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七

cp 灿兴 勋兴

ooc

传送门                              



 

 

vivi不见了。

吴世勋也不知道怎么办,去敲隔壁门,叫上金钟仁帮他找。俩人在后山看见几个人围着vivi,脑子一热,动了手。

会魔法的初生牛犊把后山搞得乱七八糟,也惊动了学校,六个人被学校开除,这时候才知道其实是误会。人家四个学生捡到了在校园里乱晃vivi,知道学校不让养宠物,就把vivi藏在了后山,谁知道赶上不分青红皂白先动手的勋开二人,最终落得集体处分。

金钟仁和吴世勋抱着vivi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对不起。”

“其实应该跟那四个人道歉啊。”

吴世勋知道,他也道歉了,但是道歉没用啊。

金钟仁看着低着头的吴世勋,想说他冲动,但是一想,自己动手的时候也没客气,当时就是一股热血,想想自己应该拦着吴世勋的,但是那会儿就是代入了一下如果是自己的狗走丢了,就没有理智了。

“你以后有什么计划?”

“嗯,其实明年还可以参加选拔的,就是留了个底,南边估计不行了,还是要去北方啊。”估计还得劳动自己亲爸妈,估计又是揪着耳朵一顿啰嗦。但是普通人出身的吴世勋和那四个好心学生估计就没这么好运了,今生注定与魔法进修无缘了。“要不要一起?”吴世勋是好苗子啊,要不让爸妈想点法子一起塞到明年北方学校的考核名单里。

“可以吗?不是,档案里面已经……”

“我骗你了,我不是普通人,北方金家,不过我是分家的,也没什么好骄傲的,自己一个人跑来这里,又要灰溜溜地回去。北边学校我爸妈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大不了就换个名字,本领学到了就好。”

“那四个人?”

“我又不是佛祖,还要普度众生啊。”

吴世勋没说话,确实是他犯了错,累得六人退学,金钟仁给自己机会已是好意。

金钟仁心情有点复杂,找vivi这没什么,找到了打一架,其实也没什么,被处分,那也是因为自己动了手,那四个人是可惜,但这世上可惜的人和事多了去了。比如说他现在,就觉得很可惜,最好的瞬间移动老师就在这里,但自己不得不走,跟打工店里认识的妹妹正在暧昧期呢,但自己不得不走,本来想着过年回家能炫耀一下自力更生,现在估计要变成被群嘲了……想到这里有些上火,但是看吴世勋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只能叹口气。要不还是给爸妈去个电话?说几句软话,让他们联系一下张家,撤销自己的处分?金钟仁觉得,啊,那这个人丢的,就跨越大陆了。以后魔法史的金钟仁传就不完满了,本来帅气的独自闯荡江湖,最后……唉,别说了,要哭了。

“你跟张艺兴有多好啊?”

“还行?”

还行是多行?

“你跟他说一声吧,是朋友,要走了,说一声。”金钟仁才不是这么想的呢,他就是想着万一他俩好到张艺兴愿意给吴世勋打这个电话呢,张艺兴有这个能耐一个电话打到校长办公室去,就看他乐不乐意。有些事情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天大的、决定命运的,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是几句话的功夫。在这里就是这样,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一个错误与魔法失之交臂,但是这个错误对于世家子弟就是有一点点麻烦和丢人而已。

这时候的吴世勋还没想到这一层,只是单纯地沉浸在自责中,并不想跟张艺兴说自己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但是金钟仁已经接过了vivi,朝他眨眼示意。吴世勋想或许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与张艺兴有交集了。

“还发信息,直接打电话吧。”

“万一他在上课呢?”

“在上课吗?”

吴世勋脑子过一下张艺兴的课表,确实没在上课,就打了电话。

“喂,艺兴吗?你在忙吗?……我,我打架了。……在回宿舍的路上。……快到了。……好。”

吴世勋说:“艺兴叫我在宿舍等他。”吴世勋反应了一下,“你是想叫他帮咱俩疗伤?”

“不是不是。”本来金钟仁真没往那边想,但是现在觉得好像也可以?

