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勋兴】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番外 四 完

cp勋兴

我服了自己了,一个番外比正文还要长……

如果要我给这篇取个名字:谈恋爱的超级错误示范,如有雷同,赶紧解释道歉告白亲亲抱抱举高高(超级有钱和长得超级帅这两点可以学习(如果学得来的话

正文                   可以算作正文四的番外

番外                   


 

 

 

钱不能买来快乐?

那都是骗你的,你愿意相信不过是因为相信使你舒服而已,大家都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要不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吴世勋不算太败家,比市价高了20%买下了隔壁的房子。

家具都还在,吴世勋拎包入住。

吴世勋很快乐,作为一个富二代他很快乐,不用睡在楼道里很快乐。

吴世勋看着张艺兴去上班,跟在他后面,确定张艺兴在哪里上班,想着不能再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吴世勋去商场买东西,自己的生活用品和礼物,给邻居的礼物,毕竟搬到人家隔壁去,要有点见面礼吧。

吴世勋本来还想买一只独角兽的,但是店员说现在没有独角兽了,吴世勋说必须是独角兽,不要再给他推销其他小动物了,独角兽是当初他送给张艺兴的,意义不同。

然后导购小妹妹被凶到哭了,吴世勋就买了一只绵羊一只大灰狼还有一只蝴蝶,蝴蝶给导购妹妹做赔礼,他抱着羊和狼站到张艺兴门口。

张艺兴以为是边伯贤就开了门,结果开门看到风衣和手指就知道不对了,可是吴世勋已经很自觉地进来了,把玩偶塞到张艺兴手里,然后换拖鞋。

“世勋。”

“我是你的新邻居。”

“你……”

“我真的很有钱。”

吴世勋环顾四周,张艺兴已经把新家收拾得有模有样了。

张艺兴把玩偶塞回吴世勋怀里,吴世勋把双手背在身后,玩偶掉到地上,吴世勋就像是没看见一样,转身坐在沙发上。张艺兴把玩偶抱起来,放在吴世勋身边。

两个人坐在一张沙发上,中间隔着两只巨大的玩偶。

“这次连瓶装矿泉水都没有了吗?”

张艺兴站起来倒了杯牛奶放到吴世勋面前。

“我可以看电视吗?”

张艺兴打开电视,觉得有些恍惚,就在不久之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吴世勋一起看电视,现在他却只想把吴世勋赶出去,吴世勋却开始想和他看电视了,真是命运弄人。

张艺兴不是很会用这个新电视,这也是他搬来之后第一次打开,然后拿着遥控器按了半天,又站到电视旁边看是不是线路问题。

吴世勋从张艺兴手里拿过遥控器,三下两下就弄好了电视。两人都没有说话,电视里面的明星在念着广告词,两人又坐回沙发上。

张艺兴觉得浑身难受,他偷偷看吴世勋,吴世勋坐得笔直,好像真的很认真地在看电视一样。

“可以换台吗?”吴世勋突然看过来,把张艺兴吓一跳,张艺兴想羊脑袋这么大,应该挡住自己的目光了吧,张艺兴把遥控器递过去,说:“随便你。”

吴世勋播了一部电影。

张艺兴坐立不安,他想进房间,又觉得把吴世勋一个人放在客厅,于礼不合,或者说太过亲昵,他俩现在就是普通邻居,但是拜托,哪里有这么自来熟的邻居。

“世勋你什么时候回家。”

“你在赶我吗?”

