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最糟糕的吻

你最可爱

苍茫大地 四

cp勋兴和灿兴



 

 

褐色的,种子?

“这是?”

“礼物。”

“我们现在就去种吧!”

吴世勋朝张艺兴伸出手。这是吴世勋做了有一万遍的动作了,但是张艺兴愣住的时候吴世勋已经觉得不受伤了。

张艺兴觉得最近吴世勋有点不对劲,话变少了,行为却更加贴心,眼神过于深情,距离过于亲昵,不是说他俩不好啦,但是亲近和亲密还是有差别的。吴世勋像是在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曾经的软弟弟,如今常让张艺兴感到心慌,蝴蝶扇动翅膀,风吹皱一池春水,想着哪里来的那么大的一只蝴蝶的心慌。

吴世勋的手还停在两人之间,张艺兴也不知道自己出神了多久,但是吴世勋看上去像是拥有全世界的耐心。

尴尬感因为张艺兴犹豫得太久反而消散了。吴世勋依然是那个动作那个表情。张艺兴像是完成了什么艰巨的使命,终于握住了那只手,指尖冰凉手心温热,掌心相扣的瞬间一紧。

两人一起长大的,牵手什么的,并说不上稀奇了,可是为什么张艺兴总觉得这次的意义不同?是因为世勋又长高了?肩膀好像也更宽了,力气也更大了,但是握着自己的手却变温柔了。

今天的天气说不上太好,太阳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灰白的天空让草原看起来更加空旷,远处的山都显得比平常绿得浓郁。天色倒是亮堂的。

张艺兴一路都在想,想是什么变了,想是为什么变了,想什么时候变的。

然后他看见了一大片的花,粉色白的黄的,从这个小山头蔓延到下一个小山头。

“我怎么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张艺兴摇摇吴世勋的手,“你什么时候偷偷种的?”

吴世勋只是笑笑没说话。

全都是张艺兴种的。还是张艺兴带着吴世勋来到这里,说格桑花的花语是美好时光,说我们在这里种下美好时光,花会替我们记住我们的美好时光。

然后每年张艺兴生日吴世勋都会带他到这里来,不知不觉已经种了这么多了。有时候张艺兴自己会发现这片花海,那吴世勋就不去管它了,有时候不会,吴世勋就带着张艺兴过来。

“世勋好浪漫。”

张艺兴蹲下来,用手指轻轻拨弄花瓣。

“这个生日礼物很棒。”张艺兴回头,“世勋谢谢你啦。”

“艺兴你相信前世吗?”

“嗯……我觉得,我上辈子,是只兔子。我希望我上辈子是只兔子。”

“那我也是兔子好了。”

“好啊,你是黑兔子,我是白兔子。那下辈子呢,下辈子要做什么?”

“下辈子吗?做一阵风吧。”

“神秘又优雅!”

“自由。”

“那我做你怀里的一滴水,希望你永远不要哭,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

“那是云吧。”

“讨厌,我觉得我的说法超赞,要不你还是做云吧。”

吴世勋笑,他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们前世是恋人,你带着我来到这里,种下了这些花儿。”

“是,送花感觉是我想出来的招式。”

“是啊。”

吴世勋折下一朵白花别在张艺兴耳后,张艺兴折下一朵红花也要别在吴世勋耳后,却被吴世勋抓住手腕带到怀里,四目相对,张艺兴几乎要被吴世勋眼中的爱意淹没,他垂下眼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多诱人。

这种时候就该接吻,气氛正好,但是吴世勋没有,他紧紧抱住了张艺兴。

“为什么,为什么艺兴你就在我身边,我还是觉得孤独。”

两人跪在花海前拥抱。

吴世勋抬眼,无边的花海像是爱的葬礼。

张艺兴抬眼,他的角度看不到花海,只能看到绵延不断的苍茫大地,连接着灰白的天空,是不是要下雨了?

“可能是因为青春期?”

吴世勋扑哧笑了。

“不是青春期。”

忧郁的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了。

吴世勋本人活了几百年了,青春期个毛啊,他的一百代玄孙青春期还差不多。

 

 

吴世勋那会儿就以为自己已经干涸了,现在想想,那会儿还可以称得上爱意充沛呢。

黏黏糊糊,纠纠结结,倒真是有点像是忧郁的青春期。

真的是有很美好的过去存在的,你跟你的初恋谈一千次初恋,不浪漫吗,浪漫死了。忘记了,没关系,犯错了,没关系,因为你知道你可以不断重启,所有的错误都会被原谅。但是真的不一样了,不再新鲜,不再期待,这很残酷吗?那还没有聊到吴世勋的失恋呢,谈几次失恋几次。恋爱先是让人感到受伤,然后就是无聊。到了无聊的时候,受伤回忆起来都是好时候了。

或者是一种逃避?