吴世勋又低下头,然后想起什么,问:“你就是KAI吧。”

“对。”这回金钟仁爽快地承认了。

“我也算是值了,交的朋友都是大人物。”

“我算什么大人物。”

身在福中不知福,吴世勋不想接话。他想,就再参加高考呗,反正他的智商还在。回想这几个月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在梦中知道美梦马上要终结,真是无能为力的痛心啊。

 

“真不愧是独角兽。”

金钟仁看着自己伤口愈合速度感慨。

“也真不愧是瞬间移动,整个学校地找你。”金钟仁摸摸后脑勺,他也没刻意躲,一半是运气一半是他打工忙。

听完打架原委,张艺兴说我打个电话。回来就说问题解决,你俩打算怎么报答我。

“那四个人呢?”吴世勋傻傻地问。

“把后山搞成那样,总要有个说法吧。”

只是付出代价的不一定是罪魁祸首,把自己定为罪魁祸首的吴世勋觉得心里堵,并没有因为自己不用退学而感觉开心,反而可能更加难受了。打架虽然是双方的,但总有先动手的,先动手的那个还不占理,吴世勋陷入自责的死循环。

金钟仁手机震动,他看看来电显示,抬头问:“你跟金珉锡说了?动作真快。”金钟仁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

“世勋,别想太多了。”

“他们四个没错啊。”

“他们也有错,他们可以不还手好好说话的。”

吴世勋和金钟仁两个打四个,想想还挺帅,不过这个时候说这个就太不合时宜了。

“我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就先动手了。”

吴世勋的眼神看着很认真,他在认真什么啊,张艺兴觉得不解。

“那你想怎么办?”

吴世勋想怎么办,他想大家都不要受罚。他想如果是他和朴灿烈打架,要退学的就是他了,毕竟总有有人付出代价,一般都是比较不重要的那个人去承担后果。

吴世勋这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狼,眼睛黑黝黝的,没有亮出爪子却已让人感觉足够危险。张艺兴想吴世勋就是有些自责吧,他想拍拍吴世勋,半路又把手放下。

 

 

金钟仁再次活得像个少爷了。

反正被抓到了,也没必要装苦巴巴的穷学生了,把打工当做兴趣爱好,只剩那个漂亮妹妹在的店还偶尔去去。但是那个妹妹对金钟仁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以前总是笑笑跟自己说话的,金钟仁发誓就差一个告白了,或者一个天时地利的吻,但是现在就像是回到中世纪,妹妹看自己像是在躲鼠疫。吴世勋说人家可能就是喜欢贫穷的帅哥,不喜欢有钱的帅哥。

还有这样的?

吴世勋说有啊,有些人就喜欢残缺的灵魂,喜欢做拯救者,有些人喜欢小鸟依人,有些人喜欢强强相对,什么样的人都有。金钟仁似懂非懂,想不明白富有是哪门子的缺点了。吴世勋说你们这种没吃过苦的孩子不知道穷人的快乐。

举个例子?

当欲望很小的时候满足也会变得容易一点。

金钟仁掰着手指头说我给你算,都是一样的,或许我花一百块钱买不到快乐,要花一万,但是我得到一万块钱的难度和你得到一百块钱的难度是一样的,所以欲望都是一样的。欲望大小是要用实现难度来衡量,怎么是用钱的多少来衡量,吴世勋你怎么会混淆这个。吴世勋黑着脸说用钱的多少来衡量是你提的。金钟仁回忆一下,好像还真是,打个哈哈说哎呀就酱就酱。

“是因为你比较聪明吗?咱俩一边大,总觉得你懂好多啊,你真的遇见过喜欢残缺灵魂的人吗?”

“看美剧里面见过。”

“这也行?”

