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风神 一

cp灿兴勋兴……

超能力梗

人无完人

三观特别

传送门               



 

 

分手,不分,分手,不分,分手。

张艺兴把雪白的梨花瓣扔地上,分手。

在很多年前,张妈妈带着小艺兴去找她朋友,陪她怀孕的朋友聊天解闷,阿姨对艺兴说生个小妹妹给你做老婆好不好,然而那时候张艺兴沉迷于趴在石头上捞池塘里面的水玩儿,闹得佣人手忙脚乱怕他乱喝水,可能就是因为当时张艺兴的诚意不够,本来的小老婆生出来是个小子。漂亮阿姨抱着孩子说我看我肚子圆的很啊,我爱吃辣的啊,小裙子都买了一屋子了啊,最后只好拉着张妈妈的手说要不你再生一个?

张艺兴从可爱的小独角兽长成了帅气的大独角兽。而被当做女儿养的朴灿烈从小精灵长成了大混蛋。为什么呢,怎么就长歪了呢,哪一步出问题了?七八岁就知道揭女生裙子,八九岁就有了第一个女朋友,然后十一岁那年干脆偷去了张艺兴的初吻,一脸正经地说我会对你负责的,直接见家长了。然后两个妈妈惊呆了,想想这样好像也行?

想想,那时候谈恋爱算什么谈恋爱,不过是我想我的朋友跟我一起玩而已,张艺兴也随朴灿烈胡闹。主要是张艺兴压力比较大,也没空管别的,他是家族这一代的独苗苗,整个本家盼着他成才,分家都盼着他跌倒,这咋办,往上面怪就没意思了,二姨早逝,妈妈就生了他一个,张艺兴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了。不是说朴灿烈不努力啊,他只是,比较会放松自己而已。

朴灿烈是真的喜欢张艺兴,张艺兴是他见过不一定是最聪明但绝对是最努力的人,朴灿烈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张艺兴就已经跟着妈妈去南美的热带雨林里面拯救濒危物种去了。张艺兴太忙了,他有无数的东西要学,整个世界都等着张艺兴去拯救,他目光所及都是伤。朴灿烈可不是什么病人,他好得很,含着金汤匙出生,又是家族同代孩子里最有天赋的,朴灿烈哪里需要拯救了,他需要分一点身上的金光给别人才对。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张艺兴的目光总是不能多在他身上停留一会儿。张艺兴给朴灿烈的太少,至少朴灿烈是这么觉得的,他的男朋友在他梦里出现的时间还要更长一点。

要说开窍真的是朴灿烈早开窍,十一岁就知道先预定张艺兴了,但是张艺兴先是不开窍,醉心学习,开窍了,发现男朋友拈花惹草不是滋味了,两人就开始不断地争吵。朴灿烈需要很多的爱,但是张艺兴只肯给他一点,那朴灿烈就去别的地方找爱,然后就吵架,然后就分手。隔段时间又要复合,然后吵架,然后又分手。周而复始。张艺兴觉得朴灿烈贪玩,朴灿烈觉得张艺兴不够爱自己。问题从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这个场景不要太眼熟。

从前朴灿烈为自己种下的梨树已经比自己高了,张艺兴把梨花拢在掌心里,想当初朴灿烈是怎么跟自己说的,他说梨花是纯洁爱情的象征,花白白的像你一样好看,还可以结梨子吃,我给你种一院子。

纯洁的爱情,朴灿烈这个混蛋。

分手。

 

 

金钟仁看到了。

吴世勋在跟张艺兴说话。

“你认识张艺兴?”

“谁?”

“就刚刚跟你说话。”

“不认识,他书掉了,我捡起来给他,说了两句,他的书,我看是二年级的雷电系课本。”

“可以认识认识的。”

“嗯?可以跟他配合来个风电交加?”

