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五

cp勋兴 灿兴

人无完人

三观特别

传送门                              



 

 

第二天,张艺兴站定在牙签前,开始拆包扎。

“不是说不拆吗?”

“我可以一次性治好的。”

血腥味在寒冷的空气中好像传播得要慢一些,金珉锡挡开了张艺兴的手,问什么改变了,张艺兴短促地呼吸两下,突然转身抱住金珉锡。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我的情绪影响到治愈的。”

金珉锡抬手拍拍张艺兴的后背,一边用嘴型问吴世勋怎么了,吴世勋双手一摆表示他也不知道。

不过吴世勋猜是朴灿烈做了什么妖,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张艺兴拿着手机发呆。吴世勋问他怎么了,他愣了两秒之后说他不想要小孩了,以前很喜欢,想要很多,现在不要了。吴世勋还想问什么,但是张艺兴低头不说话了。

 

两天后张艺兴吴世勋跟金珉锡告别,金珉锡说要不多呆两天,金俊勉也要过来,张艺兴说不管他,我带世勋去看看艾俄要不要一起。金珉锡沉默两秒,说算了。

张艺兴和吴世勋又坐上了火车。

吴世勋问张艺兴前两天怎么了。

“世勋你是不是觉得魔法很好。”

吴世勋毫不犹豫地点头。

“可是我好羡慕普通人啊。”张艺兴看吴世勋疑惑的样子笑了,“你还没恋爱,你不懂。”张艺兴摸摸指关节,思考怎么说。

在吴世勋几乎以为这个话题终止的时候张艺兴又开口了:“微博上开玩笑说是有王位要继承吗,是的呢,我们有王位要继承。”张艺兴笑得凉凉的,雪花仿佛穿过车窗落到了他眼里。

“普通人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对你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对我们来说是很稀罕的事情。可能也是自然守恒吧,出生率低,然后加上无聊的血统论,大家族真的是恶心死了,所以我妈妈找了个普通人嫁吧。”天知道妈妈当时顶了多大的压力。

“我知道自己不能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灿烈,但是,我就是,我知道,我知道他爱我,他只爱我,但是爱不够。”不是爱得不够多,是爱在现实面前过于单薄了。张艺兴给吴世勋看聊天对话框,是一个女人的自拍,朴灿烈躺在女人身后睡觉。

“这?”

“这没什么,一个拎不清的傻姑娘罢了。”张艺兴收起手机,“用灿烈的手机发信息又删掉,脑子这么不好使都不想跟她计较。”

“朴灿烈想我陪他,我没空啊。可是多少人盯着他呢,他是下一个火神,大家都知道。大家也知道我生不了小孩,诱惑真的很大了,你看,一个不小心就要成为火神他老婆和小火神他妈了呢。”

“可是灿烈不是应该……”

“应该干嘛。”张艺兴说,“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怪他,成长环境不同,他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唉我都记不全他的同辈。或者说你有个很强势的后台也行,强势到,我想想,像小爱那样,就行,不过伯贤也不会那么对小爱就是啦。”

“朴灿烈就这么对你了。”

“他肯定是要有小孩的。”雪好像越下越大了,火车穿越白色,是要驶去哪里?“我也是要有小孩的。”

张艺兴笑:“怎么,被魔法世界扭曲的世界观吓到了吗。”

“你别笑了。”

张艺兴觉得吴世勋可爱,不枉自己如此疼他。

“那我要哭吗,多少人羡慕嫉妒我呢。灿烈很爱我,真的,我从没有怀疑过,我也不傻,可能没你聪明,但是已经是很聪明的了,我知道他爱我,但是还是会难过啊,我有这个权利难过。”张艺兴垂下眼帘,仿佛下一秒就要落泪,但是一抬眼,已经是换了一副面孔。

“跟你倒了这么多负能量,我送你一个礼物,世勋,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然后呢,牙签最后还守在湖边吗?”

“至少我们走的时候还在湖边等着呢。”

“傻牙签,他肯定是觉得星星总会回来的,守株待兔呢。”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居然遇到能跟他脑洞碰撞的人类了,艾俄的侄女艾艾。张艺兴说艾艾身体不好,吴世勋可是离小岛远远的就看见这个姑娘站在悬崖上眺望时飞扬的粉色裙裾。不过那会儿吴世勋沉溺于马上要见到风神的激动中,没注意到小船足够靠近岛屿到能看清身形的距离的时候少女已经走了。

“是啊,守株待兔。我跟珉锡说了,叫他把牙签的伴侣带过来,珉锡说应该是个好主意,尽管理由很傻气。”

“金珉锡还好意思说别人,他最傻气了。”叫艾艾的少女低头,揪着裙子上的绣花玩。

“你是风系的是吗?”吴世勋突然被叫到,有点慌,点点头。

“跟我来。”粉衣少女跳下椅子,往外走。

“你说艾俄什么时候回来来着?”