“是的。”张艺兴狠心地说。

“好吧,明天见。”

“明天不见。”张艺兴拿起那两只玩偶,“我不要这个。”

“你不要我就会扔掉它们。”

“那你扔吧。”

“你帮我扔吧。”

“喂。”

吴世勋走了,张艺兴看着两只玩偶。

 

 

 

吴世勋依然耿耿于怀,关于独角兽,他打电话给他哥,让他哥明天去帮他看看,他哥说我是你哥,不是你小弟。

第二天吴世勋去晨跑,路过早餐店,问了有没有小笼包,然后他把附近早餐店的小笼包都买了一份,不算多,三家。

吴世勋敲门,张艺兴不开,吴世勋说我就放在门口。

在吴世勋走了之后,张艺兴开门,看到地上的早餐,想起自己当时满怀情义去给吴世勋送吃的。他太知道这种心情了,即使他不想要和吴世勋有关系了,也不忍心让吴世勋看到他的心意就这么被放在地上放到冷掉。他叹口气,把早饭拿回家。打开发现是全是小笼包之后又觉得这么做不对,他怕自己心软。

张艺兴去上班,吴世勋就好像趴在家门口等着一样,张艺兴一开门,吴世勋那边也开了门,两人一起等电梯,一起进电梯。

吴世勋看张艺兴按的一楼,说我送你去上班吧,顺路。

张艺兴说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上班。

吴世勋保持安静了。

 

张艺兴站在路边等的士,然后看见一辆陌生的车停在他面前,窗户降下来是吴世勋,吴世勋说你上车我就告诉你我怎么知道你在哪儿上班的。

张艺兴上车。

“你昨天上班我跟着你来着。”

“你知道你这个程度我都可以报j了吧。”

“我害怕了,你上次走人,电话关机,我才发现我对现在的你一无所知。张艺兴,现在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我不喜欢你。”

“你要我怎么做,你上次看到的那个,她来中国玩,说要见我一面,我说不了,可是她人来了,我也不能直接赶走,你看到的,就是,一个goodbye kiss。”吴世勋推开她了。

“你还有多少个未完成的goodbyekiss?”

说出来可能要吓死人。

“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这么说吧,我是喜欢世勋,但是你不是他,我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你。”

张艺兴可以感觉到吴世勋生气了。

张艺兴觉得人真的一直都在变,当时他在机场,因为害怕吴世勋不在乎自己,而傻乎乎地伤心,现在吴世勋告诉自己他很在乎自己,但是张艺兴却又不想要他的关心了。

或许自己就是贱,或许他和吴世勋上辈子就是有仇。

人就是一直在变的。

 

 

 

“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是他现在,还是会给我送早饭,偶尔会送一些别的,上次给我送了一只羊一只狼的玩偶,后来又送了我一只独角兽,我大学那只,他又买了一只。送过我一套餐具,两幅画。最近好一点,之前他好像就是每天四处晃,然后晚上会把他一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发票票根放在信封里放我门口,然后我问他不用工作吗,他今早就跟我说他今天要开始工作了。”

“哇,每天跟你汇报行程啊。”

“大概是这样吧。”

“你感觉怎么样?”

“有点负担。”

“啧,你也别想太多,顺其自然吧。啊,对了,暻秀托我把这个给你。”

边伯贤掏出两张红色的请帖。

“他和小爱就打算就简单地在他俩开的那家餐馆请大家吃顿饭就算,另一张是给吴世勋的,你给他吧。”

“不要,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更不熟。”

“为什么要请吴世勋啊。”

当时都暻秀也是这么说的,说为什么要请吴世勋,边伯贤说你就写上写上吧,不差一张椅子,都暻秀说那到时候没地方了就把你扔出去。

 

 

 

“世勋,你说想工作,爸妈感动得简直恨不得飞过来亲我脑门。”

“你跟他们说是因为张艺兴了吗?”

“我说了。”

“然后呢?”

“你真要听。”

“嗯。”

“这个张艺兴怎么阴魂不散的。这是爸的原话啊。”

“张艺兴在我心里已经扎根了。”

“这话你跟我说顶什么用,你跟张艺兴说去。”

“他不愿意听。不过已经有进步了,他会收我的礼物了。”

“妈说下次带张艺兴回家看看。”

“我倒是想了。”

“你加油吧。”

吴世勋挂了电话,听到阳台有动静,就走过去,是张艺兴在晾衣服。

吴世勋跟张艺兴的阳台隔着一道墙,只是能听见脚步声的程度。

但是张艺兴也知道吴世勋现在站在阳台上了。

“世勋,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吴世勋差点没拿稳手机,张艺兴居然在关心他。

“还行。”第一天上班就没干事,看了一下办公室的位置,认识了一下同事,哥说你先在基层做做,大概是空降得太显眼,吴世勋觉得自己像是猴子一样被参观了半天,下午就给哥打电话说能换个部门吗,感觉以后会被当作吉祥物而不是工作伙伴。

“我去你那边一下可以吗?”