吴世勋已经懒得去想了,漫长的岁月教会了他什么?不要纠结。

说他变得懒了也好,话不用说,脑子也不用去想。

因为跟无尽的时间比起来,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

 

 

……

“我觉得这次很有问题,我觉得艺兴已经喜欢我了,但是他觉得我有病,唉,说不清,我觉得因为他觉得我有病,有更喜欢我一点,有吧?我是想说……”

吴世勋看着对着他喋喋不休的朴灿烈,有点儿喜欢朴灿烈,朴灿烈真的是一个特乐观的人,怎么能这么乐观,被喜欢的人真情实感的认为有病是什么开心的事吗?

“我觉得艺兴好漂亮,但是这么说他会不高兴,漂亮不是好事吗,我就很漂亮啊,不是说娘里娘气的那种,好看,就是美啊,是艺术,哇,我竟然这么夸自己……”

“他的眼睛,怎么说,好看,鼻子,好看,嘴巴,哇,太好看了,真的,哪里都是好看的,好看到我想哭,看见他就想哭,怎么可以这么好看,他的酒窝跟我对称欸,这都是缘分啊,都是命中注定的……”

“当然我不是肤浅地喜欢他的脸,就是这个说起来比较容易,别的,怎么说,他说的话我也喜欢,他做的事情我也喜欢,做的什么事情,处理的方式、感觉……”

“你觉得我怎么样,虽然我不会魔法啊,但是我真的,我想想啊,我想想我的优点……”

“还是说艺兴吧,我真的没救了,我真的太喜欢他了……”

吴世勋觉得朴灿烈现在正正好,话很多,但是不至于让人讨厌,吴世勋想自己也曾经是这样的,在几百年前吧……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是在发光啊,放屁,不至于都是香的,但是还是会想闻一闻,不是说变态那种,虽然已经开始听起来有点变态了……

“他马上就要忘记你了。”吴世勋真的是好心提醒。

“哦,是快了,不过我觉得挺好的,这次半年,我大半时间都用来搞清楚状况了,你说你,能一次性跟我说清的事情,让我纠结了这么久,是跟我有仇吗……”

“下次要有一个很好的开始!绝对不要是脑子有病的设定了!”

“你会一直失恋的。”真的是善意的提醒。

“从艺兴的角度来看,不是坏事吧,要不我们这么相爱,到时候我死了,他一个人该多难过啊。”

所以一次没谈就知道以后特别相爱了,朴灿烈的乐观莫名招人喜欢。

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呢。

毕竟也有中途跑掉的先例,当然对应的也有坚持到最后的例子。吴世勋很喜欢边伯贤,边伯贤就算老得走不动了只剩一张嘴依然可以让张艺兴笑个不停,他是所有人里最懂艺兴笑点的人,所以即使跑掉了好几次,吴世勋都还是把他抓了回来,啊,你说这样就不叫坚持到最后?这个定义还是由吴世勋本人来下比较好。那都暻秀好了,都暻秀几乎是完美的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最后一个不小心让他老死在张艺兴面前了,即使那时候在张艺兴的记忆里他们只认识五个月,但是还没没能阻止张艺兴哭成泪人儿。不过有些人走了就走了,不惜得他们留下。

这是什么感觉?采访吴世勋的话,有点像,礼物?即使不是直接给他的,但是他觉得没差了。神大概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真的惩罚张艺兴,他给了张艺兴很多的礼物。当吴世勋再也无法给张艺兴爱,那神就让别人来给张艺兴爱。吴世勋像是已经烧尽的灯,不再发亮,但是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的光。

一开始是痛苦的,看着张艺兴跟别人谈恋爱,特别是一开始没赶上什么好人,吴世勋简直要气炸了,几个世纪情绪都没有这么大的波动了。但是当他自己再尝试着追张艺兴的时候,发现不一样了,自己不一样了,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爱艺兴了,就是不能了。他的心里曾经也有一片海,爱如潮水往外涌,但是千年的时光真的太长了,太长了,爱无尽地在消耗,孤独又不断地侵蚀着他的心。

对别人来说,比如礼物们来说会不会太残忍?大家都是在偿债罢了,欠神的债。也有可能是上辈子欠的。这辈子还干净,换一个自由的下辈子不好吗,别抱怨啦,有些人没有下辈子呢。像现在的朴灿烈学习吧,你看他,自得其乐。没受过伤的傻子,其实是希望他一辈子不要受伤的。



待续。

评论(13)

热度(30)