“别整天跟我鬼混,去交点可以给你帮助的朋友吧。”

“真的要我表演风电交加啊。”吴世勋笑。

“你是真白痴假白痴啊,张艺兴啊,风神跟他家老好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吴世勋看过来。

金钟仁眨眨眼,说:“不过是你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金钟仁看吴世勋真的觉得特别可惜,吴世勋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苗子,几乎是金钟仁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了,考虑到这是吴世勋第一次接受系统的魔法学习。魔法这东西,如果要类比,就像是普通人生活中的艺术天赋吧,后天是可以栽培出一个优秀的画手,但是成为伟大的画家,真的需要过人的天赋。吴世勋进入这个圈子真的太晚了,太晚了,如果他有个好的出身,不是说吴世勋的父母不好啊,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吴世勋的父母都是普通人。篮球选手生出篮球选手,明星养大小明星,家庭能给一个人很大很大的帮助。吴世勋差在这里。好的出身,举个例子,就像是刚刚碰见的张艺兴,他的家族族徽就是独角兽,每一代最优秀的医神几乎都是他们家族出来的,不是嫡系也是旁支。不是在否认张艺兴的天赋,但是要承认环境的力量。

这是一个可怕的循环,好的家族培养好的人才,好的人才也会自动聚集在好的家族底下,比如说你是一个普通人出身的有治愈天赋的人,你难道不想加入最古老强大的治愈家族?当然别的家族也需要会治愈的人。每个家族都是一个巨大的集团,人才济济,各司其职,不过总有个核心,像是张家就是治愈,朴家就是火,边家是光,都家是力……

金钟仁知道吴世勋有多刻苦,毫无疑问吴世勋毕业之后会成为各个家族要抢的人才,但是成为风神?那不仅仅是需要天赋和努力的。

“而且什么风电交加啊,张艺兴只是修了雷电系而已,人家是正经治愈系的。”金钟仁扯着校服上的徽章,说:“你以为我们校徽上印独角兽是因为独角兽可爱吗?学校都是他家开的。”

“这样啊,我以为独角兽的寓意是要我们利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普通人,治愈战争与邪恶。”

金钟仁不屑,大家都用自己力量来赚钱了好吧,啥时候维护世界和平了,二十年前?

“官方说辞,那你觉得北方的学校校徽上的海浪是什么,海纳百川,大家要有宽广的胸襟吗?”

“不是吗?志存高远,有容乃大?千帆历尽,拼搏不止?”

金钟仁摆摆手,“图样图乃一副。”

 

 

吴世勋的火系课程的老师就是当初那个给他送入学测试邀请函的中年男人,那个一个响指打出火焰的男人,霍教授。

现在吴世勋也可以做一个人肉打火机了,一个响指打出火焰,但是他见过真正擅长火焰的人是如何操作火焰的。一次户外课霍教授拦住横穿练习场的朴灿烈,说来给你的学弟妹展示一下。朴灿烈当时好像是着急要干嘛,就听见周围的同学小声讨论朴灿烈的八卦,说八成是急着去哄男朋友,估计又分手了,又有人笑,说也有可能是女朋友。吴世勋就是单纯觉得这个学长感情世界可能有点复杂,不过看到朴灿烈一伸手炸出在白日里都足够耀眼的烟火的时候,觉得朴灿烈是大大的有复杂的资本的,刚刚说八卦的同学也都沉默了。趁着大家欣赏烟花朴灿烈一溜烟跑了。

吴世勋跟金钟仁讨论炸烟花这个事情,金钟仁表示我也可以啊,不过肯定没朴灿烈厉害就是了,金钟仁拍拍吴世勋的肩膀说没事儿,你吹风肯定比他吹的好,谁还没个特长了。

金钟仁也是一个足够传奇的人物了,他和吴世勋是在入学考试的时候认识的,明明是瞬间移动被归来风系,考官把时间都花在瞬间移动的定义上面去了,最后盖棺定论还是因为想起来瞬间移动的那个教授在系统里被划到风系下面。开学看金钟仁空手来宿舍,吴世勋还想着身边卧虎藏龙,这位待会儿可能要搞出什么大动静呢,就像刚他在楼下看见的那位一样吧,恨不得脚下铺红地毯,身后跟着十几个佣人,不知道以为什么领导巡查呢。结果到了晚上,金钟仁来敲门说同学,我行李在路上都被我弄丢了,能找你借床被子吗。



待续。

评论(1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