“可以啊。”

吴世勋听见脚步声走远,然后跑到门口,摆好拖鞋,打开大门,迎接贵宾。

这是张艺兴第一次到隔壁来,他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很,怎么说,很有装修风格的房子,结果意外地简单,甚至电视上还贴着喜字。

吴世勋注意到张艺兴的目光所指,就解释:“当时买的时候为了方便尽快入住,就把他的家具什么的都一口气买下来了。”

“要多花不少钱吧。”

“还好。”真的还好,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很少问题不能用钱解决,如果有,那一般是钱不够多。怕的就是不要钱,张艺兴这种。张艺兴要吴世勋一颗真心,吴世勋正在努力,每天都在努力上油抛光自己的心,然后举高高到张艺兴面前,说客官停步看一看哟。

一场烂俗的爱情游戏,你爱我的时候我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开始后悔努力。

张艺兴是踩着自己的棉拖鞋就走过来的,他仿佛也是要换拖鞋的时候才注意到,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就说:“我就不进去了,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这个,给你。”

张艺兴从横在卫衣前面的大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信封。

“这是什么?”

“请帖啊。”

吴世勋不想接,难道要他参加张艺兴和那个什么傻蛋的婚礼吗,还不如现场凌迟。

“我不去。”

张艺兴愣了一下,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说那就算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吴世勋忍了一下没忍住,违背了他一开始答应张艺兴的,不经允许不再动他的诺言。

吴世勋拉住了张艺兴的手腕。

“我们……”

张艺兴回头看看吴世勋的手,说:“松手。”

“我要把我的独角兽拿回来。”

“走吧。”

吴世勋跟着张艺兴去了他的公寓,每一步都是心碎,然后看到自己送的东西都统一摆放在客厅的一角,心都碎成渣渣了。反而是小羊和小狼的待遇好点,至少还有沙发坐。

张艺兴从卧室里抱出了独角兽。

“为什么独角兽待遇不同。”

“额,沙发坐不下。”

“坐得下啊。”

“太挤了。”

“张艺兴,你根本就是还喜欢我,对不对,不管我变成了什么样。”

“没有。”

张艺兴把独角兽扔到吴世勋怀里,吴世勋接住,把头埋在独角兽怀里闻了一下,说:“你还抱着它睡觉了。”

张艺兴的脸以可怕的速度在变粉。

“没有。”

吴世勋笑了,又闻了一下独角兽,说:“你的味道。”

张艺兴看着这个画面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害羞到晕倒了。

张艺兴要去拿那只独角兽,吴世勋不松手,拉扯间吴世勋揽住张艺兴的腰,松手让张艺兴自己抱着那只独角兽,吴世勋自己撇开独角兽碍事的大脑袋,低头吻了张艺兴。

张艺兴反应了两秒,才推开吴世勋,然后看看怀里让自己从头到脚变成粉色的罪魁祸首独角兽,把它扔到沙发上。

吴世勋单膝下跪,抓住张艺兴的手,说:“不要跟傻蛋在一起。”

张艺兴后退一步,但是抽不回手,说:“我没有跟他在一起。”

张艺兴从口袋里拿出请帖,说:“是暻秀和小爱要结婚了。”

吴世勋想原来是自己吓自己,也是,自己就住在隔壁,张艺兴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都知道,傻蛋就没出现过。

但是这一个糟糕的联想发展到现在,真是意外的收获。

吴世勋亲吻手中的雪白指尖。

手中的指尖颤抖。

“世勋,这次咱俩好好过,都不要让对方伤心了好不好。”

 

 

完。


he万岁!


评论(2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