“骗骗你够了。”

金钟仁也不介意,他还是喜欢跟吴世勋玩,吴世勋是一心学习没错了,但是一点儿也不枯燥。他觉得张艺兴他们就很枯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熟啊,反正现在金钟仁就是觉得他们无聊。张艺兴忙的要死每天不知道在救些什么,圣母光环笼罩。朴灿烈脑子里只有张艺兴,身体却每天忙着出轨,说实在的,常在河边走,就不说下一句了。金钟仁觉得自己是分家的孩子挺好的,本家的孩子都一股子要雨露均沾的皇家气质。边伯贤和小爱看着不错,不过这种事情,谁知道呢,还不熟嘛,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就不信这对就是完美的了,但是整天做出完美的样子,这种人真可怕啊,越是做得无懈可击越可怕不是吗。都暻秀,就不说了,两个表情,I don’t give a damn和 go f**k yourself交替,前者占上风。

“你想跟我表白,也不至于把别人说成这样吧。”吴世勋听完金钟仁润色后的表述,没客气地帮他提炼了中心思想,发现这个人每天都在想什么啊。

“你不懂人家的世界就别瞎说。”

“你还不懂我的世界了呢。”金钟仁撅嘴。

吴世勋看一眼金钟仁,忍不住笑了,说你有病啊。

金钟仁也看得出吴世勋的缺点,他觉得吴世勋可以是个很可怕的人,吴世勋有很大的野心,但是他不介意,谁没个缺点了,吴世勋的缺点于他无碍,自己或许还能帮他。

不过说真的,金钟仁仔细想了想,瞬间移动还真没一个成神的,成了神经病的有不少,名垂青史的很多,靠着各种刺杀啊恐怖袭击什么的……自己要是能成神,是什么神,现在把自己划到风系下面,难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是成为风神?总觉得不对啊,自己不搞这个啊。明天和老师去聊聊人生好了。

儿女情长,这方面金钟仁自认也不是什么情种,他也希望有一天出现一个人让他觉得只取一瓢饮就够,但是在此之前,还是各玩各的好,魔法世界也有魔法世界的好。大家乱搞,怀孕了就生,虽然自己是分家,但是也是金家啊,孩子总有人养,朋友之间聊起来还会觉得你不错啊是家族贡献,问问孩子潜力如何。哇,其实抱着这种想法的自己是没什么资格说朴灿烈呢。但是朴灿烈是为了血脉传承还是纯粹喜欢乱搞就不知道了,说回自己呢,哎呀不要计较那么多嘛。

吴世勋和金钟仁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金钟仁刚从打工的店里回来,胡言乱语一通,这会儿看着天际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吴世勋开口想问,又觉得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金钟仁不一样,吴世勋问了他就会说,别人还会考虑一下这话你听着合适不合适,金钟仁不是不考虑,不合适他就不开口,但是你问了他就说。或者他就是没考虑?想唱就唱想说就说了,自己是不是把金钟仁想得复杂了。

“恋爱谈得太早了不好。”金钟仁突然说。

“什么?”

“也千万不要跟青梅竹马恋爱。”怎么能跟一个对自己已经什么都了解了的人恋爱呢,这有什么意思。恋爱的过程中一点点地扒开精美的外表看见普通甚至劣质的内核已经够糟糕了,跟青梅竹马恋爱,直接跳过恋爱最美好的一步——不断在对方身上揭秘与发现谜团,那还图什么,那个留着鼻涕的软蛋长大还能突变成一朵花儿不成。

金钟仁这个骚包,即使在最穷的时候,也要一周去一次美容室,保证发根的颜色,他把头发染成了深棕色,确实很适合他。这会儿前额那几搓儿呆毛迎着晚风在夕阳下飘,金钟仁甩一下脑袋,不想让它们迷了眼睛。吴世勋注意到,本想帮忙,但是动手的一瞬间又改变了主意,指挥着风儿让那几搓被晚霞镀上金霜的头发偏往他眼睛里飞。金钟仁又偏了一下脑袋,发现了吴世勋弯弯的笑眼,抬胳膊肘顶了吴世勋一下,一只手撸着头发往脑后梳。

“我没有青梅竹马。”

“我有蛮多的。”金钟仁掰着手指头数数,发现可能一时数不过来就罢休了。

“有那么多的话,就不算青梅竹马了吧。”

“是啊,如果后来关系不好的话,说是青梅竹马也没有意义了。”金钟仁想了想,“那我也没有。”

“我挺想要一个的。”

“如果是张艺兴那样的青梅竹马,我也想要。”金钟仁怎么不知道吴世勋在想什么。

“为什么说不能跟青梅竹马恋爱?”

“没意思啊。恋爱,不就讲究一个神秘感吗。”

“是吗?我没谈过。”

“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

“我哪里知道你骗我干嘛。”

“没骗你。”

“那你还是?”

