖还是慌得打颤。

“不能返回出厂设置吗?”吴世勋问,张艺兴停住了脚步,有些茫然地回头。

“恢复到谁都不爱的初始状态,然后试着,试着爱我吧。”破釜沉舟。

张艺兴看着伫立在无边海洋中的男人,是的,比自己小三岁,但也是个男人了,明明在告白,还不忘帮自己阻断呼呼的海风,连脚边的海水都变得温暖了,是他的魔法还是自己已经适应海水的温度?

两人只隔了五步远,中间却空得仿佛可以容下一个银河系,无边的沉默蔓延,吴世勋抓住沉默的尾巴。

“我英语很好,在十一岁之前就已经可以和外国人无障碍沟通,因为我一直在等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我认为自己是有魔法天赋的,我很早就发现自己可以操纵风了。”

吴世勋在他自己制造的小旋风中向张艺兴走近。“当时没收到录取通知书,对我打击真的特别大,把哈利波特全扔了。”

吴世勋站得极近,两人没有一丝肢体接触却又仿佛重叠在一起。

“我现在后悔了,我想要学习霍格沃兹的咒语,我想对你施咒。”

只看过哈利波特电影的张艺兴只记得两个咒语,守护神咒和阿瓦达索命,他斟酌了一下现在的气氛,小心翼翼地开口:“阿瓦达索命?”

“索谁的命,你的吗?”

张艺兴点点头。

“我是那种告白失败就杀人的人吗?”

“你是吗?”

两人之间的无垠宇宙坍缩成一个奇点,散发着巨大引力。

“一忘皆空。”

吴世勋挥舞自己的食指仿佛那是一根魔杖,最后指尖落到张艺兴的心口。



吴世勋和张艺兴打车去商场买新裤子新鞋,一路沉默。

两人也不总是有话说的,但是以前这样的沉默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煎熬,至少张艺兴很煎熬,张艺兴偷偷瞄一眼吴世勋,想看他是否感受着一样的心情,却在看过去的一瞬间就被吴世勋捕捉到。

一忘皆空,是叫自己忘记什么?忘记朴灿烈,还是忘记吴世勋的表白,答案好像很明显,但是张艺兴又好像转不过脑子。

吴世勋看着盯着自己发呆的张艺兴,想起金钟仁说的不要跟青梅竹马恋爱,屁,青梅竹马恋爱太占便宜了,要怎么斗过那个陪着爱人长大的人。要是自己真的会一忘皆空就好了。突然觉得泄气,吴世勋看向窗外,风景急速后退,他在心中大喊:“三角形!圆形!正方形!”

张艺兴看着吴世勋的侧脸,思考吴世勋刚问他的问题,为什么是他?因为他长得最帅?因为他聪明?

车驶入隧道,在昏暗跳跃的灯光下,弟弟的的容貌依然耀眼,张艺兴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本身可能就是答案。

张艺兴想我还是有资格追求幸福的,现在幸福离他只有半只手臂的距离,只要他伸手。

“世勋。”

吴世勋转向张艺兴。

“做我男朋友吧。”

那双无悲无喜的眼睛染上狂喜,但是很快就消失在半月形的眼弯中。象征着幸福的青鸟从白云之上俯冲到吴世勋心中,冲撞着他突然沸腾的心。

吴世勋一只手放在张艺兴的脖子后面拉近双方距离,一只手勾起梦中人指尖与张艺兴十指相扣,他用自己的鼻子感受张艺兴的皮肤,像是小动物一样亲昵地蹭着张艺兴。这是他喜欢的人呀。

张艺兴要去寻找吴世勋的嘴唇却被他躲开,干脆软了身子让吴世勋像是标记确认所有物一样在他皮肤上嗅来嗅去。

出租车司机听着后面过分帅气的小伙子惊世骇俗的言语,偷瞄后视镜看见过分帅气小伙的过分举动,想世风日下取向不古啦。

“不许反悔。”

“我从来不后悔。”

吴世勋用额头抵住张艺兴的锁骨,上岸了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在海水中游了这么地久,浑身都没了力气,只想抱着张艺兴好好睡一觉,不需要做梦,因为他已经活在了最美的梦中。

“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可能久到可怕。

“对不起啊。”张艺兴抚摸弟弟凸起的节节脊柱。

“不许跟我道歉。”

“好。”

“约定。”吴世勋抬起头,举起小拇指。

张艺兴笑着与吴世勋拉钩,一边说:“那如果我把你的书撕了也不用道歉吗?”

“你为什么要撕我的书。”

“我就是举个例子。”

“你没什么需要跟我道歉的。”

“万一呢?”张艺兴转转眼珠子,“比如说,我踩了你一脚。”

“那我就踩回来。”

“你怎么能这样。”

“随便你踩。”

“然后你就可以踩我?”

“你踩我一下,我亲你一下,这样?”

“那我亲你一下呢?”

“我就亲你十下。”

张艺兴亲一下吴世勋。

吴世勋愣了一秒,然后抓住顽皮的独角兽,亲一下数一下。

额头。“一。”

眼睛。“二。”

另一只眼睛。“三。”

鼻子。“四。”

左边的酒窝。“五。”

右边的酒窝。“六。”

下巴。“七。”

出租车突然停下,出租车司机打断后座的小情侣,说:“到了。二十八块。”

吴世勋在张艺兴的嘴唇上连啵三下。



待续。

评论(2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