“他其实是说下个月。”

“你骗我。”张艺兴无奈,他是问了艾艾,艾艾说艾俄外出已经回来了,张艺兴才想着要带着吴世勋看看风神。

“是,你拿我怎样。”艾艾回头做个鬼脸。“而且我也超级厉害啊,指导指导你够了。”艾艾看向吴世勋。

张艺兴事后有跟吴世勋解释,艾艾她幼年父母双亡,是叔叔养大的,身体又不好,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岛,一年也就夏天大家会约着到这个岛上玩,因为这里风大夏天会很舒服,一年也就夏天热闹,大部分时间艾艾都很寂寞。而且艾艾也有骄傲的资本,她是风神的女儿,又是下一代风神亲自带大,要不是她行动受限,风神的宝座舍她其谁。

三人站在银色城堡最高点,艾艾的卷发在风中舒展飘扬,美得像幅画,让吴世勋想起自己以前也会控制风来保持清风拂面的帅气面貌,但是段位比起来跟面前这位比差远了,自己是劣质偶像剧,人家是遗世名作。

“我教你让蝴蝶跨越沧海。”

好了,吴世勋知道了,这位姑娘真是要逆天了。

“然后你让它再跨回来,不能破坏生态平衡。”

吴世勋觉得有点崩溃,这听起来难哭了。

张艺兴站着说话不腰疼,噗嗤一笑,说:“艾艾你要是不说第二句,还是特有气势的。”

“生态平衡很重要的。”艾艾拍拍手,“先来个课前小测吧,从下面的温室里带只蝴蝶过来。”

吴世勋愣住了。

张艺兴察觉到,打圆场:“太难了太难了,世勋这是第一年学魔法。”

“啊,真的吗,那你很不错了。”

“艾艾要是夸你,你就是真的很不错。”张艺兴朝吴世勋比两个大拇哥,想拯救吴世勋于刚刚实力的沉重碾压中。

艾艾转向温室方向,一抬手,温室的天窗揭开,距离远到让人怀疑其实考验的是视力,但是自然系的魔法师,视力好不应该是最基本的吗。

蝴蝶飞到半路,吴世勋接手,然后发现在不伤害蝴蝶的情况下要控制蝴蝶的飞行方向比想象中的难多了。蝴蝶就是靠扇动翅膀制造小尺度的空气漩涡飞行,你要是轻易改变气流甚至是在阻碍蝴蝶的飞舞,毕竟蝴蝶是如此轻盈脆弱。

“死一只多在这儿呆一周。”

“一天。”张艺兴也不想这样的,但是蝴蝶现在明显飞得不怎么正常了……

“三天。”

“半天。”

“你怎么能这样。”

张艺兴也做个鬼脸。

“好吧,一天,不能再少了。”

“世勋加油啊!”

 

 

在风神的银色城堡里上的这些课,吴世勋永远也不会忘记,但是他知道不能耽误张艺兴太多时间,带自己见风神是张艺兴的善意,善意不可挥霍。

坐火车到有机场的地方,在坐飞机回学校。

吴世勋不断回想控制蝴蝶的手感。他问张艺兴这么好的教学方法为什么不放进课本。

“你和艾艾厉害罢了,要是我来,不知道要残害多少这些美丽的小生命,就是强行制造一股风把它吹过来嘛,让它自己去适应我的强风。可是你和艾艾却是控制着它飞行,你首先要学会它飞行的方式,怎么学,靠感知空气流动,总结规律,然后再找出突破口去引导蝴蝶飞行,对我来说都能写一本书的内容了,你在几天内就做到了,你是真的天才啊。”

“蝴蝶没能跨越沧海。”

“那还是人干的事吗,那是神啊。”

不想成为风神的帅哥不是好弟弟。

 

 

“艺兴!”明明是比较大只的那个,但是总觉得是朴灿烈投入了张艺兴的怀抱,把张艺兴撞得后退一步。

“你是不是超级想我。”大混蛋和小时候一样漂亮,眨着闪亮的大眼睛这么问着。

其实有时候可以装作不知道的时候张艺兴是愿意去假装的,吵架也很辛苦的,心累。

“想你。”想打死你。

“我也想你。”朴灿烈用自己的脸颊蹭蹭张艺兴的脸颊。

吴世勋就站在旁边看着这两人在机场就开始旁若无人的秀恩爱了,想起张艺兴给自己看的照片,想起他说过的话,觉得魔法世界的世界观他是有点不能理解。

吴世勋觉得张艺兴值得一人的完整真心,但是张艺兴的意思是他有朴灿烈的完整真心,就是没有完整的人,哇,这个,怎么说呢,吴世勋觉得要是真心爱一个人那是一点伤害都不忍心带给他的。张艺兴说世勋你不懂,你还小。

可是道理不会因为年龄增长改变啊,会吗?

 

 

待续。


评论(3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