“是。”

“来来哥哥带你认识新世界。”金钟仁手臂一把捞住吴世勋,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没忍住啵了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保证让你难忘今宵。”魔法世界这方面要比较开放,不说吴世勋的天赋,就凭着他这张脸,就该无往不利了。金钟仁想着附近的场所,然后觉得自己来了南方之后就顾着做苦孩子了,什么都不了解,想立马回北方,回到自己的大本营。

“唉,对了,你喜欢男孩子是吧。”

吴世勋被金钟仁勒得脸一阵白一阵红,半天蹦出一句:“女孩子也行。”

“女孩子好啊。”金钟仁根据自己的经验说,他也试过男孩子,最后还是觉得女孩子好一点,无论是恋爱还是做/爱。直男的眼光看世界,世界都应该是直男。“南方我不大熟,不过应该差不多啊,唉,要不带你去北方吧,飞机也就一会儿,还是现在,我想啊,请教朴灿烈?”

“别闹。”吴世勋推开金钟仁。

“也是为未来的美好生活积攒宝贵经验啊。”

吴世勋瞪一眼金钟仁。

“干嘛,初次情节啊。好好好,尊重你。不过随时后悔随时找我啊。”金钟仁很大度。

吴世勋有点不懂金钟仁,或许他就是想炫耀?他自己明明一个学期也没什么动静,吴世勋本来可以接受金钟仁说自己是普通人的设定也有一定原因是因为觉得金钟仁在这方面比较正常,但是现在他又要做出一副浪荡子弟的样子,所以之前真的是因为忙着打工?

“我想想我的第一次啊。”金钟仁眯着眼睛看看残阳,“想不起来了。啊,不应该啊,可能不怎么样吧,要不怎么想不起来了呢。”金钟仁拍拍口袋,想抽烟了,然后想起自己早戒了,因为贫穷,在美容院和烟之间选择了美容院,也是他挑,不是他抽惯的那种就不行。或许有钱人就是矫情吧,他有资本矫情。

“你能把那块云吹开吗?”金钟仁指着远处的橙色天空,“挡着我欣赏美景了。”

吴世勋当然不行,“那云多好看。”

“成吧。”

现在金钟仁可不贫穷了,可是学校禁烟。

 

 

或许我不喜欢张艺兴?

吴世勋在思考,这是他第一次喜欢同性,他有时候在想也许自己就是觉得他好而已,但是,自己也觉得金钟仁好,但是心思是不一样的,这他分得清。爱要怎么定义?

吴世勋觉得感情很玄妙,很不科学,每次在他感觉要琢磨出点什么门道的时候,总结出一点规律的时候就会出现变数。以前他喜欢那个学姐,他觉得喜欢就是春天里的一阵风,那股他抓不住的风,柔软甜蜜又带点点酸。他自然就以为喜欢都是这样的了。现在喜欢张艺兴,感情就更加复杂了,复杂到,吴世勋找不到好的形容,就是每天这么过着,希望自己离张艺兴近一点,但是也不要太近,太近就奇怪了,然后张艺兴就会远离自己,道理是这样的没错吧?

不过也近不起来就是了。

怎么近,没有朴灿烈在的时候吴世勋还能耍点小聪明,只要朴灿烈在俩人就黏在一起,黏,用词完全准确。亲眼看着的时候真的还好,虽然这一对真是不知羞耻的秀恩爱狂魔,这么说他们他们又觉得委屈,可能对他们来说那些亲密就是自然流露的吧,当场看的时候还觉得挺甜?只是而后回忆起来觉得心酸而已。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就尽量不要去回忆嘛,每当发现自己在想这些的时候,如果身边没人,就大喊“三角形!圆形!正方形!”,如果身边有人,就紧闭双眼,在心里默念“三角形!圆形!正方形!”然后就可以接着做原本在做的事情了。

吴世勋走到自习室门口,屋里挺安静又亮着灯,他就大胆地祈祷半秒只有张艺兴在。

边伯贤和都暻秀在。两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边伯贤看见吴世勋,犹豫半秒,朝吴世勋招了招手。

“要发生大事了,给你个预警。”

“可能已经发生了。”

“什么?”吴世勋放下书本。

边都两人对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说,又像是在推辞谁来说。

“朴灿烈要当爸爸了。”还是边伯贤开了口。

吴世勋要说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魔法世界这么玄幻?男人也能怀孕?

“其实也不能算大事吧。”都暻秀帮吴世勋顺着气,眼睛看向边伯贤。

“你就看着吧,艺兴要是不闹出点什么大动静我,我裸奔一天。”

“不能是就在你自己宿舍里裸奔。”

“你好奸诈。”

“要点脸吧。”

吴世勋一边咳嗽,一边想着怀孕的张艺兴,这是什么abo世界吗,不要问吴世勋为什么知道abo,他博览群书不行吗。

“其实应该要恭喜朴灿烈吧。”

“说恭喜会被他烧焦吧。”

“一点开心的情绪都没有?”

吴世勋又懵了,终于挤出一句完整的话,“为什么不开心?”这不是应该很开心。

“你看世勋也觉得应该开心。”

“我以为普通人在这方面很看不起我们呢,没想到世勋这么适应啊。”

“是,治愈系会怀孕,还是,会魔法的就可以怀孕。”吴世勋这一问,把都暻秀和边伯贤都问得一愣,两人缓了一会儿,边伯贤先笑了。

“不是艺兴,艺兴要是怀孕就好了。”边伯贤笑得前仰后合。

吴世勋心中警铃滴噔滴噔地响。

“唉你有她微信吗?”边伯贤戳戳都暻秀,都暻秀摇头。边伯贤低头翻翻自己的手机,然后说:“哎呀,我给你看。”

“这个。”边伯贤把手机递到吴世勋面前,是偷拍的一个角度。这个女生吴世勋认识,跟他同级同系,一次室外课还是他的搭档,见面还会打个招呼的那种关系,没想到,她跟朴灿烈是这种关系啊。

“说是你们系的。”

“是。”

“要不我试试,我给朴灿烈发个恭喜试试。”边伯贤跃跃欲试。

 

 

金钟仁听了这事儿,拍着手说,我就说吧,我就说吧,常在河边走,昂,是吧。

“不过这事儿是可以恭喜他的。”然后金钟仁冲到窗台狂笑。

“你这是幸灾乐祸吧。”

“不是,真不是,好吧有点,你知道的,那种有大戏看了。唉,不过我可能看不大着,我跟张艺兴太不熟了,你跟他熟一点。”金钟仁揉揉嘴角,想起什么,叮嘱:“你得给我实况转播啊。”

 

 

也没什么好实况转播的,真实的撕逼吴世勋可没见着,看边伯贤套自己话的样子估计他和都暻秀也没见着,结果倒是很清晰了,朴灿烈不来上学了。不对,应该是张艺兴先不来了,然后朴灿烈走了,张艺兴就回来了,然后朴灿烈就没再回来了。

金钟仁歪在沙发上说没意思,怎么不打一架,现在朴灿烈回家陪老婆孩子,张艺兴就一点意见没有啊。

“不是说生育率低吗?”

“这还不低啊,这是朴灿烈的第一个孩子,他出名的,长辈都说要向他学习呢,红旗不倒,彩旗飘扬,这才是第一胎。”金钟仁的样子让吴世勋想起胡同口那些穿着跨栏背心摇着蒲扇坐在板凳上跟邻里唠嗑的人,拍着手说戏,抑扬顿挫,比茶馆里面的还精彩。

“张艺兴现在怎么着,我猜猜啊,肯定看着跟没事儿人似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哪里不一样了对吧。”

“是。”看着都一样,其实哪里都不一样了。

“啧啧啧,朴灿烈也是,就跑了,不行真不行。”

“那要怎么办呢?”

“朴灿烈就是有恃无恐,他就是仗着,怎么说,他吃定了张艺兴,这种时候最好张艺兴再……”吴世勋仿佛可以看见金钟仁手中的隐形蒲扇在空中挥舞,“这个时候就该你出场了啊,吴世勋,打起精神来,你的戏份到了。”金钟仁从沙发上跳下来,抓着吴世勋的肩膀晃。

 

 

待续。

评论(4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